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水务 大气 固废 绿色发展 自然资源 NGO 人物 国际资讯 环保会客厅 企业 环保展会 全国

土壤修复

旗下栏目: 土壤修复 濒危物种 林业矿业

柳州废矿山十年复绿——实地走访一座喀斯特地貌城市的“去疤”之路

来源:环境与生活杂志 作者:廖素冰 刘军民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7-30 11:09:15

广西自治区的柳州市是一座喀斯特地貌城市,被称为“奇石城”,也是中国为数不多的市区被众多山头分割的城市之一。上世纪70年代以来的建设大潮裹挟着它被剖山碎石,一度满目疮痍。直到2006年,柳州开始制定矿山修复规划,清理地质灾害,平整土地,用适应当地生态的V形槽模式复绿了一座座山头。远望过去,甚至看不出修复的痕迹,绿水青山浑然一体。那么,柳州是如何做到的呢?6月25日,《环境与生活》杂志记者来到这里一探究竟。

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大龙潭公园里山水相互映衬

市区三分之一面积被石山占据

在柳州市区随意问一位路人:你知道市区有多少个山头吗?几乎无人能准确回答上来,因为山头实在太多,没人在意有多少座,就算在意,也数不过来。整个柳州市区被群山环绕,一条柳江穿城而过,有山有水的柳州就像一个风景奇绝的大盆景,所以博得“奇石城”的美称。传说中的壮族歌仙刘三姐就在市区内的鱼峰山羽化登仙。柳州本地的摄影爱好者也最喜欢登高拍摄绵延不绝、雾气笼罩的柳州群峰。云山雾罩的景色颇有欧阳修笔下的“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的韵味。

然而,这样独特的亚热带群山美景,一度被“毁了容”。

柳州与大名鼎鼎的近邻城市桂林一样,是典型的喀斯特岩溶地貌,海拔在85至105米之间,东、西、北三面环山,且绝大多数是石灰岩。有统计数据显示,柳州市区内共有石山83座,面积2305.27公顷,占市区总面积的35%。这样丰富而近在眼前的石山地质条件成就了上世纪70年代开始的城市建设潮。随着柳州市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不断加大,建筑石料的需求量和价格也随之大幅上升,众多石灰岩山头就自然成了开采对象,大小采石场应运而生。开山炸石的爆破声不断,一车车石料被拉到各个建设工地,市区里和市区周边郁郁葱葱的山体一度被炸得满目狼藉。曾经俊秀的山峰乱石裸露,犹如一处处刺目的伤疤。

随着城市外扩,郊区和农村的山体也跟着遭殃。据统计,整个柳州市被开采的石山有200多座,最高年开采量曾超过1000万吨,造成了30余座裸露的山体。如果只是风景被破坏也就罢了,随之而来的地质灾害却无法回避。柳州是亚热带季风气候,高温多雨,每到七八月的暴雨季节,因炸山而造成的石块岩体松动,被雨水冲刷后不时有石块滚落下来,令人防不胜防。从公开的媒体报道中,柳州山石滚落的新闻并不少见。2018年7月的《南国今报》就报道了一则市区加油站旁有两块数吨重巨石滚落地面的新闻,令人闻之胆战心惊。

正在修复施工的柳州市老虎山采石场,雨后的地面泥泞不堪。

这种情况在2006年开始引起重视。2015年,《中国青年报》曾采访了时任柳州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肖慧,她表示从2006年起,柳州便启动了山体治理复绿工程,柳州市区群山开始“整容”。截至2012年,城区采石场数量由原来的22个减少到4个。而现在市区所有采石场均已关停,山体已重新披上绿衣。

这样卓有成效的治理引起《环境与生活》杂志记者的注意。6月25日,《环境与生活》记者来到柳州,实地探访了几处山体修复工程,并采访了相关管理部门和修复项目承建方。

岩壁上挂“花盆”种草木

6月末的柳州已经进入多雨季节,上游地区不断下雨,涌入的洪水令原本清澈的柳江变成了泥汤色。在时晴时雨变幻莫测的天气中,柳州市自然资源局生态修复科李科长从市区驱车半小时左右,带领记者来到正在进行矿山修复工程的老虎山采石场。据李科长介绍,老虎山采石场是离市区较近的一个废旧矿山,大约在2009年停采,从2019年开始启动治理工程,总投资约2300多万元。记者在现场看到,覆盖裸露山体一面的架子,工人在架子上工作。山体有的地方盖着绿网,地面泥泞不堪,但还算平整,没有大小坑洼。

柳州市鱼峰区吴家山采石场A-W1危岩治理前

柳州市吴家山采石场A-W1静态爆破清除危岩完成后

李科长指着山体,向记者介绍了修复工程的具体方法。一般来说,炸山采石之后,山体石块松动,容易落石。因此修复的第一步是危岩治理,也就是清理那些松动的石头,稳定边坡,该运走的运走,该爆破的爆破,该加固的加固。一般用钢筋锚杆钉住的方式加固。

柳州市鱼峰区吴家山采石场A区V形板槽植入的钢筋

危岩清理完之后,第二步就是做V形板槽,也就是在山岩上打小洞,植入与山壁保持一定角度的钢筋,沿着山体走势依序排列,然后在其上挂上钢丝网,看起来就像一个条形花盆。“花盆”有了,开始往里填土,工人需将配制好的泥土一点点往上搬,没有现代机械可以代劳。最后一步自然就是种植了。将耐旱、生命力顽强的草种和粘结剂混合,混喷到V形槽里,然后浇水,等待发芽、长大,至少一年的养护期以后,根系才能抓牢泥土和槽体,扎入岩壁深处。槽里还间种着适应当地气候的灌木、杂木。

记者担心地问:“时间长了,泥土和花草种子会不会随着雨水冲刷而流失?能保持多久?”

“保持的时间挺长久的,就像花盆里种花一样,我们在选种方面有严格要求,要选常年生木本科的植物花草,它们的根系会慢慢长大、扩散,在V形槽周围慢慢形成网状,就变得牢固起来。”李科长回答说。但他也承认,刚开始尝试的时候没有经验,有少量V形槽脱落。随着经验积累以及V形槽的设计不断改进,如今成功率已大大提高。他表示,目前在广东、广西等南方地区,这是一种比较成熟实用的技术,柳州的矿山复绿工程多采用这种方法。

对多雨天气、石块易松脱掉落的南方地区而言,V形槽还有一层安全防护作用。假如山体碎石滑落,滚下来的石头会先撞在V形槽上,力量得以缓冲,或者就干脆停在槽上,避免事故发生。

柳州市鱼峰区吴家山采石场A区浇筑绿化V形槽

除了清理危岩,就是种植绿化,如此看来,矿山修复技术似乎没啥高科技含量。李科长认为,经过检验的成熟技术才是最实用的,“技术上就是根据当地气候、矿山结构采用不同的传统方法,我们也不追求什么高科技含量。”随行的生态修复科工作人员小叶补充说:“适合的才是最好的,我们是靠实践摸索出来的,外地有关机构还来我们这边取经呢,我们也到广东去学习新经验。”

马鞍山采石场山壁上的V形槽,植被经过近一年的生长,仍未能遮住施工痕迹。

《环境与生活》记者了解到,柳州当地矿山多是平面开采,不像北方地区的洞采会留下深坑、地面塌陷等问题,这里基本没有深坑,因此不太需要回填。偶尔向下开挖,也可以因势利导,直接做成景观湖,或者直接覆土其上做绿化。

柳州市鱼峰区吴家山采石场A-W7危岩治理前

A-W7静态爆破清除危岩完成后

版权声明:本网注明来源为“国际环保在线”的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本站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http://www.huanbao-world.com 。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仅为传播资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首页 | 资讯 | 水务 | 大气 | 固废 | 绿色发展 | 自然资源 | 企业 | NGO | 环保展会

电脑版 | 移动版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7-2019 国际环保在线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1386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