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水务 大气 固废 绿色发展 自然资源 NGO 人物 国际资讯 环保会客厅 企业 环保展会 全国

资讯

旗下栏目:

傅涛:环境产业如何应对“提质增效”?

来源:E20水网固废网 作者:李晓佳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8-19 21:34:17

“环境产业已经进入了提质增效的时代。”在2019(第十一届)上海水业热点论坛上,E20环境平台董事长、首席合伙人;清华海峡研究院生态中国创新中心主任;《两山经济》作者傅涛以“两山思维下的提质增效”为主题,在两山思维的指导下,系统解析了环境产业如何应对提质增效。

“环境产业已经进入了提质增效的时代。”在2019(第十一届)上海水业热点论坛上,E20环境平台董事长、首席合伙人;清华海峡研究院生态中国创新中心主任;《两山经济》作者傅涛以“两山思维下的提质增效”为主题,在两山思维的指导下,系统解析了环境产业如何应对提质增效。

以下内容根据傅涛现场发言整理:

新时代下产业提质增效的六大背景

论坛现场,傅涛从环境产业目前所处的背景出发,详细分析了环境产业的现状。

第一,发展进入换挡期,产业需要潜水前进。

“中国迎来了改革开放的40周年,虽然成就举世瞩目,但带来的压力也很大。”傅涛表示,由于外部环境充满了很多不确定性,如经济的不确定因素等,造成改革越来越难,开始进入深水区。与其他行业相比,环保行业的环境还是相对乐观的,但也绝不能坐享其成,因为改革进入深水区后,就意味着产业已经失去了可以摸着过河的“石头”,到了潜水前进的关键期。

目前中国经济已经开始深度转型,正是发展的换挡期,产业的动力因素在发生深刻的变革。傅涛认为,目前的要素流转速度在不断下降。他用“盖子理论”来形容目前所处的换挡过渡期。如果比喻中国有十个锅,其实只有五、六个锅有锅盖。过去三十多年,中国经济都呈现了两位数的增长,经济运转快,大家都觉得自己是有盖子的。一旦经济下行,资金流转变慢,就暴露了缺盖子的锅。如同击鼓传花,一部分没有盖子的企业就会面临严峻的考验,甚至破产。近两年就已经有十几家环保上市企业置换了实控人。这就印证了,没有哪一个行业可以在粗放的路径上走得远。

环保行业本质上讲是环境公共服务行业,行业的甲方是地方政府或工业企业,行业的甲方原来一直是在被动性的释放需求。原来产业内的企业基本上只是追求最低成本、最快速度,达到排放标准即可。 

随着城市发展模式和工业转型模式的变化,以及环保督察力度的加大等等,使得行业的两大甲方,从原来被动环保到主动环保,也深刻地影响着产业的供给。傅涛强调,这就需要产业重新思考自己的定位。

第二,产业战略完全居于国家战略驱动之下。

去年底,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意见》,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已经是新时代国家重大战略之一。在此背景下,各个城市也开始陆续并入到这一战略之中,点状的城市发展,已经逐步走向链接,如“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等重大战略的启动。傅涛强调,任何城市和产业都不可能跳开宏观战略而独立生存。城市之间不再是单点的自我发展,而是手牵手一起协同发展。这一趋势让环境管理从根本上打破传统的行政区域分割,有利于实现区域联动的绿色发展战略。

以此为基础,我们会发现,每一个行业的战略都在考虑国家的战略目标。“绿色”恰是所有国家战略的本底,所以一方面我们在突破重大战略,另一方面也在强调绿色发展,强调不搞大开发,要做大保护。傅涛认为,这就决定,我们不能按照成本中心的思维对付绿色发展的战略,也不能用点状市场的思维来布局。

第三,生态环境仍然上升到政治高度。

尽管目前我国经济下行带来很大的压力,但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仍然将污染防治作为三大攻坚战之一。生态环境仍然上升到了政治的高度,习近平总书记也强调,要保持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建设的定力,不动摇、不松劲、不开口子。环境需求仍在持续释放。

第四,政府支付意愿加强,但支付能力萎缩。

傅涛强调,尽管中央层面不断加码生态环境建设,不断强化监管和督察,但地方政府的支付能力却在逐步衰减。由于经济转型带来的影响,经济风险的控制力在加强,税收贡献成为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的主要部分,2018年全年为企业和个人减税降费约1.3万亿元,2019年计划减轻企业税收和社保缴费负担近2万亿元。对于大部分城市来说,能够自由支配的财政收入变少,能够用于环境支付的部分就更少之又少。部分城市已经出现寅吃卯粮的现象,开始收明年、后年的税。

因此2019年的两会上,李克强总理也反复强调,政府要准备好过苦日子了。由此傅涛表示,这样的背景就促使环境市场模式的转型,简单依靠政府支付所支撑的环境产业是不牢靠的。

第五,环境产业资本套利的时代终结。

环境股的下跌,就是单一政府支付上市估值模式的终结。

傅涛表示,原来环境股是估值过高的板块,平均倍数达到三、四十倍。现在这一估值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的资本市场正在向美国市场、香港市场、新加坡市场靠拢,香港市场的平均倍数不到十倍,美国市场、新加坡市场更低。我国的环境股即便跌了一半,还在二、三十倍徘徊,傅涛认为,这一估值未来可能还会降低,向十五倍发展。

最近两年之所以有那么多环保上市企业更换了实际控制人,是因为按照原来传统模式的融资已经不可持续,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都在回归产业的本质。

同时现阶段的“中美贸易战”不会是一个短期行为。而为应对中美贸易战,中国会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非常强调金融风险。

在这样的背景下,环境投资已经进入了后PPP时代。受严控金融风险的影响,前年开始,PPP迅速进入理性发展阶段,很多没有真正持续经营的PPP项目难以为继,很多问题也在这个环节暴露出来。傅涛强调,无论是股权融资还是以PPP为代表的项目融资都是不可靠的,环境产业的资本拉动是靠不住的。

第六,监管趋严,责任划分越来越清晰。

环保督察的常态化和趋严性,在促进环境需求更大释放的同时,也给产业带来了一定的风险,很多产业问题也在环保督察的过程中暴露出来,如污水处理厂、垃圾焚烧厂的违规运营行为;污泥二次污染的责任问题,以及进水超标导致出水超标的责任问题等。

第一轮督察及“回头看”立案处罚4万多家企业,罚款达24.6亿元。傅涛强调,对于环境企业来讲,违规行为的成本非常高,原来简单的项目扩张、低水平的运营都面临着巨大风险。

版权声明:本网注明来源为“国际环保在线”的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本站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http://www.huanbao-world.com 。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仅为传播资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首页 | 资讯 | 水务 | 大气 | 固废 | 绿色发展 | 自然资源 | 企业 | NGO | 环保展会

电脑版 | 移动版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7-2019 国际环保在线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1386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