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水务 大气 固废 绿色发展 自然资源 NGO 人物 国际新闻 环保会客厅 企业 会展 全国

人物

旗下栏目:

老袁曾和电鱼人搏斗时被电鱼人用刀子割断了手筋

来源:反电鱼联盟 作者:汪懿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5-01 00:08:41

“你们的人都到齐了吗?”“都已经到了,他们现在就在码头的大门口等着呢。我差不多十五分钟后也就快到了。”挂断老袁的电话,我不由得加大了油门。车子在空无一人的山路上疾驰,周围都是黑漆漆的夜幕。湿漉漉的柏油路面反射着车灯,提示着不久前刚刚下过一阵雨。江南的四月本来就多雨,虽是仲春花开时节,但是晚上特别是后半夜还是能让人感到一丝丝料峭的春寒 。就在三天前,接到渔政小姐姐的通告:4号凌晨将会有一场执法行动,由袁益平站长带队前往七里垅进行双禁巡查,邀请反电联盟志愿者一起参与协助!

桐庐县远景

城市的夜空都是那么闪亮的,老远都能看见被灯光染成橘红色的夜空。此时到了崖口的沿江大道上,江里翻涌上来雾霭遮挡住了这夜空最后的一抹色彩,也让我放慢前行的脚步。飘渺的云雾让人产生幻觉,记忆的碎片不断在脑海闪现。“违法的事情不要去做,电鱼是违法的……”,冲在前面的老袁在控制住电鱼人后又在谆谆教嘱起电鱼人了。碎片显示的是2017年12月22日,富春江窄溪段张家溪口村蹲守抓捕电鱼船现场。由反电志愿者提供情报,在渔政老袁、老陈、朱站等主要成员组成的执法小组执导的剑鱼行动圆满取得了成功,开启了渔政和反电联盟的合作篇章。

“昨晚睡得好不,几点睡哒?”“习惯了,晚上也睡不着,十二点才睡,将近睡了两个小时。你女儿感冒啦?”“昨天四点开始发烧,折腾了一个晚上……”昏暗的车厢里,老袁和朱站拉着家常。时间显示的是2018年6月13日凌晨2:10,在去往分水江元川村的路上。分水江自四月起被划定为禁渔区后,渔政执法人员的担子就重了好多。因为非法捕捞行为常常发生在后半夜,以至于像老袁他们这样的老渔政往往烙下职业病:半夜不睡觉!经常凌晨的这个时候出去巡查,家里亲人有个头疼脑热的也顾及不上。我自从加入反电志愿者后也随同他们一起巡查了十几次,只有感同身受才知道其中的艰辛与不易。

老袁在执法现场

滋啦……脑回路一闪,又一个碎片浮现在脑海。“你们是怎么搞哒,我都报警十几次了你们每次都姗姗来迟,这次居然都不来了。”“你听我解释。首先谢谢你热心举报,这点我是欢迎的。今天为什么不出警?情况有点特殊,站里总共七个人,只有两个会驾驶巡逻艇。一个前天杭州总部培训去了,另外一个老同志刚刚接到电话儿媳妇就要临盆生小孩赶回去了,我总不可能把他召回来。做人总得讲点人情的,所以今天没有办法出警了。这样好了,有空你来站里,我们好好谈谈!”耳畔的这段对话好熟悉啊!哦,想起来了。那时我刚接触反电联盟,发现电鱼马上打举报电话。以为打了电话渔政就能马上过来把电鱼人给抓起来,可是前前后后总共打过不下十通电话,一次也没有把电鱼船给逮牢,总是来迟一步。坊间流传一些乱七八糟的非议说渔政收了电鱼人好处,故意来迟的。更有甚者说亲眼所见渔政收了好处,高档鱼,香烟等等,难怪每次都来迟啊。

“谈谈,好呀,那就谈谈。我明天就过来找你,看看你能说出个一二三来。你刚才说的那些不会是自己编的来糊弄我的吧?”所以第二天,我就带着满腹狐疑去找当时的渔政站站朱建深入交谈了一次。原来,每次发现电鱼人报警都差不多是中午12点,这个时间段刚好是他们午餐时间。渔政码头距离食堂要有十分钟的车程,狡猾的电鱼人掐准了这个时间段出来电鱼。渔政有时刚端起碗就接到电话,马上饭也不吃就出发了。一来一去,等他们把冲锋舟开到事发地,已经过去三十多分钟了。难怪,每次电鱼作案都只有短短二十分钟。这些人太狡猾了。

永远的伤痕:老袁和电鱼人争夺电鱼机电瓶时被电鱼人用刀子割断了手筋

“听坊间流传你们渔政有人收了电鱼人的好处,打保护伞给他们通风报信。”我呷了一口递上来的龙井茶漫不经心地说道。朱站面对突如其来的提问,有些愕然,眼神里看得出有一丝愤怒。“好处,什么好处?我也刚今年八月份调过来当站长,以前的我不知道。但我以人格担保,据我了解的情况我们的人不会拿自己的工作、前途去换取蝇头小利。我们收到的好处只有非法捕鱼人的谩骂,扔来的石头,人身威胁。像我们站的老袁――袁益平副站长就经常收到各种威胁,家里的玻璃窗半夜不知道被石头扔破多少次,他自己也受到过伤害。他右手的小拇指是残疾的,就是有次和电鱼人争夺电鱼机电瓶时被电鱼人用刀子割断了手筋。还被电鱼人两兄弟摁到烂泥田里暴打,好在我们的人及时赶到,不然命都要没了。他那个手指头,因为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永远地留下了残疾。”“只要你有证据指出有哪个人拿了电鱼人的好处,我立马开除他。该撤职撤职,该法办法办。”朱站愠愠道。我到现在还能清晰回忆起朱站当时这个眼神,愠怒中又有一丝凛然!所以做事我们多一些沟通就少一些误解,多一些调查就少一些茫然,道听途说终究是流言!多一些理解和宽容,就会让事情变得美好!

我在后来的联合行动中也看到了朱站所说的老袁,第一眼看去就很慈祥和蔼的感觉,如果不穿着渔政制服我觉得更像是一位师者。他那右手的小拇指好像永远伸不直,有一道长长的疤痕。每次行动总能看见他的身影,每次行动结束总不忘感谢我们志愿者。渔政小姐姐也说了,老袁是渔政站里的老黄牛,兢兢业业在渔政干了35年了,桐庐渔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离退休不远了,但是无论是日常的巡查还是紧急执法,他都冲在第一个。用他自己的话说:我还好,既然选择了这份工作,大道理说不来,但作为曾经的军人和一个共产党员,能力有限,但我尽力了,也对得起自己选择的这份工作了……听到这些,不禁让人肃然起敬!几十年如一日,桐庐的大地上挥洒过他的汗水,富春江的江水融入过他的血水。面对威胁和伤害,他硬是把泪水咽了回去。一个真正的军人!什么也不要说了,我们志愿者全力配合你们,因为我们曾经都是士兵!

美丽的富春江

车子继续在沿江大道前行,记忆的碎片仍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不断闪现。现实生活不可能像电影那样有设定的情节、圆满的结局,它总是由这样那样零零碎碎的经历变成一种记忆沉淀在脑海。作为反电志愿者,这段经历可能是我人生的一大财富。也许明天,也许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天你会离开这里,当你想起这些往事、这些朋友你就会感到充实。老袁,朱站,白菜,丹妮,杉杉……,这些素味平生的人因为一个共同信念的现在走到了一起。也许现实不可能像电影那样有一个完美的结局,也不知道明天的结局是怎样。一句话:为了心中的梦想,我们尽力就好了!现在朱站已经作为后备干部调离渔政岗位,富春江也纳入双禁范围,老袁他们的压力更大了。天空,橘红色的光团再次出现在眼前,我拿起了手机:“喂!老袁,我已经到了……”

(编辑:Wendy)

版权声明:本网注明来源为“国际环保在线”的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本站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http://www.huanbao-world.com 。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仅为传播资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首页 | 资讯 | 水务 | 大气 | 固废 | 绿色发展 | 自然资源 | 企业 | NGO | 会展

电脑版 | 移动版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7-2019 国际环保在线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1386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