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水务 大气 固废 绿色发展 自然资源 NGO 人物 国际资讯 环保会客厅 企业 环保展会 全国

广东

旗下栏目: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广东 吉林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辽宁 湖南

驯水记:茅洲河样本(下篇)

来源:深圳特区报 作者:肖意 陈震霖 方胜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4-21 10:06:09

(七)这不是一个问题

2020年8月,深圳阴雨绵绵。

光明区木墩河综合整治二期暗渠复明工程施工现场,黄海卡正在紧张地忙碌着。

木墩河是茅洲河中上游一级支流,全长6.37公里,其综合整治工程暗渠复明段通过驳岸塑造、生态设计,将平均河宽13米的木墩河打造成集“净水、品水、玩水、观水”于一体的特色河岸空间,让原来的排洪渠道成为光明区未来的多功能城市舞台。

黄海卡从事水务工作20年,在光明区的水务领域也度过了七八年时光。

茅洲河上中游段位于光明区,地处原特区外,历史欠账多,排水管网缺失现象普遍存在。

黄海卡印象最深的是2018年,这一年是光明区治水提质“大决战”之年。玉田河的综合整治最难的征地拆迁工作,就是这个时候完成的。

位于光明区西北部、发源于鹅甲山的玉田河总长2.74公里,是茅洲河一级支流。2004年,随着大量外来人口、企业入驻,为促进田寮社区经济发展,玉田河田寮大道段逐渐“暗河化”,约700米的河道上方跨河建起了二层商铺,总建筑面积达2万多平方米。

“暗河化”后的玉田河田寮大道段雨污混流排口多,垃圾遍布,底泥黑臭,再加上河道淤积严重,行洪断面不断收缩,一到雨季,周边内涝是常事。

“玉田河综合整治中难度最大的,当属田寮大道暗河复明段。”

暗河复明,首先要拆迁河道上方的建筑。

在施工单位、中电建光明水环境公司负责人刘任远记忆中,这块“硬骨头”着实不好“啃”。

田寮股份合作公司工作人员麦生算了一笔账,玉田河综合整治工程涉及的商铺每年租金总额1000多万元,是社区股份合作公司收入的主要来源。

“治污当前,拆还是不拆,这根本不是一个问题。”

商铺租户、56岁的本地村民麦满兴说:“看着老商铺被拆除,心中虽有太多不舍,但更多的是对玉田河整治后的新面貌的期盼。”在此做了十年生意的五金店店主庄良霖是一名老党员,更是表示“一定要全力支持政府的工作”。

“宁愿分红少,也把河治早,生活更美好!”

治水提质,成了玉田河沿岸社区干部群众的共识。

为尽快完成商铺的清租工作,田寮股份合作公司从2017年开始逐步与到期的商铺租户解除租赁合同,并全面完成二楼商铺清场工作,为加快推进商铺清租工作奠定坚实基础。

光明区高效推进玉田河建筑物谈判签约和清场清拆工作,仅2018年5月4日就拆除建筑物约3000平方米,后续拆除建筑物共约3万平方米,一举攻克玉田河综合整治工程商铺征收和清拆重难点,为玉田河暗河复明和后续城市发展拓展出宝贵空间。

今天,行走在田寮社区玉田河畔平整的草坪上,河道里鱼翔浅底,两岸则鸟语花香。

“河道整治后焕然一新,家门口就有这么好的河水和景观,赏心悦目啊。”社区居民陈廷龙的说法,道出了当地人的心声。

数载耕耘,年近半百的黄海卡如今已双鬓染霜。一年到头,一直处在高压力满负荷运作的工作状态之中,几乎没有休息调整的时间,照顾老人、陪伴孩子,都成了奢望。

治水人不为困难找理由,只为成功找方法。

正是无数个黄海卡这样的治水人,才换来了如今的碧水清波。

(八)河段长洪伟江

在洪桥头社区党委书记洪伟江的办公室里,有两幅卫星遥感影像图,讲述着茅洲河的巨变。

一幅遥感图拍摄于2005年,彼时的茅洲河洪桥头村段,河面狭窄,河水浑浊,两岸几乎不见绿色。另一幅遥感图拍摄于2019年,河道变宽,水清岸绿。

显著的变化,发生在短短4年间。

在茅洲河洪桥头社区段左岸,有一块醒目的河长公示牌。作为社区级河段长,洪伟江的名字和省级河长、广东省委书记李希,市级河长、深圳市委书记王伟中等省、市、区、街道河长的名字写在了一起。

作为社区当家人,洪伟江不仅是茅洲河治理的见证者,更是参与者。

进入新时代,“河长制”成为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的新实践。

“每条河流要有’河长’了”——2017年元旦前夕,习近平总书记在新年贺词中说。

这是情系民生的庄严承诺,更是全面推进河长制的动员令。

“全市1033名领导干部担任市、区、街道、社区四级河长,实现河长制全覆盖,做到了每一条河都有人负责。”老水务、时任深圳市水务局局长的张礼卫如此评价。

洪伟江所负责的这一段河段名称是“茅洲河03洪桥头社区(左岸)”,全长只有1.72公里,他每周至少巡查一次,查看入水口水质,看看岸边有无垃圾,而这些巡查的轨迹都会被安装在他手机里的“广东智慧河长”APP一一记录。

站在黄朗工业区的路边上,看着工业区为了河流治理而清拆出的近20米宽道路,洪伟江心情舒畅。

他喜欢在岸边上自拍,手机里存满了市民群众河边舒心游玩时灿烂的笑脸。他每次都会下到河边,将双手伸入水中,热情地和前来游玩的市民朋友打招呼:“这个水已经很干净了,可以放心洗手啦。”

河流巡查,只是洪伟江这个河段长工作的一部分。

茅洲河治理一开始,茅洲河岸和支流岸边的部分建筑物拆除问题成为推进治理的“拦路虎”,不少洪桥头社区居民的自有物业也首当其冲。

这些岸边的物业有些是厂房,有些是居民楼,大部分都建设于上世纪90年代,没有统一规划,排列乱而无序。

治理茅洲河,洪桥头社区上上下下都打心眼里支持,但涉及到拆除自家物业时,往往又难以接受。

啃硬骨头的时候,最为考验当家人的智慧。

“阿彪,我今晚过来你‘屋企’饮茶,得唔得闲啊?”硬攻不行,洪伟江决定智取,仗着同族面子熟,他开始挨家挨户上门“讨茶喝”,闲拉家常中旁敲侧击地聊起了“正题”,经常一喝一聊就是一个晚上。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讨茶喝”的洪伟江和业主们看似闲聊中,总是不经意间不时提提这句话,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告诉他们茅洲河治理好后,大家都将从中受益。

洪桥头社区原居民规模不大,洪氏族人总共也不过300多人。或是碍于情面,或是发自内心地支持茅洲河治理,大家很快行动起来,绝大部分人都是自费拆除了建筑,又自费新建起围墙,没有给治理工程增添额外负担。

黄朗工业区原来有一整排的建筑物侵占了沿岸土地,导致沿岸生态被破坏。最终,大家也都无条件主动清拆了。工业区最多的一户人家,整整拆除了1000多平方米的厂房,保守估计每年减少收入12万元。

“治理好了,大家都好。”

洪伟江的话得到了响应,也得到了应验。

茅洲河水质一天天变好,社区岸边的风景也越来越美——原本黑臭的沼泽地建起了燕罗湿地公园,水质清澈,鱼儿畅游。

沿岸原来深受河流恶臭之苦的厂房物业,也迎来了价值提升,原先每平方米租金7元、8元都没人要的厂房,现在涨到了20-30元,整个片区居住和营商品质不断跃升。

燕罗湿地公园旁边,一个名为“润加速”的创业孵化加速器已正式进驻。这是大型央企旗下的创业服务公司,“入孵”项目将与该央企旗下的优质产业及商业资源对接。用洪伟江的话说,“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茅洲河由污变清,洪桥头人保护家园环境的意识日渐增强。

前年8月份,工作人员告诉洪伟江,社区进驻了一个大理石加工厂,厂子离茅洲河并不远。

石材加工厂?环保有没有问题?

警觉的洪伟江二话没说,立马赶往现场。一看,果然发现了问题:这个大理石加工厂仅有70、80平方米的门面,已经挖好了蓄水池,架好了机器,但对于如何处理切割大理石产生的废水污染等问题,经营者却答不上来。

洪伟江通知了环保、安监部门上门检查,结果是这个大理石厂不符合规范,必须搬迁。经营者一下子犯了难,现在搬迁,前期租金等投资等于打了水漂。双方一时僵持不下。正在执法部门一筹莫展时,洪伟江打电话给出租物业的业主,提出能否免掉大理石厂三个月的租金,好让大理石厂顺利迁出。业主听说是厂子环保不达标、将会污染茅洲河,立马就答应了。

就这样,这间大理石加工厂还没开工经营,就搬离了洪桥头社区。

(九)生态文明你我他

天刚蒙蒙亮,宝安区松岗街道碧头社区篮球场上,就出现了蔡叔的身影。精神矍铄的他,早早过来等候其余二十几位老人,前往茅洲河畔捡垃圾。

蔡稳胜人称蔡叔。蔡叔有个响亮的名头——“银河护卫队”队长。

今年76岁的蔡叔已有二三十年党龄了,退休后一直热心社区事务。2019年8月,他发起成立了碧头社区“银河护卫队”(由平均年龄超过60岁的老党员、退休居民组成,基本都是白发老人),大家一边义务清理河岸垃圾,一边宣传生态环境保护知识。队伍逐渐壮大,最终达到30人,年龄最大的80几岁,有些是碧头当地人,有些是后来才安居此地。

“志愿服务不分老少,环境保护不畏年高。”身穿红马甲的蔡叔扛着队旗,兴致高昂的带着队伍朝茅洲河出发了。

社区居民们说,只要不是大风大雨,“银河护卫队”都会这样整齐地出现在茅洲河畔。

蔡叔做事情认真、负责,每个月都要组织开展1次“银河护卫队”会议暨团建活动,推动社区环保队伍的建设和培育。

“落日一夕阳,潾波漾河岸。孤舟独作业,清我茅洲河。”

护卫、清洁茅洲河之余,蔡叔还自娱自乐地写下了这首打油诗,逢人聊到高兴时就脱口吟诵起来,神态中充满自豪感。

爱河护河,治水惜水,无数个蔡叔在行动。

“宝安区万丰河新桥市民广场段又黑又臭。排水公司工作人员表示,那里是死水,没办法。”

2020年4月26日11:29,在“生态文明你我他”微信群里,绿源民间河长陈娜发上来一段视频、位置及情况说明。从视频上可以看到,该段沟渠里的水黝黑污浊。

“收到,已经交办茅洲河片区现场明确措施、整治到位。”

12:13,微信群里,宝安区水务局副局长江炜炜及时回复,并在半小时后进一步给出了茅洲河片区方面的答复:因该区域补水干管漏水正在修复,中心路处该河段补水还未恢复,影响水质。预计今晚恢复通水。

“不知现在河里的黑臭水会怎么处理?”

“应该排污源头未整干净,靠补水冲洗河道治标不治本。”

陈娜和群里另一名网友胡子接着发问。

“渠里现存黑臭水抽排至污水系统。”

“已在同步查正本清源,关键根源是要排查解决污水入渠问题。”

江炜炜逐一答复。

这样的监督和回应,正是“生态文明你我他”微信群里日常交流的一个场景。

“生态文明建设不仅是政府部门的事,事关每一位市民,也需要每一个普通你我他的共同参与。”

“生态文明你我他”微信群群主李毅是这么说,也是这么干的。

这个微信群由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政府官员、民主党派成员、专家学者、媒体记者以及环保志愿者组成,专注生态环保领域内容。

民间河长,是深圳河流治理中活跃的另一个社会群体。

他们来自各行各业,尽己之力,积极参与,用脚步丈量每一条河流长度,用诚心守护家园里的每一方净水。

《碧水流深·绿源微观察(2014-2020年)》记录了“深圳民间河长”们7年来热心参与的深圳治水历程。

在动员公众配合和支持“官方河长”开展深圳水环境治理与河流生态保护工作的同时,“深圳民间河长”7年来不断发展壮大,如今已达143人。他们热衷于河流保护,并具备一定专业素养,2017年至今监督反映环境污染问题200多起。

民间河长、公众护水、河流共治,水环境治理的“深圳方案”,是党委领导下的社会各界共同书写、合力完成的。

(十)“扒龙舟”回来了

2018年6月5日,世界环境日。还有不到两周时间,就是端午节了。

这一天,2018深圳宝安茅洲河龙舟邀请赛在茅洲河燕罗湿地公园举办,来自全国各地的12支队伍在宽阔整洁的河道上展开激烈角逐。

这是茅洲河治理后首次举办的“扒龙舟”大赛。“龙舟竞渡”,这个茅洲河上的“保留项目”,正式回归了。

在以茅洲河为“擂台”的赛场上,颜色鲜艳的龙舟在密集的鼓点声中劈波斩浪,船桨激起飞扬的清波,加油声呐喊声此起彼伏。

在宝安的松岗、燕罗,“扒龙舟”有着悠久历史,“松岗赛龙舟”是广东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过去,每年端午节这一天,当地老百姓都会在原金花围村石鼓郎的中心砘、茅洲河流域名为“大水塘”的地方举行隆重的划龙舟活动。

由于茅洲河污染加剧,2000年6月,松岗在辖区五指耙水库举办完第二届国际龙舟邀请赛后,暂停了赛事。2016年,宝安恢复龙舟赛时,赛场依然是五指耙水库。

直到2018年6月5日,黄耀棠终于盼来了,茅洲河上再次出现龙舟的身影。

这一天,燕罗街道洪桥头社区的洪佛拳、山门社区的七星狮等当地源远流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也纷纷到场展示、助兴。

“松岗赛龙舟既是纪念屈原,也是纪念文天祥,蕴含着敢立潮头、永不言败、奋勇向前的龙舟精神。我们早就盼着河水变清的一天,让龙舟再次在河道上劈波斩浪!”

欢乐的人群中,洪佛拳传承人洪榜开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扒龙舟”回来了,茅洲河更美了。

回来的不仅仅是“扒龙舟”。

深圳市体工大队皮划艇队的队员们,也重新回到茅洲河上开展训练。

在家门口训练,市体工大队大队长夏哲顺很开心。

皮划艇等水上项目对河流水质要求高,以前深圳河流水质达不到要求,夏哲顺和队员们不得不常年在外地“流浪”开展训练。去年1月21日,深圳市水上运动中心在燕罗湿地公园茅洲河碧道正式揭牌,结束了深圳皮划艇、赛艇队伍近20年外借训练场地的情况,50多位水上运动员在家门口就可以训练了。

“水质的改善,不仅关系到运动员的身体健康,也关系到训练的质量。水质越干净,杂质越少,划桨就越省力,速度也就越快。”投身茅洲河训练的皮划艇队员戴晓雯的感觉很实在。

23.3、11.6、11.5、7.04、3.9、1.44……

这组呈阶梯式下降的数据,是茅洲河2015年以来的环保“体检表”。数字,是茅洲河共和社区断面“国考”的氨氮指标。

茅洲河“体质”越来越好,流域一派生机勃勃。

水清岸绿、人水和谐——这是李继朝理想中的茅洲河样子,“水草丰茂,鸟和鱼才能回来,才说明生态彻底恢复了,这才是宜居家园该有的样子。”

(十一)春风又绿河两岸

2017年,山东人王吉尧从青岛来到宝安燕罗上班时,曾站在茅洲河边畅想:茅洲河如果治理好了,在河边搞一个跟啤酒相关的旅游活动该有多好。

王吉尧如今是深圳青岛啤酒朝日有限公司总经理。

距离茅洲河两三百米远的这家啤酒厂,是一家有20多年历史的中日合资企业,生产出全国第一瓶纯生啤酒。

在青岛,青岛啤酒有酒博物馆,是一条很受市民欢迎的旅游线路。每年8月份,青岛国际啤酒节都吸引了众多游客。

“等到茅洲河水变清了,生态恢复了,在河边搞个啤酒节庆活动,肯定有市场,肯定受欢迎。”

这个念头,在王吉尧的心中一直挥之不去。

什么时候可以一边品味着啤酒,一边悠闲地坐在河畔欣赏沿河景致,享受惬意的时光呢?

如今,王吉尧的愿望就要实现了。沿着茅洲河西起塘下涌、东至南光高速,全长约6.1公里茅洲河碧道(试点段)宝安段已经建成,节点就包括青岛朝日啤酒厂区附近的啤酒花园。

啤酒花园是茅洲河与厂区之间的带状水岸空地,占地6.47公顷,目前设置了林下空间、林间栈道、啤酒平台等休闲活动空间,便于开展系列啤酒主题活动,还能与厂区的工业旅游线路紧密结合,相得益彰。

漫步啤酒花园,空气里就可以闻到厂区散发出来的淡淡啤酒味道。

“我们和青岛朝日啤酒厂配合,未来在啤酒花园这里建设啤酒屋,如果进展顺利,我们还将学习‘青岛国际啤酒节’模式,打造属于茅洲河、属于深圳的啤酒狂欢节。”

茅洲河流域管理中心工程师廖卓谋的想法,与王吉尧不谋而合。

高质量规划建设万里碧道,是广东省委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之一。《广东万里碧道总体规划(2020-2035年)》提出,将重点建设10条省级骨干特色碧道,深圳现代都市示范碧道名列其中。

以啤酒花园为范例,深圳的碧道建设不仅是打造公园、慢行步道,而是与周边企业和文化相互结合、相互促进,共同提升区域经济发展水平和文化知名度。

啤酒花园上游不远,就是洋河涌大闸。由于下游界河段为感潮河段,水体交换能力差,洋河涌大闸的作用是间隔一段时间为上游蓄水,冲刷下游。作为茅洲河上的制高点,经改造提升,水闸具备水利、环境、休闲、文化功能,成为茅洲河上人气很高的“网红打卡点”之一,站在最高处可一览茅洲河的“一江春水、两岸风华”。

从洋河涌大闸平台上俯瞰,茅洲河宽阔的河面上波光粼粼,五六条皮划艇快速穿梭,激起的亮晶晶水花,与悠悠白云、觅食白鹭相映成趣。

茅洲河焕然一新,越来越有魅力,沿岸产业也在倒逼中升级,经济结构在优化中重塑。

从啤酒花园出发,沿着茅洲河往下游走,大概大约7、8公里的距离,就到了江碧环境生态产业园。

该产业园位于松岗街道的江边和碧头社区,此前这里是茅洲河重金属污染源之一,如今已升级迭代为环保生态产业园。

电镀、线路板行业是深圳电子信息产业及众多先进制造业的关键环节和基础工艺。过去,宝安区电镀、线路板行业存在布局分散、工艺落后、专业化程度差、产品附加值低、清洁生产水平不高等诸多问题。

江碧环境生态产业园建设运营方、宝安湾环境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廖瑞斌心里很清楚,电镀、线路板行业污染,是茅洲河流域水环境治理的难点。

2016年2月,宝安区政府正式启动编制《宝安区电镀线路板行业污染综合整治发展规划》(2017-2023年),开展电镀、线路板行业综合整治,实行企业集中入园、废水集中处理,江碧环境生态产业园便是规划的结果。

按照规划,园区采取“原址升级改造、入园发展、清退淘汰”分类处置原则,运用新生产工艺、新废水处理、分布式能源、综合管廊等新技术,实现园区循环发展、绿色发展和持续发展。

在江碧环境生态产业园不远处,位于茅洲河一级支流沙井河畔的全至科技创新园,通过改造升级,吸引众多科技企业进驻,年产值大幅提升。

“全至科技创新园的前身是茅洲山工业区,原有39家五金制品、配件包装、塑胶生产等传统企业,年产值1.2亿元。”园区总经理曾楚恒的账算得很清楚,随着茅洲河环境好转,改造升级后,园区进驻科技企业已达180多家,年产值80多亿元。

通过水环境综合整治,茅洲河流域已释放出15平方公里土地,为重大产业项目落地、重要基础设施布局提供了宝贵空间。目前,天安数码城、长江股份等一批高新技术产业和上市企业相继入驻,逐步成为片区产业转型发展的“新引擎”。

在大破大立中推进“腾笼换鸟、凤凰涅槃”,经济加速转型升级——治水提质攻坚战开展4年多来,茅洲河流域(深圳侧)共整治散乱污企业4299家,淘汰重污染企业77家,流域经济产业正朝形态更高端、结构更合理、质量效益更好的方向转变。

水产城境共治,人水和谐共生。

茅洲河畔,绿水青山正在变成金山银山!

(编辑:逍遥客)

版权声明:本网注明来源为“国际环保在线”的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本站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http://www.huanbao-world.com 。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仅为传播资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首页 | 资讯 | 水务 | 大气 | 固废 | 绿色发展 | 自然资源 | 企业 | NGO | 环保展会

电脑版 | 移动版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7-2019 国际环保在线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1386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