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水务 大气 固废 人物 政策 名企 全国 NGO

人物

旗下栏目:

蓝天的召唤——追寻环保卫士孟文跃、信文兵的生命足迹

来源:石家庄新闻网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9-25 21:42:19

1.jpg

▲孟文跃(前)排查排污口。
 2.jpg 
▲孟文跃生前的办公桌。
 3.jpg 
▲孟文跃参加视频会议。

  
9月的石家庄,天是蓝的,云是白的。

9月的石家庄环保人,心是痛的,泪是苦的。

9月5日至8日,短短三天时间,鹿泉区环保分局副局长孟文跃、无极县环保分局张段固环保中队指导员信文兵两位同志突发心梗,相继倒在了工作岗位上。

携手攻坚的战友、白发苍苍的父母、相濡以沫的妻子、羽翼尚弱的儿女……从此,阴阳相隔。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他们始于心,成于爱,带着“初心”上路,揣着“赤诚”前行,用病弱之躯与雾霾抗争,用赤胆忠诚向污染宣战,把蓝天白云、绿水青山留给未来。

孟文跃、信文兵,如同千里太行,巍峨耸立,从此永恒。

根据河北省环保厅公布的空气质量数据,8月份,全省PM2.5平均浓度为历史同期最低值,且首次达到国家二级标准(35微克/立方米);8月份空气质量石家庄退出全国“倒十”,PM2.5同比下降26%……这些成绩的取得,与广大环保人的默默奉献密不可分。

多年来,无数环保人冲锋陷阵,在治霾的道路上充当了排雷铺路的先锋,献出了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甚至献出宝贵的生命。他们无怨无悔,默默坚守,无愧“蓝天卫士”的称号。

湛蓝的天空深邃宁静,环保人用洁白的云朵作为战友的挽联!让我们永远记住这两个名字——鹿泉孟文跃、无极信文兵。

孟文跃:用生命唱响环保赞歌  

2018年9月5日,阳光和煦、秋高气爽,蓝天白云刷爆朋友圈。9月份的前5天,石家庄收获了4个好天气。

9月5日晚,繁星满天,万籁俱寂。22时50分,石家庄市环保局鹿泉区分局副局长孟文跃忙完了一天的工作,松了一口气。静谧的秋夜里,他和衣而卧,闭上了眼睛。可是这一次,他再没有醒来。

9月6日一大早,孟文跃离世的消息传开,已调到栾城环保分局的柏志贤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这种事情怎么可以开玩笑!”不同渠道的一条条消息接连传来,消息得到了证实。

柏志贤最初的惊讶尚未宣之于口,便转化为无尽的悲痛,“孟大爷怎么就这么走了呢?”

柏志贤曾经被借调至鹿泉分局,负责农村环境整治项目、生态村创建、连片整治等工作。这些工作都由孟文跃主管,柏志贤和一群年轻人跟在他身边,感受着他的言传身教,亲昵地称他“孟大爷”。

“跟孟大爷这两年学到的,让我受益终身。”孟文跃出殡这天,柏志贤专程赶到鹿泉,送他最后一程,“在我们年轻人心中,他就像父亲一样。”

一个什么样的领导,才能被年轻人称其为“父亲”?

工作中,他是走在前面的那个人

“孟副局长患有股骨头坏死和胃炎,但他长年忍着病痛的折磨,始终保持着乐观的情绪,工作中,始终冲在队伍最前面。”话说一半,鹿泉区环保分局局长白风强的眼中已满是泪水。

在一次对泄洪渠的例行检查中,孟文跃发现渠内有一股白色水流,判定水下有暗管,决定下水一探究竟。他不让年轻人下水:“水凉,你们要是被水激着,年纪大了以后会腿痛。”他穿上雨鞋,拿上铁锨,下到河底,挖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找到了暗管。

为了保证洨河出境断面水质达标,孟文跃拖着病腿,带队沿河巡查,一天走了20多公里。下班后,他又独自一人坐在办公桌前,仔细绘出排污口情况分布图,逐个标明排污口方位,为加强污水治理打好了基础。

那种劳动强度,对年轻人都是一种挑战。“我们一路走下来,都累得有些吃不消,何况他拖着个病腿!”

在孟文跃生前的最后一个月,他的腿痛加剧。为了不影响工作,每天中午,他都是趁着午休时间去针灸一个小时。下午一上班,总能在办公室找到他。

2017年,鹿泉区委、区政府为迎接第二届石家庄市旅游产业发展大会召开,决定改造山前大道,点名让孟文跃加入建设指挥部。这样一来,就需要脱离原单位工作,但孟文跃考虑到环保工作任务繁重,不愿意增加其他同志的负担,就拖着病腿两头跑。

“只要家里有人,就要给爸爸揉腿,每次他都痛得满头是汗。”儿子孟少左对父亲受腿伤折磨的情形记忆犹新。

2018年6月,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石家庄。孟文跃负责法制工作,每一起案件,他都要对处罚情况严格把关。白天忙完一天的工作后,晚上还要组织各科室对案件处罚情况进行会商,把握不准的则深入现场进行核查,经常工作到深夜。为了保质保量地按时反馈,他有时连晚饭都顾不上吃,泡方便面、叫快餐成了他的最佳选择。

“我们年轻人都吃不消,何况是病人。”同事们都记得,那阵子,常常加班到深夜。每次,孟文跃都会一个个把同事们送回家,看到大家进了家门才放心离开。

南水北调工程建设时,沿线农村环境整治十分关键,鹿泉区涉及到13个乡镇179个行政村。项目实施涉及发改、国土、水利等多个部门,时间紧、任务重、协调难度大。有段时间,项目进展缓慢,年轻人受了委屈,就把气撒到牵头这项工作的孟文跃身上。

“我不干了,你找别人吧!”柏志贤当时就把材料摔到了孟文跃的办公桌上。孟文跃却笑着说:“小丫头知道着急了,这是好事。冲我发火没关系,到了别的单位可要注意说话方式。”

忆起往事,柏志贤哽咽难言:“从那时起,越是困难的时候,我就越能沉住气,细琢磨,找症结,想办法。”

业务上,他是精益求精的那个人

2006年4月,孟文跃从当时的鹿泉市宜安镇党委副书记的岗位上,调任当时的鹿泉市环保局党组成员、副局长。

生态环境部专家到鹿泉调研环评改革工作时,孟文跃就《建设项目名录》内容,与专家们反复交流、探讨,提出意见和建议,正式发文时,有争议的部分按孟文跃的建议进行了修改。

不久后,应生态环境部邀请,孟文跃到北京参加了座谈会,他的经验材料《从14天到1个小时的跨越》受到了与会专家们的一致肯定。

孟文跃分管大气污染防治、污染减排、环境影响评价和环保法制建设等四项工作,各项工作的所有数据都深深地印在他的脑子里。

“只要有人问到这些数据,他随时张口就来,我们都没他记得准。”年轻人都愿意跟着孟文跃,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他总是带着大家边做边琢磨方法和技巧,业务知识提升的同时,也能学到为人处事的方法。

为了抓好“双三十”节能减排工作,孟文跃带队走遍了鹿泉各家企业,帮助企业淘汰落后产能,落实减排措施。2008年~2011年,鹿泉区连续四年以第一名的成绩入选河北省“双三十”节能减排工程优秀县。

执法时,他是面冷心热的那个人

2007年,石家庄某化肥厂被发现有偷排行为。孟文跃顶住各方面的压力,开出了10万元的罚单。在当时的石家庄,这种巨额罚款的力度前所未有。

处罚完企业后,孟文跃主动协调污水处理厂,对该化肥厂污水处理设施进行了技术指导和提标改造,使其达到了排放标准。“终于不怕检查,可以开着门生产了!”企业负责人满怀感激地说。

君乐宝公司在为牧场占地项目减排量发愁时,孟文跃主动协调,为企业节约资金100多万元。

2016年,鹿泉区成为河北省建设项目审批改革试点单位。孟文跃牵头制定了全国首个《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备案管理办法(试行)》,经省政府领导批示全面推行,大大简化了审批程序,平均办结时间由原来的14个工作日,缩短为不到1个小时。

短时间内,鹿泉区66家企业完成了环评备案,有力促进了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

生活中,他是把私事放在最后的那个人

今年,8月27日,孟文跃觉得特别难受,抽时间到医院做了胃镜,拿到药后就回到单位。

8月30日,小孙女在天津出生,孟文跃高兴得不得了,嚷嚷着等到星期六就去看孙女。谁知,随后就接到通知,星期六要进行“一问责八清理”专项工作督查。想到小孙女,孟文跃说:“那就等到下周六再说吧!”

“下周六”却永远不会来了。9月5日,孟文跃突发心肌梗塞,与世长辞。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不知他是否为未能成行的“下周六”,为能见而未见、能抱而未抱、能亲而未亲小孙女感到遗憾。

4.jpg

▲信文兵(左)正在检查企业。
 5.jpg 
▲信文兵生前的办公桌。
 6.jpg 
▲信文兵正在拆除非法生产场点。


信文兵:平凡人生不平凡的路  

2018年9月8日,星期六,石家庄晴,东南风2级,全天气温18℃~28℃,空气质量优。

在这个环保人最盼望的好天气里,石家庄市环保局无极县分局信文兵,静悄悄地离开了。他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50岁。

信文兵生前任张段固环保中队指导员,是无极县分局的一名“老环保”,大家都亲切地称呼他“老信”。噩耗传来,大家都不敢相信——这样一个可亲可敬的好同事,竟然就这样突然离开了。

生命中的最后一天

“老信,又这么早?今天周六,上班不用打卡。”9月8日一大早,无极县环保分局一楼大厅,环境执法大队常务副大队长高同金跟信文兵打着招呼,“没睡好吧,脸色这么差?”

“老信,早啊!”同事们陆续赶到,大家和信文兵打着招呼。

信文兵一向到单位都很早,同事们开玩笑说:“老信起得比太阳还早。”

“老信”并不老,1968年生人的信文兵,满打满算,也不过才50周岁。他1988年1月参加工作,1998年3月调入环保局,历任无极县郝庄环保所、张段固环保所、城关环保所、县直环保所、北苏环保所、东侯坊环保所副所长。20年的环保工作经验,这声“老信”让大家叫得心服口服。

8日上午,信文兵要和张段固环保所所长赵永杰,一起检查督导治污设施整改情况。上午11时左右,赵永杰突然发现信文兵脸色惨白,满头大汗,就赶紧劝他休息休息。信文兵却坚持着检查完辖区的6家企业后才往回走。

下午6时多,赵永杰听到有人说:老信走了。“去哪儿了?干啥去了?”赵永杰不相信上午人还好好的,怎么会这么突然。当明白信文兵已经离世时,赵永杰想到了老信上午的异样,不禁泪满眼眶。

和赵永杰一样,高同金听到这个消息时,根本不相信。想到早上和信文兵说话的情景,高同金后悔不已,也自责不已,没想到,那竟是自己和老信的最后一面。如果当时能劝老信去医院,老信是不是就会没事?

“他不会请假的,我们劝过他多少次了,他都不肯休息。”同事李猛至今仍不肯相信,那个朝夕相处、事事冲在前的老信,居然就这么悄悄地离开了,“要不是无意中撞见,我们都不知道他每天随身带着药。他血糖低,每天随身带着糖块。就这样也不肯歇,总说单位人手紧张,让我们先轮休。我媳妇刚生孩子,另一位同事家老人住院,就先休了。他总说等有时间了再去看病。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一直推到了最后……”

企业心中的“贴心人”

信文兵去世的消息传开,他生前负责的工业园区的企业负责人自发组织起来吊唁,送他最后一程。

“这么好一个人,怎么就突然走了?”提起信文兵,企业的负责人一致竖起大拇指,至今感情上仍接受不了他已经离世的事实,“虽然他是执法者,我们被他‘管着’,可他工作耐心细致,我们关系都很好,有什么事都愿意跟他说,让他给出出主意。”

在无极县,除了主城区的环保所,其他的环保所信文兵都待过。他业务精,又有耐心,跟企业打交道多,不管是立行立改,还是突击检查督导,他都是逐家逐户做工作,帮助企业做好环保工作。

“高高大大的个子、亲和的笑容,说话也不着急,有什么需要改正的,他都是耐心给指导,特别细致。”张斌是石家庄德凯利皮革制品有限公司负责人,他跟信文兵同龄,两人相识多年,感情很深。说起老信,他声音哽咽得几乎说不下去,“他太辛苦了,每次有问题都是到现场,事事亲力亲为,帮我们做了大量工作,对我们帮助很大,对他的离开……很难接受。”

“最初我也不懂什么环评手续,环保意识也不强。老信跟我说,环保是国家的一项基本国策,一定要对环保的事情重视起来。做企业不办环评,就像开车没有驾照,早晚要出事。”在信文兵的帮助下,张斌及时给自己的企业办理了环评手续。

在老信潜移默化的影响和督促下,2017年,张斌的另一个厂子也办理了环评手续。“如果没有老信,我这个厂子早因为环评等环保问题关门了。”张斌说,“像什么光氧催化、空气收集、污水处理,我都不懂,都是老信一步步教我们。有了环评手续和这些环保设施,这个厂子才能够正常开工生产,今年的效益很不错。”

管理找对方法,帮扶才是目的。这,就是老信的坚持,也是众多企业对老信念念不忘的原因。

环保局的咳嗽声

“再也听不到老信的咳嗽声了。”会议室里,不知谁感慨了一句。无极县环保分局副局长石贵强环视一下会场,却没看到那个高大的身影。石贵强有些失神,抬手擦了擦有些湿润的眼睛。

局里的人都知道,信文兵身体不好,肺炎很严重,经常咳嗽,今年还曾到市里住院治疗,可他一出院就直接到单位上班了。每次开会,都能听到信文兵的咳嗽声。有时大家忍不住催他:“老信,去医院看看吧!”信文兵总是笑呵呵地回答:“等不忙了吧,忙过这阵子我就去。”

可基层环保人哪有不忙的时候?在同事们的眼里,从1998年到环保局开始,老信就一直在忙个不停。

最早的时候,局里安排人到重点企业做驻厂员,要求24小时待命,吃住在企业,有时候凌晨三四时还要去查偷排偷放,老信从来没有喊过一声苦,没有叫过一声累。

之后不管是“一控双达标”、奥运会期间的空气质量保障,还是现在的“蓝天保卫战”,最忙碌的三个阶段信文兵都赶上了。环保工作量非常大,信文兵一直冲在最前面,几乎没有休息的时候。

“老信对同事特别热心,有次我无意中说了句爱吃酸菜,他们家做了酸菜,就特意给我带了一些来。”金巧宣是信文兵在张段固环保所的同事,她对老信印象最深的,除了不停地咳嗽,就是随时随地补觉。

按局里的安排,信文兵每两周要值三次夜班,而值班的人员,一般都要参加局里安排的夜查。每次夜查完都到凌晨3时左右,第二天还要照常上班。睡得晚,起得早,信文兵就抓紧一切时间休息,“老信坐着都能睡着,说着话也能睡着,他实在是太累了。”

家中永远缺失的那个人

信文兵是个合格的环保人,却是个“不孝”的儿子。

信文兵的父亲已经去世,母亲已经七十多岁,因为工作忙,他很少在老人身边尽孝。前两年,老人不小心摔伤腿,却不肯拖累他,催着他去上班。同事高同金到信文兵家里找他,正好看到老人在费力地起身。

“老人的腿不能动,就在床头绑了根绳子,把绳子的另一头攥在手里,拉着绳子慢慢起身。”时间过去了两年,高同金仍不能忘记当初看到的那一幕。

信文兵去世后,老母亲心脏病发作住了院。他的爱人接受不了他突然离世的打击,精神崩溃,被送到医院由专人看护。信文兵儿子大学刚毕业,父亲突然离世、奶奶病倒、母亲精神崩溃,一连串的变故,让他手足无措。

“婶子,我没照顾好兄弟。”无极县环保分局局长赵东辉拉着信文兵母亲的手,没忍住眼泪。信文兵从没和谁说过,他和自己的局长是同学,更没借此关系提过任何特殊要求。看到他的母亲,赵东辉感到自己愧对老信。

“他就这么走了……”病床上的老人形容憔悴,看到儿子的同事和领导,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信文兵的爱人一直安静地站在一旁,大家离开时,她突然喃喃开口:“你们又来叫老信开会呀?老信开会从不迟到,他一分钟也不会晚……”

(逍遥客)

版权声明:本网注明来源为“国际环保在线”的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本站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http://www.huanbao-world.com 。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仅为传播资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首页 | 资讯 | 水务 | 大气 | 固废 | 人物 | 政策 | 名企 | 全国 | NGO

电脑版 | 移动版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17 广州益起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1386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