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水务 大气 固废 绿色发展 自然资源 NGO 人物 国际资讯 环保会客厅 企业 环保展会 全国

企业

旗下栏目:

碧水源股价暴跌七成背后,账上50亿资金或遭占用

来源:财联社 作者:薛彦文 万千 孙诗宇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8-12 11:46:39

近日,碧水源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文剑平(文剑平持有公司5.3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6.97%)于2019年8月2日将1股解除质押。截止目前(2019年8月7日),文剑平累计质押2.7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50.26%。

值得关注的是,文剑平解除质押1股,实际上是一种“补仓”。因为股票质押存在履约担保比例等相关问题,要使得履约担保处于合理水平,一种方式是补充被质押的股票,另一种方式就是部分还款,这里的解押1股,实际上是部分还款,但是单独还款的话在交易所系统里面无法交易,必须要有解押股票的操作。

而文剑平补仓背后,则是碧水源股价的持续走低。2017年4月时,公司股价曾高达22元以上,今日(8月7日)收盘只有6.09元,短短两年多时间,碧水源股价跌幅就高达70%以上。公司股价暴跌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碧水源业绩暴跌:有息负债近190亿 财务费用高涨

碧水源成立于2001年7月,2010年4月在创业板上市,从事环境保护及水处理业务,在水处理领域拥有全产业链,包括市政污水和工业废水处理、自来水处理、海水淡化、民用净水、湿地保护与重建、河流综合治理、城市光环境设计建设等领域。

今年7月中旬,碧水源公布了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盈利0-3650.98万元,同比上年下降90%—100%。公司称,业绩下滑是因为在国家经济大环境影响以及降杠杆化解金融风险和调整PPP项目政策的背景下,公司上半年减少了对PPP项目的投标与投资,对部分PPP项目放缓了工程进度、以及未推进工程进度。预计报告期内的非经常性损益金额为不超过500万元。

碧水源自2010年上市以来,总营收一直维持稳定增长,但2018年碧水源营收同比减少了16.34%。下图是红岸研究中心根据上市公司公告制作的碧水源历年总营收变化走势图:


碧水源历年扣非净利润也呈现同样的变化趋势,扣非净利润增速逐年放缓,2018年转为负增长,扣非净利润同比暴跌43.7%。下图是红岸研究中心根据上市公司公告制作的碧水源历年扣非净利润变化走势图:


蓝鲸红岸风险挖掘系统显示,碧水源2018年计提资产减值损失3.48亿,其中包括3.37亿坏账损失和1191万商誉减值损失。从具体业务模块来看,计提坏账主要来源于4个项目:环保整体解决方案(2.94亿)、净水器销售(376万)、市政工程(3386.5万)和城市光环境(1669.7万)。


来源:蓝鲸红岸风险挖掘系统

事实上,碧水源2018年还出现了经营性现金流大幅流出的现象,该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13.05亿,同比减少48.09%,现金流短缺给公司带来了巨大的压力。2018年碧水源财务费用高达6.7亿,同比增长84.26%;今年一季度,公司财务费为2.01亿,是同期净利润的2.42倍。此外,截止2019年3月底,碧水源短期借款50.5亿、长期借款91亿和应付债券47.9亿,有息负债合计已高达189.4亿。

红岸预警:碧水源巨额无形资产存减值风险,50亿资金或遭占用

除了业绩出现大幅下滑和财务紧张外,碧水源的巨额无形资产也存在减值的风险。据财报,截止2019年3月底,公司无形资产为271.78亿,占其总资产的比重为47.62%,占净资产的比重为123.33%。

碧水源的巨额无形资产,与其业务模式有关。碧水源采用建设移交方式(BOT)参与公共基础设施业务,公司将基础设施建造发包给其他方但未提供实际建造服务的,按照建造过程中支付的工程价款等考虑合同规定,确认为金融资产或无形资产。此外,合同规定公司在有关基础设施建成后,在从事经营的一定期间内有权利向获取服务的对象收取费用,如收费额不确定的,也确认为无形资产。

值得关注的是,碧水源参与建设的相关项目,很可能面临着重新修订合同的风险。光大证券在研报中称,向社会资本方承诺最低收益的PPP项目会形成隐形债务,因为其风险分担机制不合理,让地方政府承担了过多的风险,应重新签订合同取消对最低收益的承诺。

此外,碧水源存在的施工不合格等情况,也可能影响其无形资产。今年7月,天津市建设工程质量安全监督管理总队发布的《关于2019年市政基础设施工程质量安全第一次专项检查情况的通报》,其中包括久安建设(久安建设为碧水源全资子公司),通报显示,久安建设施工的解放南路地区海绵城市PPP项目,存在未经阶段验收,施工单位进入下一阶段施工,施工质量控制和安全管理资料记录不完整,井烧结普通砖出厂合格证不符合规范要求等。

更值得关注的是,碧水源还可能存在关联方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据财报,2018年,碧水源账上货币资金为63.31亿,有息负债为169.75亿(有息负债=短期借款+长期借款+应付债券)。同期,其利息收入和利息支出分别为0.8亿和7.3亿。

按此计算,公司利息收入利率和利息支出利率分别为1.26%和4.3%。公司利息支出的利率远高于利息收入的利率,这一反常现象背后,很可能意味着,碧水源存在着其他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根据蓝鲸红岸风险挖掘系统显示,碧水源2018年或有50.64亿资金遭到占用。


又是国资接盘?碧水源大股东一次套现近30亿

2019年5月6日,碧水源披露了《关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他股东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暨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文剑平、股东刘振国、陈亦力、周念云及武昆与中国城乡签署了《关于北京碧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转让协议》,原转让方拟向中国城乡转让其合计持有的公司3.37亿股股份,转让价款总计31.90亿元。

2019年6月4日,碧水源收到原转让方的通知,原转让方与中国城乡签署了《关于北京碧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份转让协议之补充协议》,补充协议对交易股数、交易价格、价款支付等相关事宜做出了修改。

最终文剑平、刘振国、陈亦力及周念云拟向中国城乡转让其合计持有的3.21亿股股份,转让价款总计28.69亿元。上述事项已经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批准,截至2019年6月4日上述协议已生效。

转让后,中国城乡持股比例达到10.12%,成为第二大股东,实控人文剑平的持股比例由原来的22.63%变为16.97%,仍为第一大股东。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城乡是中交集团全资子公司,中交集团是国务院国资委监管的特大型中央企业。

此前在2019年1月,公司就曾有转让股份的计划,当时的对象是川投集团。公告称,实控人文剑平、股东刘振国、陈亦力、周念云及武昆与川投集团签署意向性协议,拟向川投集团合计转让公司3.37亿股股份。

但到了3月1日,公司公告称该意向性协议到期后,交易各方尚未签署续期协议,且正式协议中部分条款尚未达成一致暂未签署股份转让正式协议,故该意向性协议宣告失效,向川投转让股份的计划并未成功。

蓝鲸红岸风险挖掘系统简介:

蓝鲸红岸风险挖掘系统通过上市公司外部大数据(财务报表、公告、新闻舆情等),运用丰富成熟的业务分析模型和大数据分析及人工智能AI技术,为金融机构、企业单位、监管部门等提供财务安全诊断、财务粉饰识别、财务异动画像、违约提前预警等一系列风险量化预警的整体解决方案,同时为财经媒体记者提供上市公司财务风险预警素材,便于记者找线索提前求证,更快速、及时、准确的挖掘资本市场“爆点”,同时,也可为投资者进行前置的风险预警。以下图片来自蓝鲸红岸风险挖掘系统产品介绍:






编辑:蓝枫

版权声明:本网注明来源为“国际环保在线”的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本站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http://www.huanbao-world.com 。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仅为传播资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首页 | 资讯 | 水务 | 大气 | 固废 | 绿色发展 | 自然资源 | 企业 | NGO | 环保展会

电脑版 | 移动版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7-2019 国际环保在线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1386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