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水务 大气 固废 绿色发展 自然资源 NGO 人物 国际新闻 政策 企业 会展 全国

固废处理

旗下栏目: 固废处理 危废处理

海洋污染何止塑料垃圾,更厉害的还有它!

来源:国际消除持久性有机污染物联盟IP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1-07 11:29:01

我们赖以生存的海洋环境正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污染,除了我们所知的塑料垃圾外,各种我们看不见的的有毒化学品也正在全球海洋蔓延。

这些有毒的污染物不仅对偏远的北极和太平洋岛屿地区造成了不成比例的巨大影响,对我们的环境、食品安全、健康、文化及人权亦构成了严重威胁。

1.jpg

英国纽卡斯尔大学研究团队2017年研究发现在太平洋最深处的片足类动物体内含有有机污染物PCBs and PBDEs

IPEN

国际消除持久性有机污染物联盟(IPENInternational POPs Elimination Network)是一个关注公共健康、环境保护及其他领域的全球性非政府组织联盟。1998年,该组织成立之初,是为了给国际NGOs提供一个通力合作的平台,以推动斯德哥尔摩公约的形成。20015月,当斯德哥尔摩公约被采用时,IPEN适时调整其使命,“通过有效推动成员组织开展的地方、国内及国际行动,以促进消除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和其它有毒物质的行动”。目前,IPEN已经与65个国家的近400个非政府组织携手工作。

海洋中的有机污染物污染食物链

1.jpg

图片来源 机构the ocean cleanup

经过IPEN的研究证明:亚太地区汞污染已经造成了相当大的影响,而新的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如PFOS(全氟辛烷磺酸)和PBDE(多溴联苯醚/溴化阻燃剂)在海洋污染物中也越来越多的被检测到。

IPEN非燃烧销毁危险垃圾的项目中,则显示了各国在管理危险废物和塑料废物方面的缺失,这种缺失造成了有毒化学品持续对海洋进行污染。据预测到2050年,海洋中的塑料的总重量将超过全部的鱼类。

为了应对海洋污染物日益增加的威胁,IPEN开发了“海洋污染物平台”,此平台记录了对已发现问题的解决情况。该平台将基于良好的化学品管理原则在运作,包括:信息知情权,污染者付费,预防和替代,以及社会、环境和代际公平原则。

01

海洋环境中的汞污染

每年有数千吨的汞被排放到大气当中,其中大部分进入到了海洋中,并通过食物链的累积和放大,在鲨鱼、金枪鱼、大比目鱼、蛇鳕和箭鱼等肉食性鱼类体内富集。与此同时,汞也会通过工业排放和人工小规模采金活动(ASGM)进入到水体当中。人类食用了受污染的鱼,可导致汞在人体组织中富集达到中毒的水平,而那些依赖从海产品中获取蛋白质的居民则会遭受慢性的、不成比例的且更危险的剂量的汞的毒害。此外,在一些国家的海盐中也发现了汞。

02

亚太地区居民体内的汞含量很高!

IPEN的报告显示亚太地区居民体内的汞含量很高。

与其他地区相比,太平洋上的小岛屿发展中国家(SIDS)的妇女体内汞含量极高。太平洋岛民的饮食特点是丰富的海产品,他们食用的大型肉食性鱼类体内含有浓度很高的甲基汞(MeHg)。在150个生活在太平洋岛屿上的测试者中,96%的头发中的汞含量超过了1 ppm的参考水平,而居住在别处的地区的测试者中这个比例为21.4%。

1.jpg

构建一个无毒的未来,来源IPEN,中文字幕

03

持久性有机污染物有哪些?

许多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和内分泌干扰物(EDC)正在持续的污染着海洋环境和海洋生物,包括一些地理位置偏远的海域。

常规监测的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包括:

•多氯联苯(PCBs):剧毒氯化工业化学品,属于内分泌干扰物和致癌物质;

•二氯二苯基三氯乙烷(DDT)及其分解物:严重危害动物健康的有机氯类杀虫剂,已被禁止使用,属于内分泌干扰物;

•二氯环己烷(HCH):如林丹(lindane)等有机氯类杀虫剂的主要成分,属于神经毒素和内分泌干扰物;

•二氯苯(HCB):杀菌剂和工业化学品,属于致癌物质和内分泌干扰物;

•全氟化合物(PFOSPFOA):工业和消费化学品,属于致癌物质和内分泌干扰物;

•多溴联苯醚(五溴二苯醚,八溴二苯醚,十溴二苯醚):属于神经毒素和发育毒素。

04

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种类在增长

IPEN一直委托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审查委员会,让该委员会评估新的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并将其列入《斯德哥尔摩公约》以达到最终将其消除的目的。例如含氟化学品(全氟辛烷磺酸(PFOS)、全氟辛酸(PFOA)和全氟己烷磺酸盐(PFHxS)),由于其在环境和海洋条件下的极端的持久性和抗降解性而备受关注。含氟化学品能够破坏海洋生物内分泌和免疫系统,并存在于世界各地的无脊椎动物、鱼类、爬行动物和海洋哺乳动物体内,是目前急需采取行动来停止对这些化学品的使用。

无意间产生的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同样也值得关注。 IPEN的参与组织(PO)已经证明了垃圾燃烧可造成持久性有机污染物污染,并继续致力于非燃烧分解技术的推广。

 IPEN参与组织将继续开展工作以确保《斯德哥尔摩公约》的有效实施,包括参与缔约方的国家实施计划(NIP)进程等。

1.jpg

图片来源:iStockphoto

05

让海洋生物濒临灭绝的内分泌干扰物

内分泌干扰物(EDC)会对生物的生殖、发育和免疫功能造成影响,能增加脊椎动物对传染病的易感性,尤其是海洋哺乳动物。多氯联苯、有机氯类农药(以及甲基汞)等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在一些以鱼类为主要食物的鸟类和海洋哺乳动物体内的浓度已经达到了能够对生殖和免疫系统产生影响的程度,其中一些物种已经受到威胁或濒临灭绝。而接触内分泌干扰物的动物的生殖问题更为严重。少量的此类化学品就会对内分泌系统产生影响,内分泌干扰物与世界范围内的两栖动物、哺乳动物、鸟类、爬行动物、淡水和海洋鱼类以及无脊椎动物的物种灭绝和数量减少有重要关系。

06

所有海洋塑料都会吸附有机污染物

所有海域中都有海洋塑料垃圾,甚至是河口以及鱼类的繁殖地。而这些塑料一旦进入海洋环境中,就会发生风化和分解,吸附海水中的污染物。污染物富集在微塑料,其浓度会比海水中的浓度高出几个数量级。

海洋中所有形式的塑料都被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和其他持久性生物富集的有毒物质所污染,包括树脂颗粒、微型柔珠、聚苯乙烯和微塑料碎片。对海鸟的研究表明,其体内的污染物含量与摄入的塑料量呈正相关。

07

塑料垃圾自带的添加剂也将进入海洋

除了塑料吸附的污染物外,邻苯二甲酸盐、壬基酚和双酚ABPA)等塑料添加剂同样也存在于塑料碎片和海洋环境中。

邻苯二甲酸盐:通常用作增塑剂来软化或增强塑料的柔韧性,存在于儿童玩具、个人护理用品和食品容器中,其中有些属于已知的内分泌干扰物。在海洋塑料颗粒中已检测出邻苯二甲酸盐。在一项研究中,在超过一半的海洋表面浮游生物的样本中检测到了含有高浓度邻苯二甲酸盐(DEHPMEHP)的微塑料颗粒。该研究指出,在搁浅的长须鲸的脂肪中发现的邻苯二甲酸单(2-乙基己基)(MEHP)的富集表明了微塑料及其附着的污染物对长须鲸的新的威胁。

壬基酚(NP):由壬基酚聚氧乙烯醚(NPE)环境降解形成。 壬基酚聚氧乙烯醚被用作表面活性剂,可导致水生生物的雌性化,降低幼鱼的雄性能育性和存活率。从日本沿海地区收集的聚丙烯树脂颗粒中发现的壬基酚的浓度比沉积物中的要高出两个数量级。

双酚ABPA):全球产量最高的化学品之一。作为聚碳酸酯塑料和环氧树脂的单体,它用于食品容器和罐装食品的环氧衬里。BPA可以通过污水、河流和沿海排放以及塑料垃圾等方式进入到海洋环境中。双酚A是一种已知的内分泌干扰物。现已在偏远地区的海岸和开放海域的塑料碎片样本中检测到了相对高浓度的双酚A,其也被发现大量存在于20多个国家的沙子和海水样本中。

08

塑料降解的产物也是个坑

海洋生物同样也暴露于塑料部分降解的化学中间体,如致癌的苯乙烯和剧毒的多环芳烃(PAHs)。

09

仍在使用的农药

除了通过农田、高尔夫球场、居民住宅及水产养殖场直接径流外,许多农药也会通过污水处理系统、雨水排水系统、河流进入海洋环境中。大多数农药或其代谢产物对海洋生物有害,能够导致繁殖失败、行为异常以及种群数量变化和生态系统失衡。有些农药还具有持久性,可在生物体内富集。例如,在几个国家的海洋沉积物中发现的草甘膦,可以改变微生物的多样性和群落组成,并能够促进藻类的繁殖。

以上一连串的问题那么可怕该怎么办?

01

“提高认识”是解决问题的前提

为了提高全球对内分泌干扰物的认识,内分泌学会和IPEN制定了《内分泌干扰物介绍:公益组织和政策制定者指导手册》。为了帮助全球的政策制定者、政府领导人和公共利益组织更好地了解内分泌干扰物,手册内容包括:人类内分泌系统的相关信息,内分泌干扰物对人类健康和我们所依赖的环境的影响,以及对评估内分泌干扰物的潜在危害的新的科学理论框架的需求。

02

正视海洋污染与工业生产的关系

海洋污染物,特别是海洋塑料垃圾和微塑料污染,已是全球公认的人类共同的威胁。用于制造塑料的化石燃料来源对所有国家来说都是一项复杂而艰巨的挑战。任何拟议的海洋污染解决方案,特别是针对海洋塑料垃圾和微塑料污染的,都需要考虑到这一点。

虽然许多国家已承诺遵守《巴黎协定》并减少化石燃料能源的消耗,但与之相比,塑料已经并将继续保持快速增长的趋势,预计未来20年内其产量将增加一倍以上,达到每年6亿多吨。预计的塑料生产的增长表明,需要多方进行磋商共同制定解决方案。这已不是单纯的垃圾管理和处置的问题,需要从产品的整个生命周期的影响以及导致海洋污染物和塑料垃圾的上游原因考虑。工业生产环节未能在塑料生产和制造的整个生命周期中消除有毒有害物质,也未能重新设计产品以便重用、堆肥或回收,这造成了如今我们海洋中的有毒物质和塑料垃圾的遗留问题,也给可持续的废物管理和零废弃的目标带来冲击,如循环经济所需的重用、回收和堆肥等。

除了参与垃圾清理活动和改进废物管理外,还需要提高公众意识、重新设计产品和无毒化的生产系统。此外,将塑料生产和制造与化石燃料工业分离也将成为解决海洋污染物和海洋塑料垃圾提供可持续和有效的上游手段。

(逍遥客)

版权声明:本网注明来源为“国际环保在线”的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本站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http://www.huanbao-world.com 。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仅为传播资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首页 | 资讯 | 水务 | 大气 | 固废 | 绿色发展 | 自然资源 | 企业 | 会展 | NGO

电脑版 | 移动版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7-2019 国际环保在线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1386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