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水务 大气 固废 人物 政策 名企 全国 NGO

VOCs

旗下栏目: 脱硫脱硝 VOCs 除灰除尘

环保部:全国推广散乱污企业综合整治,彻底清理!环保部不再大撒网执法,是一年几个重点任务,一干到底

来源:粉尘VOCs治理在线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3-05

危废处置去向不好找?超低排放和脱硫废水零排放太贵?VOCs治理咋弄?高浓废水咋处理?环评手续繁琐?自主验收怎么办?

今天上午10点,环境保护部将召开2018年2月份例行新闻发布会,发布会由环境保护部宣传教育司司长、新闻发言人刘友宾主持,环境保护部大气环境管理司司长刘炳江,国家大气污染防治攻关联合中心副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贺克斌向媒体介绍我国大气污染防治有关情况,并共同回答大家关心的问题。

  0 (1).jpg



新华社记者:去年,环保部采取了一系列强有力的环保执法行动,虽然取得成效,但人们也担心这种“运动式”执法能够维持多久?请问,如何才能建立环境执法长效机制?


刘友宾:大家非常关心环境保护的长效机制问题,什么是长效机制?最好的长效机制就是依法办事。强化督查不是“运动式”,更不是“一阵风”,它本身就是长效机制的具体体现。


2017年,环境保护部启动了为期一年的大气污染强化督查工作。强化督查实施以来,建立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6.2万家“散乱污”企业、6.4万台燃煤锅炉、8919家错峰生产企业及清洁供暖改造等4本台账;截至2018年2月底,28个督查组对21万个企业(点位)进行执法检查,发现各类涉气环境问题3.6万个,督办突出问题2万件;有效应对重污染天气,纳入应急预案的企业从9000多家增加到五万多家,极大地减轻重污染天气的影响,得到社会广泛关注,也有效保障了《大气十条》的圆满收关。


强化督查是环境执法的有益探索和实践。2015年1月1日实施的新环境保护法,被人们称为“史上最严环保法”。社会各界对环保法的实施寄予厚望,希望环保法“长出钢牙利齿”。可以说,强化督查正是新环保法长出的“钢牙利齿”,新环保法赋予环境执法的权力和手段得到比较充分的运用,推动解决了一批群众反映强烈的环境问题,对打击违法排污、改善空气质量、促进产业结构调整,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强化督查至少有三个特点:


一是突出执法重点。在区域上更加突出京津冀及周边这个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地区,在时间段上更加聚焦于秋冬季这个特殊时段,在行业上更加聚焦涉气的“散乱污”企业。


二是提高执法效率。通过异地执法,交叉执法,优化执法方式,调整执法策略,既让环境执法人员互相学习,也有效破解了地方保护主义。强化督查使用网格化管理,借助科技手段,提高执法精准度。


三是切实传导压力。强化督查的督查、交办、巡查、约谈、专项督察“五步法”,环环相扣,较真碰硬,咬定青山不放松,严肃责任追究,有效地震慑了各类环境违法行为。


强化督查积累的有益经验,可复制,可推广,相信在今后的环境执法中这些好的做法一定能够得到继续推行,一定会在今后的环境执法中继续焕发生机与活力,用环境执法新常态促成环境守法新常态,捍卫法律威严,让人民群众拥有更多的环境质量获得感。


刘炳江:第一个问题我稍微补充一下,大家可以换一种思路考虑,理论上说一个污染越严重、治理任务越重的地区越应该配置更多、水平更高的执法人员,应该用这种做法。目前,还不是根据质量改善要求和治理任务的繁重程度来配置执法人员,去年的强化督查,调集5600人是执法人员的优化配置,实际是就是一种有益的尝试。


另外,打攻坚战就要有一些创新,大家都知道扶贫攻坚战有驻地工作队,什么时候脱贫什么时候撤。6.2万家散乱污企业及集群为什么长期得不到解决,5.6万台燃煤锅炉为什么一直淘汰不了?环保部就是一竿子插到底,督促彻底清理干净,某种程度上这是一种建立长效机制的探索。空气质量不改善,这种方式会成为一种常态。另外,环保部现在的做法不像以前大撒网执法,而是一年确定几个重点任务,不干则已,一干就干到底。


第二个问题说这一轮的污染是不是有所放松,我现在还没看到数据。如果你回顾过去的情况,每到季节交换的时候,都容易出现重污染过程。虽然说有的城市前5个月改善的很好,后面1个月不怎么改善也能完成既定目标。但中央布置了打赢蓝天保卫战,“2+26”城市又有空气质量改善的新目标,如果现在放松,全年的目标可能就完不成。



凤凰卫视记者:为治理空气污染,环保部组织大规模督查执法活动,效果很好,但是民间有一些说法认为,一些企业停产限产遭受的经济损失过大,是不是我们付出的经济成本、人力的代价太大了?如何平衡治理污染和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


刘炳江:这个问题从来就没断过,一直以来都有很大的争论,我想大家都感觉到2017年是环保执法力度最大的一年,也是清理整顿“散乱污”企业力度最大的一年。在如此大的执法力度下,中国宏观经济尤其是工业经济表现怎么样,这里我给大家共享一组数据。看待环境与经济问题的时候,大家一定要从宏观上看,从整体上看,从长远来看。2017年全国工业生产增速扭转了自2011年以来连续六年下降的态势,呈现企稳向好的发展态势,主要工业产品产量出现积极的变化,这是第一个结论;2017年工业产能利用率为77%,同比回升3.7个百分点,结束了自2012年以来连续五年的下降态势,大家会认为受冲击最大的是钢铁行业,统计显示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产能利用率提高了4.1个百分点。我想环境与经济的关系大家一目了然。


据统计局对全国574种主要工业产品实物产量统计,2017年产量实现增长的数量为408种,较2016年提高了4.4个百分点;从企业的利润看,2017年1-11月全国规上工业企业利润率同比增长21.9%,增速较上年提高了13.4个百分点。如果像你说的那样,对经济造成了大的损失,那么宏观上看这些数应该都是负的,而事实上恰恰相反,都呈现的是大幅度增长,企业利润率大幅度增长,产能利用率明显改善。


我们再来看一下“散乱污”企业,2017年我们重点对“2+26”城市开展了“散乱污”企业综合整治,涉及6.2万家,我们说的“散乱污”综合整治,是扶堵结合,扶持环境绩效好的企业,打击非法的、“黑色”经济。我们也组织做过深入分析,如果“散乱污”企业全部安上高效治污设施,那么这些企业不仅钱挣不到,甚至还得赔本,这些企业之所以能长期存在,就是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环境成本内部化没得到落实,所以赚的都是污染环境的钱。


“散乱污”企业综合整治,换来了环境质量改善,促进了动能转换,提升了城市品位,从更深层次激活了生产要素,达到“一石多鸟”的目标。


一是,据专家估算,2017年“2+26”城市“散乱污”企业整治对PM2.5浓度下降贡献率达30%,切实解决了人民群众身边的污染问题,因为群众对“散乱污”企业投诉量是最大的。


二是推动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了产业转型,解决了“劣币驱逐良币”的问题。举个例子,河北省廊坊市文安县原有2000多家胶合板企业,原来年纳税额只有两亿多,综合整治后,规上企业数量从39家增加到100多家,纳税额也翻番了,你们可以去那里看一看,原来企业周边环境脏乱差,现在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群众普遍叫好。


三是落实全面依法治国,营造公平公开的市场环境,这里有一个例子,就是邯郸永年区的特色产业标准件产业,整改前有9000多家,通过集群整治,市场环境得到优化,国内外客商云集永年,引进了21个高端标准件项目,总投资达到230多亿,实现产业向中高端迈进。我们现在整治散乱污企业,与国家提出的推动高质量发展是一脉相承的。


环保执法打击的是违法企业,是黑色的GDP,扶植的是合法企业,是绿色的GDP。在执法过程中,肯定会对一些违法企业、不达标企业造成较大冲击,甚至关停淘汰,我想这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规律,历史欠账总是要还的,“散乱污”企业综合整治还要进一步向全国推广,请大家客观理性来看待这个问题,谢谢。




科技日报记者:大家都知道今年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空气质量在好转,但是长三角地区貌似有所反弹,公众对东三省、汾渭平原的大气情况也比较关注,我想问一下未来对这些区域会采取哪些大气污染防治举措?


刘炳江:你观察很细致,今年1月份长三角的空气质量污染有所反弹,确实是事实。我想告诉大家的是,空气质量受气象因素影响较大,一个月的反弹、一个季度的反弹是很正常的,北京去年1月份增长70%,而全年下降了20%。1月份全国空气质量总体是改善的,但长三角PM2.5增长了20%左右,因为1月份长三角出现不利气象的天数比较多,大气污染物扩散条件比前几年要糟糕,气象条件是恶化的。


从国际经验看,空气质量往往是采用三年连续滑动的数据进行评价,我们说珠三角是不是达标,不是说一年达标了,而是看你连续三年达标。所以一个月、一个季度,甚至半年、一年空气质量波动有时候都是很正常的。我们会客观理性看待这个问题,目标全年完成就行,中间波动一下很正常。


说到京津冀的改善,大家可能联想到长三角还有东北三省大气污染的问题。全国《大气十条》五年任务都圆满完成了,但是京津冀取得的成绩比较大,其他地区就显得落后了。东北三省主要是供热和秸秆焚烧的问题,小锅炉清理不到位,秸秆焚烧没有出路,问题的关键非常清楚。长三角是重点区域,改善也非常明显。汾渭平原是倒L型的,污染团就在渭河平原和汾河谷地里相互传输,城市之间受影响还是比较明显的,涉及到陕西、山西和河南三个省。许多专家在呼吁,要对其进行集中的治理。我们也专程去做了调研,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做调研。


下一步,我们会进一步加强研究,力争纳入到国家重点控制区域,实行联防联控。在进行未来三年蓝天保卫战的时候,一年一个战役,一个战役接一个战役,推动空气质量的不断改善,谢谢。



路透社记者:我们看到,一月份长三角和珠三角的PM2.5浓度上升,有一种观点认为是受气象条件影响从北方传输过来的,也有人认为是北方企业南迁导致的,请问您是否认同?此外,如果长三角地区污染问题非常严重的话,环保部会不会像治理京津冀地区空气污染一样采取一些特别的措施?


刘炳江:谢谢。1月份甚至2月份长三角空气质量在恶化,这是事实。大家这么关心,我们团队也在分析,比如说恶化20%,有多少是气象原因造成的,有多少是排放量增加造成的。刚才贺院士介绍,北京从73微克下降到58微克,70%是努力的结果,30%是天帮忙的结果。那个是看“人努力天帮忙”对PM2.5下降的贡献,这个是看PM2.5增加的原因,目前我们正在进行详细分析,分析完了才能得出结论。


京津冀确实有一些过剩的产能在限产,就是错峰生产。但是,全国看一个行业总产能的利用率,肯定各地有高有低,我们利用环境容量进行宏观调整,充分利用不同区域的大气环境容量来优化布局,我觉得这是科学的。我看了一下统计数据,全国的钢铁产量增长了3.8%,河北的产量下降了2.3%,江苏增的比较厉害。这实际就是一种倒逼机制,当然,我们也不希望污染企业向长三角区域转移。


有人说长三角的污染是北方吹过去的,我觉得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说法。自己治理不下功夫,非去怨别人,耽误了自己治理大气的机遇,如果大家都有这种思想是了不得的。更何况长三角和京津冀是两个不同的空气流场。


所以第一个问题,可能我们要做深度分析。第二个就是谁传输给谁、谁吹给谁的这种思想要不得,自己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地方人民政府对本地的环境质量负责,不能怨天尤人,总是说别人传输给你,就把治理大气污染的机遇给耽误了。谢谢。


版权声明:本网注明来源为“国际环保在线”的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本站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http://www.huanbao-world.com 。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仅为传播资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发布30日内与本网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首页 | 资讯 | 水务 | 大气 | 固废 | 人物 | 政策 | 名企 | 全国 | NGO

电脑版 | 移动版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17 广州益起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1386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