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水务 大气 固废 绿色发展 自然资源 NGO 人物 国际新闻 政策 企业 会展 全国

固废处理

旗下栏目: 固废处理 危废处理

王栋民:做固废的入口 原料的出口

来源:固废观察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1-08 16:21:21

文章导读

固废处理不当给水体、大气、土壤带来难以挽回的污染,其处理与利用一直是国家和人民关心的问题。今天让我们一起听听中国矿业大学(北京)王栋民教授怎么说。

没有 “利用价值”而被遗弃的固体或半固体物质就是固体废弃物,简称“固废”。固废的种类繁多,大体可分为工业固废、农业固废和生活固废三大类。其中,工业固废包括采矿废石、冶炼废渣、各种煤矸石、炉渣及金属切削碎块、建筑用的砖瓦或石块等。

谈材说料邀请中国矿业大学(北京)王栋民教授来分享对固废处理与利用的看法与见解。

谈材说料:王教授,工业和信息化部2018年5月18日发布了《工业固废综合利用评价管理暂行办法》及目录,生态和环境保护部最近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防治法》草案在征集意见,国家从各个层面对固体废弃物污染都特别重视,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王栋民:十九大以后,生态文明提高到新的高度,成为五大文明之一,这是一个很高的高度。现在工信部、环保部,还有其他一些政府机构不断出台相关办法,这些实际上也都是在落实十九大政策,这也是我们国家经济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以后,一个必然的结果,一个必然的趋势。

工信部是管工业的,主要就是工业生产和经济发展,但是现在把环境也纳入到它监管的范围,但它的分工跟环保部不同。环保部是从环境治理的角度来考虑这些问题,工信部是把环境问题纳入到工业发展的一个方面了,所以这两个角度不同。但是两个部门对固废的利用、处理和资源化或者无害化,实际上最后会形成一个相互促进的效果。当然这两个部门我们理解实际上也是不一样的。

工信部是从工业发展的角度,要求更好地实现工业的可持续发展。比如煤炭行业,它的主要产品是煤,但是出煤的同时伴随有煤矸石,煤矸石是固体废弃物,并且如果太阳直射、温度过高可能会发生自燃,造成很多环境问题。所以煤炭行业的可持续发展,不仅是要把煤能安全地开采出来,同时也要把煤矸石合理地利用处理掉。电力行业也一样,电力行业主要是发电,但是发电的同时会产生很多粉煤灰,如果不利用掉就会产生环境问题。所以电力行业的可持续发展,是在节能减排、高效清洁发电的同时,减少大气污染和地面污染。像冶金行业、化工行业、有色行业等,都面临同样的问题。环保部更加注重解决环境问题,比如水的污染、空气的污染,还有固体废弃物的污染、土壤的污染,就是要治理污染、减少污染、消除污染。从这个角度,它可能涉及固体废弃物污染的减小或者转化,还有一些危险固体废弃物的处理。所以不管是这两个文件的出台,还有很多其他一系列文件的出台,都是从这两个不同的角度来考虑问题的,但最后从老百姓的感受来讲,都是要解决生态环境的问题,同时实现工业可持续发展。

现在出台这两个文件,时机也是非常好的。以前大家觉得挣钱是第一位的,国有企业要为国家创收、为职工谋福利,民营企业要消纳就业、让员工改善生活。这些考虑都很正确,但是在侧重这方面的同时,环境污染的问题还没顾得上。现在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还有人们认识水平的提高,大家对绿水青山、碧水蓝天的需要更加迫切,这是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必然结果,也是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更高追求的一个结果。

谈材说料:环保行业与建材行业,会不会因为立场不同而存在一定分歧?

王栋民:环保口、建材口确实是有不一致的地方,因为两者的出发点是不一样的,但从根本上讲其实是一致的,经济发展跟环境保护最后都是造福于民。

刚才提到建材行业等,都属于工业和信息化部这个口,工业口也讲究环保,但可能更注重的是在经济发展基础上同时要兼顾环保,就是说一方面要能经济化发展,为环保创造条件;另一方面搞好环保也能更好地促进工业经济的发展。国家也赋予了工信部这方面的职能。

从国家战略的角度来看,我们讲的环保其实是一个大环保的概念,所有的行业在环保部门看来都是一样。只要是涉及危害环境的问题,就是该检查检查、该治理治理、该整顿整顿,甚至停产。举一个例子,比如我们要盖一个大楼,有施工单位,也有监理单位,监理单位就专门给这个施工单位找毛病。环保部门的职能就相当于是从环境角度给工业发展加上一个监管。对固体废弃物,特别是危险固体废弃物,国家采取的监管措施非常严厉。

谈材说料:固体废弃物分哪几类,处理的方法有哪些?

王栋民:固体废弃物可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一般工业固体废弃物,一类是危险固体废弃物。一般工业固体废弃物主要是如何资源化利用的问题。危险固体废弃物主要是需要进行一个无害化、固定化处理,让它哪怕封存到一个地方去,限制在一定范围内。

危险固体废弃物有些也是可以转化的。比如像耐火材料行业的镁铬砖废弃了以后就是危险固废,要经过非常严格的处理,但让它转化成三价铬就没问题了,就可以作为一般固废来利用。还有像那些有放射性的废弃物,可以做沉海之类特殊的处理,就相当于是封存了。这些危废本身是放射性的,要把它转化成非放射性的话,要从更深的原子物理的层次上去考虑,处理起来成本就很高了,所以目前只能用封存的方法。有很多危废处理是非常复杂的。

谈材说料:在工业固体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方面,您认为目前还存在哪些问题?

王栋民:资源化是一个挺重要的、也是挺大的一个主题。在资源转化方面我国投入的力量和产生的效果,还是非常显著的,甚至某些方面在国际上也是领先的或者有相当的地位,在这方面还是做得不错的。固废资源化利用存在的主要问题经过梳理,我认为主要有三个。

第一个问题,就是很多固体废弃物量非常大,就是说相对于它的被利用量,它的存量太大了。从供求关系的角度讲,就是说对固废的需求没有足够的大,而它的供应是足够的大。一些典型的大宗工业固体废弃物,其存量按亿吨级计算,像尾矿目前存量是几十亿吨,粉煤灰、煤矸石存量是几亿吨、十几亿吨,这个量非常大。虽然我们是有一些好的渠道、方法、手段去利用,而且证明是很有效的,但是固废的存量太大,我们用不掉那么多。

第二个问题,其实与第一个问题是相关联的,就是区域发展不平衡。固废产量非常大的地区,基本上是以工业或者矿业为主的地区,经济需求、建设需求的总量没有那么大,所以固废在这样的地区大量富集,这就是区域发展不平衡。同时,固废的远距离运输还有些问题,主要是运送距离太远,成本太高。

上面讲的两个问题是大宗工业固废共性的问题,也是比较核心的问题。

第三个问题,就是从学术的角度,对这些大量的、不同种类的固废进行系统地梳理。过去我们学物理学、学化学,比如说能量守恒原理、物质不灭定律,就类似于此,对固废的资源化利用,我们也希望提出几个类似这种根本性的原理。然后把这些不同种类的固废按照这几个原理,套用进去就都能转化成一个有用的、好的东西。这应该是学术界、科学界花大力气去研究、去解决、去攻关的事。

卡尔.萨根在《宇宙》中有句名言:“现在物理学和化学将纷繁复杂的世界变得惊人的简单明了”。科学家研究发现,大地万物甚至是宇宙太空,物质是成千上万上亿的,根本就数不清,但化学元素就那么多种,是有限的。从化学的角度来看,固废也都是由这些化学元素组成的。我们通过分析它的化学成分、矿物组成、晶体结构、活性,还有其他我们现在还不能确定的那些应该去探求的结构和性能,把这些东西全部弄清楚了以后,实际上固废的本源就是原料,根据不同原料的特性,就转化成相应的产品。

一般推动技术进步有两条途径。一条是通过科学推理,再做验证,证明推理的正确;另一条就是从实践中来,找到正确的方法。我们试图将这两者结合起来,最后可能会做得比别人稍微好一点或者前沿一点。这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谈材说料:目前国家密集出台关于工业固废的相关政策,那么跟固废相关的企业,一方面生产固废要交税,另一方面处理固废肯定也要有成本,压力是不是很大?

王栋民:这个问题要看是怎么想的。比如说你们家里做饭,做出来很多好的东西吃掉了,剩下的东西你也不能就天天在家里放着,乱扔也不行。其实企业也是这样的,好的东西你利用了,不好的东西也不能放着,不能随便乱扔,肯定得处理掉。现在有一个说法,就是谁弄出来的就是谁的,谁排放谁治理,责任是在排放者那里。所以固废处理是企业必须要做的事,而且肯定有成本,这个成本应该进入到企业整个生产的全成本控制里面。

比如电力企业,现在国家一个电厂就给一个固定容积的坑,这个坑是给周转粉煤灰用的。这个坑堆满了,企业就得停产。而且在新建电厂的时候,配套的处理粉煤灰的整个方案、生产线都要全建好,发电的时候产生的粉煤灰就通过这个生产线全转化成产品。还有一些做碳酸钠的碱厂,生产碳酸钠时会排出来叫“白泥”的固废,也是给那么一个坑,填满以后企业就停产。现在煤炭行业也受到限制,煤矸石也不能随便堆放,也得处理。现在企业在做主产品的同时,产生的工业固废也得协同处置解决,企业如果不解决的话,就要接受协查,或者遭到停产。

谈材说料:在进行固废处理的时候,大企业相对资金比较有保障,小企业是不是面临的情况更严重?

王栋民:从职责来讲,企业进行工业固废处理和资源化利用是责无旁贷的,无论大企业,还是小企业。大企业产生的固废也多,小企业产生的固废少,但是都要纳入处理的范围。处理过程中肯定会增加一些企业成本,但是这个事是必须做的。以后还会加大力度,现在企业在固废处理上不作为最多就是罚款,以后法治逐步完善了,如有违法,还可能判刑。现在行业中有一些人,因为某种原因失信,被限制乘坐飞机或高铁,影响比较大。所以对环保这个问题,政策会越来越严,力度会越来越大,但对固废行业或企业来说,应该是一件好事。

谈材说料:对企业来说,如果把环保问题解决了,政府是不是给予减税?

王栋民:不是说“关上一个门就会给你开一个窗”吗?国家政策出台的目的是促使行业向更健康的方向发展。所以企业固废利用达到一定比例以后,会有减税或者免税,还有大幅度的补贴。像危险固体废弃物,企业处理一吨补贴一千块钱,有的补贴还更高,相当于把处理的成本覆盖了。

生活垃圾焚烧以后的底灰,属于危险固废,处理起来很麻烦。我国有些大型企业上了处理生活垃圾的生产线,处理一吨生活垃圾国家补贴一千块钱,而且生活垃圾处理完以后,通过沉淀分离,那些毒性大的东西如果分离成原料的话,都是值钱的原料,也能卖钱。所以国家有关危险固废的政策出来以后,等于给企业又开了一个窗子。企业不会光投入没有产出,而且还是能赚钱的,同时还会调动那些会搞研究的人,将其研究成果应用于成企业。

举一个例子,很多电子产品坏了以后变成废弃物,要是进入到土壤里危害很大,但它分离出来的那些重金属、有价金属都很贵,就相当于一个金矿,淘出来的就是金子。所以现在国家也立了一些引导性的项目,促进固废资源化利用和危废无害化处理。但是很多东西其实与原始的创造性、原始的冲动有关,实际上如果企业要真正想干事儿,就是国家不给钱,也能干。

(编辑:Wendy)

版权声明:本网注明来源为“国际环保在线”的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本站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http://www.huanbao-world.com 。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仅为传播资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首页 | 资讯 | 水务 | 大气 | 固废 | 绿色发展 | 自然资源 | 企业 | 会展 | NGO

电脑版 | 移动版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7-2019 国际环保在线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1386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