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水务 大气 固废 绿色发展 自然资源 NGO 人物 国际资讯 环保会客厅 企业 环保展会 全国

气候变化

旗下栏目: 净气技术 气候变化 大气污染

中央银行应当关注气候变化政策吗?来自中英学者联合研究的回答

来源: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 作者:陈川祺 潘冬阳 人气: 发布时间:2021-10-23 08:14:26

一、研究背景

随着全球“碳中和”议程的推进,世界多国金融监管机构(以中央银行为代表)也对气候变化问题表现出了巨大的兴趣。然而,中央银行的传统职责(mandate)是维护价格及经济金融体系的稳定,似乎与气候变化不甚相关。中央银行在制定货币政策时,是否应考虑现行气候政策?若考虑气候政策,货币政策本身是否存在改进空间?中央银行是否应在币政策中显性引入气候相关目标?这些问题在近一段时间受到了广泛讨论。

为回答上述问题,来自中英两国的学者陈川祺(中央财经大学)、潘冬阳(中国人民大学)、黄志刚(中央财经大学)、Raimund Bleischwitz(伦敦大学学院)进行了联合研究。研究成果论文《Engaging central banks in climate change? The mix of monetary and climate policy》近日在国际期刊《Energy Economics》发表。

二、模型设定

该研究使用纳入环境因素的动态随机一般均衡(Environmental-DSGE或E-DSGE)模型,分析了常规货币政策(基准利率政策)与不同气候政策进行搭配的经济效果,并领先性地在常规货币政策基础上提出了“气候增强型货币政策”(climate-augmented monetary policy)的概念。

该研究基于Annicchiarico, Dio(2017) 所构建的E-DSGE模型,模型创新方面则引入了非法排放(温室气体),以及环境监管对非法排放的惩罚。模型包括家庭、企业、政府及中央银行。其中,企业部门面临价格粘性,其生产成本包括工资成本与温室气体排放相关成本。企业生产产品的副产品即为温室气体排放,温室气体最终会导致产出(GDP)损失。企业生产过程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有三种渠道,除了Annicchiarico, Dio(2017)所设定的花费一定成本进行减排、交碳税/购买排放权合法排放,还有该研究引入的非法排放。企业非法排放会面临监管部门惩罚,单位非法排放量导致的平均受惩罚成本,即反映了气候监管的有效性(气候政策强度)。

1.jpg

三、模型成果

基于模型,文章进行了以下研究与结论:

在经济动态分析(脉冲响应分析)方面,货币政策稳定物价,会因现行气候政策类型和强度的不同而受到影响。这是因为不同的气候政策对价格体系有不同的含义:

碳交易政策下,碳价具有根据供需而变动的灵活性,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消经济受到外生冲击后产生的物价波动(“成本缓冲器”效应);而碳税政策下,碳价固定,无法抵消冲击后的任何价格波动。

气候政策强度(监管有效性)的不同,会导致不同的碳价,最终影响企业的成本。当监管有效性足够低时,碳交易政策的“成本缓冲器”效应将被削弱;与碳交易政策相比,监管有效性对碳税政策的影响则非常微弱。因此,碳交易政策与碳税政策下的物价、产出和货币政策实施结果差异不再显著。

因此,货币政策的制定过程应该考虑现有气候政策的类型和强度。

在福利分析方面,与其他多数研究结果相似,发现不同气候政策的社会福利水平并不稳健,这是因为碳交易政策更有利于物价与产出稳定,但碳税则可能在经济有效率(充分就业)方面更优,何种气候政策福利水平更取决于参数设定如何影响这两者的权衡。该研究使用的一些典型的参数设定和特定的经济冲击来源(TFP冲击)下,可以得出碳税政策可能比碳交易政策更优,但如果面临其他冲击来源或者较低的监管强度,则结论可能相反。

针对以上碳交易政策与碳税政策对货币政策影响的差异性,该研究尝试在泰勒规则的基础下进行货币政策优化,这是因为泰勒规则是一种现实中较为可行的货币政策规则(或评价标准)。第一步,该研究基于标准泰勒规则下,优化通胀与产出缺口的系数:

1.jpg

注:上式为原文泰勒规则的对数线性化形式。该研究通过优化pn和py的组合以最大化社会福利函数。

研究结论为:考虑现有的气候政策,传统货币政策泰勒规则中对通胀和产出的反应系数可加以调整,从而使货币政策更好地应对价格波动、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气候政策的类型和强度,都会影响最优反应系数的取值。

2.jpg

从上表可见,气候政策类型与监管强度对泰勒规则反应系数的影响非常显著。首先,碳交易政策下最优系数的通胀反应系数与碳税政策相比更低,是因为碳交易政策本身具有的“成本缓冲器”效应,使得货币政策中通胀的权重可以更低。其次,气候监管强度(EOEER)越高,则碳交易政策下最优系数的通胀反应系数要低得更多,这是因为气候监管强度越高,“成本缓冲器”效应越显著,反之气候监管越无效,则“成本缓冲器”效应会被削弱。 

第二步,该研究通过在货币政策规则中加入温室气体排放相关目标来构建“气候增强型货币政策”,并合理设定新目标的反应系数,能够使货币政策更好地应对价格波动、提高社会福利水平。

首先从理论上,本文从家庭效用函数推导出社会福利损失函数的近似形式:

然而,从数值模拟结果看,在某些特定外生冲击下,这种激进的货币政策可能无法同时实现提高社会福利与应对气候变化(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目标,造成两难局面。模拟结果中负的排放最优反应系数意味着最优货币政策规则不但不应当稳定排放波动,反而应当在污染排放高的时候鼓励多排放,这与传统货币政策作为经济逆周期调节政策的本质相违背。因此,社会福利与应对气候变化目标存在冲突。在缺乏更多研究支撑前,该论文尚不建议中央银行将盯住气候目标显性地纳入传统货币政策(基准利率政策)。

四、研究结论与政策含义

该研究最终得出以下主要结论:

第一,货币政策会受到气候政策的影响,因为当它在不同气候政策类型和监管政策下,经济中的通货膨胀和产出是不同的。因此,货币政策的制定过程应考虑现有的气候政策。发达国家应该比发展中国家更考虑气候政策对货币政策的影响。

第二,当在分析框架中考虑现有的气候政策时,总是可以更好地优化传统泰勒型货币政策规则中的反应系数以提高福利。通常而言,碳税制度下货币政策应当更倾向于价格稳定,碳交易制度本身具有一定的物价稳定机制——“成本缓冲器”效应。

第三,将排放缺口目标纳入货币政策规则,并在特定区间内设置新目标的反应系数,可以提高经济福利。可以在不同的场景下找到系数的最佳值。然而,在某些情况下,这种激进的“气候适应型”(排放缺口目标)货币政策可能会在福利和气候目标之间造成两难境地。如果我们不希望央行冒这样风险,则不要在没有进一步研究的情况下将气候目标引入货币政策规则。中央银行可以而且应该使用常规货币政策(基准利率政策)以外的措施来帮助减缓气候变化。

上述发现为该研究最根本的问题“中央银行是否应该关注气候变化问题”提供了见解——货币政策制定过程应考虑现有气候政策;否则,货币政策的动态及其对经济的影响将偏离最初目标。但现阶段不建议央行将气候(排放缺口)目标纳入狭义的货币政策规则,这可能会给央行带来进退两难的境地。

该研究不仅为各国央行开展涉气候变化相关问题的分析提供了一种模型方法,也为其合理、适度参与应对气候变化进程,提供了理论参考。

原文摘要

Given the recent debate on the role of central banks under climate change, this research theoretically investigates the mix of monetary and climate policy and provides insights for central banks who are considering their engagement in the climate change issue. The “climate-augmented” monetary policy is pioneeringly proposed and studied. We build an extended Environmental Dynamic Stochastic General Equilibrium (E-DSGE) model as the method. By this model, we find the following results. First, the making process of monetary policy should consider the existing climate policy since it is a factor that can influence price level and inflation. Second, the reaction coefficients in traditional monetary policy rule can be better set to enhance welfare when climate policy is given. This provides a way to optimise the policy mix. Third, if a typical-form climate target is augmented into the monetary policy rule, a dilemma could be created. This means that it has some risks for central banks to care for the climate proactively by using the narrow monetary policy (interest rate).

作者:

陈川祺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博士生

潘冬阳 中国人民大学应用经济学院助理教授、双碳研究院研究员

(编辑:逍遥客)

版权声明:本网注明来源为“国际环保在线”的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本站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http://www.huanbao-world.com 。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仅为传播资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首页 | 资讯 | 水务 | 大气 | 固废 | 绿色发展 | 自然资源 | 企业 | NGO | 环保展会

电脑版 | 移动版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7-2019 国际环保在线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1386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