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水务 大气 固废 绿色发展 自然资源 NGO 人物 国际新闻 环保会客厅 企业 会展 全国

国际新闻

旗下栏目:

大选与环境:印度政治家对污染只字不提

来源:中外对话 作者:乔伊迪普•格普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5-15 16:36:16

没有政治家打算提到危及印度经济增长的水源短缺、污浊空气和毒化土壤。

image.png

图片来源:Public.Resource.Org

来五年由谁领导印度。9亿符合资格的选民中将有三分之二在5月19日之前投票。那么环境问题对于这些选民以及寻求其支持的政治家们来说重要性如何呢?

印度经济仍然以每年7%左右的速度增长,如今已经是世界第六大经济体。但快速下降的地下水位、污浊的空气和毒化的土壤都让人们对这个增长的可持续性充满质疑。

无论执政党还是在野党都对此只字不提;印度需要的是切实解决问题,而非各种宣言中缺乏行动计划的空洞声明。

当地的民意测验和报告表明,印度现任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及其领导的右翼人民党将会获得下任政府的组阁权,但在人民院(议会下院)的多数优势可能减弱。

现年68岁的莫迪将继续在打击伊斯兰恐怖主义分子以及对巴基斯坦(被大多数印度人视为恐怖主义的主要支持者,但巴基斯坦一直否认)寸步不让的基础上发起强有力的宣传攻势。

莫迪的讲话响应者众多。印度人口最稠密的北方邦有几千个村子,在这里的贝尔林村,杂货商贾各迪什·辛格问道:“别人谁还能有莫迪吉(’吉’是一种尊称)这样的胆魄?” 2月14日克什米尔普尔瓦马县40多名后备警察被袭杀,作为对此事件的回应,2月26日印度空军对巴基斯坦巴拉科特一处疑似的恐怖基地进行轰炸。在谈到这一事件时,贾各迪什·辛格说这是印度“闯到他们家里把他们痛揍了一顿”。

这是一个店主、律师、饭馆老板和类似职业人士反复说起的老生常谈,但农民和劳工却很少这么说。

实地情况

气候变化造成降水的不确定性增加,这已经影响到印度大片地区的收成。投入成本上升,而农民近年来一旦获得大丰收,就会因生产过剩而遭受损失。在很多邦,农民们都抗议莫迪政府无法让他们获得有利的价格。更糟糕的是,一连串农民因还不起贷款而自杀。大多数农民都知道降水模式发生了不利变化,但能将其与气候变化明确联系起来的人寥寥无几。

由于印度空气、水和土壤的现状以及深刻的农业问题,执政党政治家们在竞选期间不愿意提及毫不意外。反对党政治家们对这些问题也只是一笔带过。他们很清楚如果以后要承担责任,自己也无法自圆其说。选民们也没有谈论环境退化给他们日常生活带来的问题,除非被问及。

image.png

图片来源: Simon

“没有一个政党打算谈论恒河的现状,因为他们都难逃其咎,”恒河附近的船民普拉迪普·曼吉如是说。数十年来政府一直在努力清理这条印度最神圣的河流,但却眼睁睁地看着水质进一步恶化。曼吉说:“ 船民很清楚这一点,因为我们每天都在河上。这正是我为什么不能接受莫迪吉正在净化恒河的说法。这条河脏的不能再脏了……甚至已经流不动了。 ”他停止划船,小船就静止在黑色的水面上。

莫迪的支持者中没有人认为他会在大选中落败。尽管他们也对失业率增加心存不满,但没人愿意因此责怪莫迪。

25岁的普拉巴尔·松卡尔在一块荒地上打板球,这是浦尔瓦利亚的瓦拉纳西地区与铁道之间唯一的一块空地,猪、羊和牛在附近一座垃圾场的塑料袋之间翻找。松卡尔说:“我还能做什么呢?我已经拿到了学士学位,参加了每一场招录考试,到处找工作,但没有任何收获。”他说他会投给莫迪人民党的对手,但也确信人民党会赢。

古老的瓦拉纳西狭窄巷子里的店主们则截然相反。经营着一家冰淇淋店的甘什亚姆·提瓦力说:“莫迪吉一直对商业界很好,全印度和全世界有越来越多的人来到瓦拉纳西,他们都来花钱。我们就能挣到更多的钱。莫迪吉还在这里组织了海外印裔代表大会。成千上万的人们来开会,花了很多钱。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大好事,我们当然应该给他投票。”

流浪“神牛”与尘土

从瓦拉纳西到北方邦首府勒克瑙的直通道路正在施工。卡车扬起令人窒息的烟尘,透过尘土可以模糊地看到巨大的牛群阻断了大部分车道。

途中城镇江普尔一家新饭馆的老板沙什·提亚吉说:“它们已经成为路上的一大威胁。你知道人民党政府禁止宰牛,那牛不能产奶后农民怎么办呢?他们无力继续喂养老牛,只能把牛赶出家门,所有这些牛最终都在公路和垃圾填埋场中死去。”

image.png

图片来源: Skandalman Dan

对牛(大多数印度教徒心中的圣物)的保护一直都是人民党支持者之间最大的纽带。自从2014年该党执政以来,来自人民党松散下属的各印度教团体的“治安员”们已经私刑处死了多名他们怀疑在家存放牛肉的穆斯林。运送牛只的穆斯林奶品商人在公路上遇袭,有时甚至被杀,因为“治安员”们认为他们要把牛送去屠宰。而传统以剥死牛皮为生的所谓低种姓印度教徒也遭到暴打。

印度政府部长们和其他人民党官员公然赞扬治安员团体,警察对于他们的侦办行动也拖拖拉拉。结果就是印度全国(尤其是北方邦等人民党当政的省邦)弥漫着一片恐怖氛围,农民们再也不敢试图出售老牛。

农民们一直对散布乡村各处成千上万的牛怨声载道。政府的应对则是建立牛只收容所,但数量很少资金不足,因此牛的死亡率很高,如何处置死牛成了另一个大问题。

人民党的支持者、贝尔林村的贾各迪什·辛格也认为流浪牛是一大威胁。“但莫迪吉能怎么办呢?……莫迪吉的工作就是维护国家的安全,他就是这么做的啊。”

农民和劳工们的反应截然不同。贾各迪什·库什瓦哈在贝尔林村开了一家自行车修理铺,还种了两英亩地。他问道:“打击巴基斯坦的恐怖分子与我有什么关系?人民党政府实施宰牛禁令只会增加我的麻烦。如今到处都是流浪牛,它们跑到田里吃庄稼,我只能整夜拿着根棍子站在自己的地里。我已经55岁,工作一天后还要每夜去干这个,实在吃不消了。” 那么政府承诺的牛只收容所呢?“这里一处都没有。这届政府满嘴空话,我们会把票投给在野的印度社会党。”

选民意见的这种泾渭分明也将在议会席位上得到反映。

翻译:奇芳

(编辑:Wendy)

版权声明:本网注明来源为“国际环保在线”的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本站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http://www.huanbao-world.com 。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仅为传播资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首页 | 资讯 | 水务 | 大气 | 固废 | 绿色发展 | 自然资源 | 企业 | NGO | 会展

电脑版 | 移动版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7-2019 国际环保在线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1386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