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水务 大气 固废 绿色发展 自然资源 NGO 人物 国际资讯 环保会客厅 企业 环保展会 全国

人物

旗下栏目:

他们,在鄱阳湖守护越冬候鸟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作者:钟南清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1-12 09:03:47

“鄱湖鸟,知多少,飞时遮尽云和月,落时不见湖边草。”

江西鄱阳湖是中国最大的淡水湖、世界最大的鸟类保护区,每年到鄱阳湖越冬的候鸟多达60万-70万只,其中白鹤最多可超过4000只,占全球白鹤种群的98%以上。

在这个“候鸟天堂”,有这样一群人,几十年如一日守护着越冬候鸟。初冬时节,记者走进鄱阳湖区,寻访他们为保护越冬候鸟所做的点点滳滳。

李春如:候鸟医院的唯一员工

位于都昌县多宝乡洞子里村的马影湖,是越冬候鸟每年到达鄱阳湖的第一站。洞子里村农民李春如,是鄱阳湖区第一个知道越冬候鸟到来的人。

今年74岁的李春如从1982年开始在都昌县左里乡、多宝乡保护候鸟。两个乡共有27个村,湖面管护区沿鄱阳湖7.3公里、9万多亩。

由于常年居住于此,李春如对候鸟到来的时间、数量、种类、生存环境、北归时间等情况都了如指掌。“粗声的是白头鹤,细声的是灰鹤,尖声的是小苍鹭在向母亲讨食呢。”李春如说。

2008年1月,鄱阳湖地区出现严重的冰冻灾害。一天早上,李春如在巡湖时发现2只白琵鹭被冻僵在冰面上,翅膀结了冰、脚不能动弹,发出声声哀叫。李春如冒着冰可能破裂、人可能掉入湖中的危险,敲碎了坚冰,把它们带回家救治。经过20多天的治疗,2只白琵鹭恢复了健康。1个多月后,李春如把它们放归了大自然。

多年来,李春如先后在乡村退休老干部、老党员中发展了46名义务护鸟员。2013年2月,李春如自筹资金3万多元,建起了中国鄱阳湖都昌县候鸟救治医院,一人身兼院长、医生、护士多职。目前,医院救治放飞的候鸟已有14749只,还有2只因先天性残疾失去觅食能力的苍鹭在医院生活。

王小龙:得罪人也要保护候鸟

记者见到王小龙时,他的左手吊着绷带。今年9月20日,王小龙在巡湖时不慎摔伤,经医院诊断为左臂粉碎性肱骨骨折。而这样的受伤经历,在他多年工作中并不少见。“真希望我的伤能尽快好起来,早点回去保护候鸟。”王小龙说。

1987年,王小龙从部队退伍,分配到江西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工作,目前担任吴城保护站常务副站长。每月10月至翌年3月,王小龙要在每天早上5时左右起床,攀上吴城保护站20多米高的瞭望塔,用望远镜观察候鸟聚集方位,再冒着刺骨的寒风出去巡湖。30多年来,他已徒步巡湖20多万公里。

1992年冬天的一个凌晨,王小龙在巡湖蹲点时发现有人在偷猎候鸟。那时通信尚不发达,王小龙徒步9公里赶往保护区管理局报告。警方立即赶往现场,当场查获17艘涉案船只,抓获34名犯罪嫌疑人,收缴国家二级保护珍禽白额雁385只,进而侦破了一起捕杀、供销、贩运一条龙的重大盗猎案件。

王小龙是吴城镇人,查处打击偷捕盗猎犯罪,乡亲们经常骂他不顾情面。“只要是为了保护鄱阳湖的候鸟,即便得罪人我也要干到底,而且要越干越有劲。”多年来,他查获多起乱捕滥猎鸟类案件,先后救护放飞鸟类310只。

王小龙知道,光靠现场“堵”难以从源头阻止犯罪。他经常和同事深入湖区的村庄、社区、学校,挨家挨户、上船登艇向群众宣讲保护区政策法规,呼吁大家共同营造爱鸟护鸟的生态文明理念。

李跃:保护候鸟视同生命

“保护候鸟与我的生命同等重要。”对李跃来说,这句被他挂在嘴边的话,已成了人生信条。

2008年冬,李跃出任都昌候鸟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此后每到候鸟季,他带领保护区工作人员起早贪黑、顶风冒雪,在难以行走的滩涂草洲中,一片片水域、一条条岸线、一块块洲滩逐一巡查,消除每一处候鸟越冬隐患。

多年来,李跃带领工作人员巡护里程近10万公里,排查投毒险情60多次,清理“天网”126公里,砍断竹篙3万多根,烧毁作案船只4条,没收作案摩托3辆。2010年冬,李跃在制止一起非法捕捞过程中,被30多名不法分子打断了3根肋骨。

 2016年12月的一天早上,李跃在监测中发现一只东方白鹳在湖区腹地一动不动。他和另外两名工作人员,在齐腰深的淤泥里艰难行进了2个小时,终于来到严重冻伤的东方白鹳身边。李跃把东方白鹳抱在怀里为它取暖,自己却因为长时间受冻患上了肺炎。

李跃欣慰地告诉记者,如今,都昌县已经成立了5个候鸟保护协会,每个协会都有50多名志愿者,为保护候鸟无私奉献着。

 叶久怡:获得国际大奖的护鸟农民

2006年,因为保护候鸟获得全球自然基金(GNF)“生命湖泊最佳保护实践奖”的中国农民叶久怡,成了鄱阳湖区的明星。

叶久怡是永修县吴城镇荷溪村村民,祖祖辈辈生活在吴城镇。1983年6月,江西省政府批准建立江西省鄱阳湖候鸟保护区,吴城镇是核心区。1988年,保护区要建候鸟观测点,叶久怡主动把自家门口还挂着果子的布朗李砍了,让出一块高地建起观测点,他自己也成了观测站的义务护鸟员。

为了护鸟,叶久怡买了望远镜,每天早上骑着摩托车到各处观察点观察鸟的栖息觅食情况。经过长期接触,叶久怡成了鸟类土专家。“只要远远地听见叫声我就能分辨是什么鸟,能分辨它们是与亲人失散了还是找不到吃的,是在和同伴嬉戏还是受到了惊扰。”叶久怡说。他还坚持对候鸟的种类、数目、习性等做记录,协助保护站建立档案。

2011年12月的一天早上,叶久怡发现湖中有10多只天鹅浑身哆嗦,凭经验判断这些天鹅可能中毒了。他不顾冬季湖水冰冷刺骨、水面冰碴未化,趟进湖里抱起中毒的天鹅逐个喂药。等他满身大汗地喂完药,才发现腿上已结上了厚厚的冰碴。

如今,已经65岁的叶久怡依然坚持每天早晚去湖边巡视,儿子叶星也成了他的助手,和他一起保护鄱阳湖的候鸟。叶久怡说:“相信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为候鸟保护贡献力量。”

(编辑:逍遥客)

版权声明:本网注明来源为“国际环保在线”的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本站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http://www.huanbao-world.com 。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仅为传播资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首页 | 资讯 | 水务 | 大气 | 固废 | 绿色发展 | 自然资源 | 企业 | NGO | 环保展会

电脑版 | 移动版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7-2019 国际环保在线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1386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