首页 资讯 水务 大气 固废 绿色发展 自然资源 NGO 人物 国际资讯 环保会客厅 企业 环保展会 全国

固废处理

旗下栏目: 固废处理 危废处理

垃圾桶的“三生三世”:用了回料应该感到光荣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杨凯奇 宋炳晨 彭琪月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7-30 19:01:22

1.jpg

当上海人的家里和小区里换上新的分类垃圾桶时,很多人未必知道,生产这些垃圾桶可能也要用到垃圾——可再生废塑料,业内称“回料”。垃圾桶的前世,可能是洗衣机拆下来的塑料外壳、汽车上的塑料保险杠,甚至幼儿园的塑料滑梯。

上海垃圾分类政策一经推出,雪片般的垃圾桶订单落在上海以南三百多公里的“中国塑料之都”——浙江台州。北京等46座垃圾分类试点城市将于2020年底前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广东、山东、河北的垃圾桶厂家也在观望,等待机遇降临。

需求汹涌,一个新的问题产生:垃圾桶的原料是什么,够用吗?

现世:要经摔、防晒

季君晖是中科院工程塑料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也是土生土长的台州人。他记得,台州的塑料产业是从几个瓶盖厂起家的,而塑料工业中分量很重的改性助剂,尤其是橡胶助剂,一直是台州的传统产业,成为台州塑料崛起的关键因素。

台州市塑料行业协会办公室主任陈家增介绍,如今台州有上千家生产塑料垃圾桶的企业,产品在全国市场占比60%。

他回忆,台州垃圾桶生意好起来是从两年前开始的,“当时很多城市要争创卫生城市,政府采购就多了起来。”但垃圾桶真正站上风口,还得是2019年。

2019年7月23日,上海市垃圾分类已强制执行近一个月。鑫鼎塑业董事长陈爱华松了口气,“现在我们觉得很平淡,并没有网上炒作的那么夸张。”

“我们在得知上海要搞垃圾分类以后,就从模具、设备、厂房和工艺上都做了提前布局。”陈爱华表示,即便有准备,在2019年6月底7月初,需求“一窝蜂地来,要得也比较急,生产还是有点赶不上”。

浙江鑫鼎塑业是台州最大的公用垃圾桶厂家之一,2019年6月开始,从每天生产四五千个垃圾桶增长到至少一万个,“上海的订单比往年翻一倍以上”。同一条生产线,本来既能生产垃圾桶,也能生产塑料托盘、家具,厂里几乎停掉了其他产品,全力生产垃圾桶。

垃圾桶的制作过程并不复杂:原料经过搅拌,添加可以让塑料更坚韧的改性助剂以后,倒入注塑机,熔化以后注入模具,一次成型。

相比于家用垃圾桶,小区楼下常见的公用大垃圾桶是这波红利中的大头。一个公用垃圾桶可以卖200-400元,价格是家用垃圾桶的十倍以上,“大单”也主要来自政府和企事业单位采购。据广州日报报道,浦东机场的分类垃圾桶招标,标的额达1334万元。

垃圾桶制作过程不复杂,但不意味着要求低,公用垃圾桶其实面临种种风险,要经摔、防晒。“比如被人扔了很重的垃圾,或者装上垃圾清运车时不慎掉落,塑料垃圾桶国家标准就要求,垃圾桶有抗离地3米自由落体情况下的撞击、防裂的性能。”季君晖介绍,“公用垃圾桶要经受日晒雨淋,国标要求垃圾桶在日晒下10年不开裂。”

前世:禁止进口“洋垃圾”后,回料减少

公用垃圾桶的原料是PE(聚乙烯)或PP(聚丙烯),两种塑料都耐腐蚀、光滑易清洁,除了垃圾桶外还有很广泛的应用,所以产量很大。

PE来源可分为“新料”——直接从石油中提炼制成的塑料,以及从废塑料加工而成的“回料”。

使用回料并非必需,但比新料便宜20%-30%,是厂家降低成本之举。在塑料行业里,回料往往用在垃圾桶这样被戏称为“傻大笨粗”的产品里,一些精密的塑料器件则禁止使用。

季君晖介绍,回料一般是新料性能的80%,回料占的比例越大,垃圾桶的强度和使用寿命就会下降。所以,一个垃圾桶的原料一般需要有五成新料,以保证其性能可以达到公用垃圾桶的国家标准。

亦有人担心,垃圾桶使用回料可能带来卫生和安全风险。季君晖表示,确有一部分回料的来源是农用喷雾剂瓶、油漆桶等,农药、油漆的残留可能使回料带有一定的风险。“但垃圾桶本身就是装垃圾的,卫生要求不高,只要注意回料来源,加以清洗,就不成问题。”

季君晖了解到,由于需求庞大,台州垃圾桶的回料供应有些吃紧。

南方周末记者以回料销售员的身份询问时,台州黄岩区一家垃圾桶厂的经理称,台州塑料垃圾桶行业“普遍挺缺回料的”。

究竟有多缺回料,众说纷纭。陈爱华认为,社会上关于“排队拿钱买不到料”的说法,“太夸张了”,“不存在买不到的情况,无非是回料价格高低”。

陈爱华所在的鑫鼎塑业只使用进口的塑胶颗粒,还没有供应紧缺问题。他表示,只用进口回料的原因是国内废塑料多为零散回收,没法提供发票。

中国塑协塑料再生利用专委会常务副会长范育顺认为,缺回料实属正常:2018年国家禁止进口“洋垃圾”后,进口废塑料快速减少,“2017年中国进口五百多万吨废塑料,2018年就减到九万多吨,到今年就是零了”。

国内过去依靠分拣明晰且干净的进口回料的塑料企业,为了继续生存,选择在东南亚、日本甚至非洲建塑胶颗粒厂,再出口到国内。

林云是东莞一家塑料制品公司的老板,他从东莞转移到了马来西亚,但产品还是要销往国内,等于平添了运输成本,回料和新料的差价越来越小。“马来西亚现在也在提倡拒收洋垃圾,但是还没有具体实施,等到具体实施了生意又会受影响。”林云说。

东南亚国家也在加严对“洋垃圾”的监管。据中新社报道,2019年6月,菲律宾坚持将69个装有违规进口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

一来二去,坚持下来做进口再生塑料的企业只有原来的1/3,有的干脆转行了。

不过,回料市场的萎缩并不影响台州垃圾桶的生产大局。因为“垃圾桶占塑料行业1%的比例都不到,整体原料供应是完全充足的”,范育顺颇有信心。

而且随着国际原油价格近期下跌,新料价格也在下滑。“现在垃圾桶这么火,有的企业已经涨价了。如果价格上涨能抵消减少回料使用带来的成本上涨,那企业可能完全使用新料制造垃圾桶。”季君晖分析。

后世:大胆说,我就是用了回料

回料怎么用需要辩证看:添加回料虽会降低塑料制品的性能,但有利于塑料的循环利用;否则废塑料只能被送进垃圾焚烧厂,还可能产生二恶英,如果进入野外环境,则难以降解甚至被野生动物吞食。

看起来又脏又臭的垃圾桶,在季君晖眼中却是优质的回料:垃圾桶的材质应用很广泛,其添加的助剂中还含有橡胶,更增加了回收价值。“垃圾桶没有漆、膜这些东西,比较好洗,所以回收量很不错。废垃圾桶会重新做成垃圾桶,或者汽车。”

他将废塑料三七分开。目前有经济价值的废塑料只占每年新增废塑料总量的30%,并且回收已相对完善;剩下的70%,如塑料袋、塑料薄膜的处理则是难题。它们不仅仅是价值低,而且不同种类的塑料混杂在一起,熔化需要不同的温度。“塑料不怕脏,怕混”。

季君晖的研究团队正针对混合塑料开发设备和技术,不同材质合在一起,生产一些更加“傻大笨粗”的东西,如拖把、垫板、地砖。

垃圾桶是优质回料,实际上,生活垃圾中的废塑料,如塑料袋、塑料薄膜,在塑料制品企业眼中没有什么利用价值。

中国合成树脂协会塑料循环利用分会秘书长蒋南青正为此忧心忡忡。她说,新料的价格正在走低,而随着科技进步,一些本来需要回料的产品可以用新料直接制造出来,“比如纺织用的化纤,原来需要塑料瓶里的纤维,现在可以直接从石油里制成”。与之相反,回料不仅性能不够好,回收成本还在提高,价格优势渐趋抹平。

“在像垃圾桶这样比较低端的产品上,再生料已经没有很好的竞争优势。”蒋南青表示,她正在为废塑料寻找附加值更高的应用方式。

办法之一是吸引可口可乐、宝洁这样有巨量塑料需求的外国厂商与中国的再生塑料回收企业对接。“这些厂商都作出过承诺,塑料制品中要使用回料。”

垃圾桶生产企业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似乎较为避讳谈到自己使用了回料,要么称自己只使用新料,要么态度急转直下,敷衍着挂断电话。

“其实垃圾桶企业应该说、大胆说,我就是用了回料,这是很光荣的。国外用回料都很自豪,在美国,回料比新料都贵啊。”范育顺认为。

与范育顺一样,蒋南青也发现了欧美与中国对待回料的差异。在欧洲,一件再生料制成的衣服可能比新料产品贵三四倍,但在国内,回料留给人们的印象还是脏、旧、质量差。

观念的改变需要过程,同时,正在推行的垃圾分类也可能令废塑料被分拣得更“干净”,打破人们对回料的固有印象。

(编辑:逍遥客)

版权声明:本网注明来源为“国际环保在线”的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本站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http://www.huanbao-world.com 。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仅为传播资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首页 | 资讯 | 水务 | 大气 | 固废 | 绿色发展 | 自然资源 | 企业 | NGO | 环保展会

电脑版 | 移动版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7-2019 国际环保在线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1386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