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水务 大气 固废 绿色发展 自然资源 NGO 人物 国际资讯 环保会客厅 企业 环保展会 全国

国际资讯

旗下栏目:

印尼政府:不会为了更有野心的减碳目标“牺牲经济”

来源:环境资讯中心 作者:黄钰婷 林大利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8-05 11:14:19

印尼政府表示,他们并不会为了对抗越发紧急的气候变化状况,而设下更加具有野心的减排目标,相对的,他们会继续将重心摆在经济成长上。

印尼是全世界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之一,同时也是2015年《巴黎协定》的缔约国。在《巴黎协定》的框架之下,印尼承诺在“一切照旧”(business-as-usual)的情境中,于2030年之前减少29%碳排,或是在国际社会的协助之下减少41%碳排放。

然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 Environment Programme,简称UNEP)在去年警告,就算实现上述减排承诺,全球的平均温度仍预计会比前工业化时代上升3.2˚C。印尼政府去年也曾一度考虑要将该国的减排目标提升到45%,但之后又决定固守比较低的目标。

印尼国家发展规划部(Ministry of National Development Planning)环境部门主任梅德里尔赞(Medrilzam)表示,内阁会议已经通过这个目标的设定。

“这个目标和我们的经济(成长)目标相扣合”,最近梅德里尔赞在雅加达的一次讨论会上说道,“我们未来五年会依循这些目标行动。”

“难道我们要牺牲经济,只为实现减排目标吗?”他补充,“难道我们要取消所有采煤的合约吗?”

林业与环境部副部长阿鲁・杜洪(Alue Dohong)承认,印尼的国家自主贡献(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 简称NDC)并不足以帮助全球升温控制在2°C内,以抵挡气候变化带来的灾难后果。但同样的目标值,对于其他巴黎协定缔约国来说却是有帮助的。

“这是为什么有人提出希望订定更具野心的气候承诺”杜洪说,“但我们的野心不大,我们希望聚焦在当前的目标。”

“我们的原则是要落实原本已经决定的目标,这是我们在马德里提出的要求”,他补充,并提及去年碳排大国在联合国气候峰会上被要求承诺再减少更多碳排一事。“就连既存的目标都还有一些尚未达成,你怎么会想要再去提高达到目标的门槛?”

阿鲁说,设定更有野心的减排目标应该是已开发国家的义务。他引述过去的全球减排协议《京都议定书》指出,强制性的减排目标应该是已开发国家的义务,而开发中国家则应该是自愿性地减排。

印尼政府的资深气候谈判代表莫克蒂・汉达贾尼・苏贾摩恩(Moekti Handajani Soejachmoen)也同意印尼应该专注于实现既定的目标,而不是又去承诺新的目标。然而他也认为必须订出详细的计划以达标。

印尼原定在今年3月之前,向联合国气候变化纲要公约(UNFCCC)提交最终确认版气候行动计划。

然而直到4月13日,印尼政府都还没有提交这份更新的行动计划。印尼环境部长的资深顾问努尔・玛斯里帕汀(Nur Masripatin)表示,印尼政府当前正忙于处理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他说,更新版的行动计划目前尚待总统批准。这份计划将会反映印尼近期的生物质柴油政策、电动车及其他政策转变。

莫克蒂说,“计划中并未列出谁要负责做什么、何时与如何做等细节。如果现在要提升目标值,可能会来不及完成工作指派。而且全世界目前也只有非常少的国家明确表示将会提升减排目标。”

根据世界资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经营的在线平台“气候观测”(Climate Watch),目前至少有107个国家表示可能会提升减排目标,增幅大约占全球碳排15.1%。

49965923942_345ed93f7c_b.jpg

位于印尼西巴布亚省的低地雨林。全印尼超过三分之一的原始林分布在这里和附近的巴布亚省。图片来源:Rhett A. Butler/Mongabay

碳排大国且气候风险高 专家:“印尼应朝去碳化经济转型”

气候专家批评,印尼身为碳排大国,而且较容易受气候变化冲击,却不愿更进一步承诺减少碳排。

由智库气候分析(Climate Analytics)与新气候研究学会(NewClimate Institute)所组成的“气候行动追踪组织”( Climate Action Tracker),致力于追踪各国政府的气候行动与政策。该组织指出,如果印尼确实执行目前的计划,减排比例可能会超过原定目标,但是绝对碳排放量仍然会加倍。

气候行动追踪组织将印尼的气候承诺评为“极度不足”,意味着就算印尼达成目标,仍然无助于将全球升温控制在2°C以内,且这个目标值可能造成全球升温3至4°C的情境。

“印尼所做的努力将无法阻止气候灾害”,绿色和平印尼办公室的能源与气候研究员伊斯凡迪亚里(Adila Isfandiari)表示,“目前全球升温1°C已经造成气象相关灾害剧烈增加。”

他引用印尼国家灾害应变总署(BNPB)的数据指出,洪水和干旱这类的灾害强度在过去5年大幅增加:2014年全印尼共发生1,967件灾情,到了2019年增加至3,721件。柯劳瑟的研究团队(Crowther Lab)发现,热带地区的城市可能最受气候变化冲击,虽然这些地方的平均温度上升幅度可能比较小。

该研究检视全球520个主要城市,发现雅加达是其中一座在2050年之前可能遭遇“史无前例”气候变化的城市,包含可能导致更严重的洪患和干旱的降雨型态变化。今年初破纪录的暴雨袭击雅加达,使该市遭逢史上最严重的洪患,影响数百万人民的生活并瘫痪经济。

“印尼极有可能受气候变化冲击,且又是碳排大国,应该要朝去碳化经济转型,而不是固守煤炭产业”,“气候分析”的资深气候政策顾问赫特菲特(Ursula Fuentes Hutfilte)说。

对于印尼政府决定不要提升减排目标一事,他评论为“极度令人失望,尤其印尼具有极高的潜力升级气候行动,并达成经济去碳化。”

“去碳化”,指的是从化石燃料转型至再生能源。赫特菲特认为,如果能从电力供给、公路与铁道运输,以及森林和土地利用等三个关键领域着手,印尼将能够在2030年之前显著减少碳排放。上述领域的碳排放量占了印尼总碳排的70%,而根据“气候行动追踪组织”近期发表的报告,若印尼能够提升这些领域的转型力度,将有可能在2030年之前,(较2010年的标准)减少20%碳排。

这和目前预测印尼若固守当前的气候承诺,将增加58%至68%碳排放的状况,形成强烈对比。

49965140258_c9409e0a0d_b.jpg

在印尼中加里曼丹新辟的油棕种植地。图片来源:Rhett A. Butler(Mongabay)

低碳发展模型下 印尼可减少43%碳排 GDP年升幅也提高

赫特菲特表示,在这三大领域去碳化也能够创造就业机会、减少空气污染和泥炭火灾、保育生物多样性、在市中心减少交通壅塞情况、促进能源自主,以及提升偏乡电气化。

印尼国家发展规划部和世界资源研究所印尼分部(WRI Indonesia)的研究显示,印尼如果采用低碳发展模型,经济发展的幅度将能够比预期还要好。这个研究发现与“气候行动追踪组织”的分析一致。

这些研究预测,在低碳发展模型之下,2030年之前印尼将能减少43%碳排放,且每年GDP成长幅度可从2015年以来的5.6%,提升至每年增长6%。

在此成长趋势之下,印尼在2045年的GDP将会增加超过5.4兆美元,而目前位居世界平均之下的人均所得,也会提升到将近1万7千美元,这将会让印尼跃升至已开发经济体之列。

印尼环境部的顾问努尔说,新冠肺炎迫使该国的工业与运输活动停摆,也因此使得温室气体排放量下降。他表示,希望这对于印尼的减排目标有所贡献。

“依照目前的减排承诺,我们的贡献只能让全球升温控制在3°C,所以希望新冠肺炎造成的改变,能够让我们减少更多碳排放”,努尔说。

然而,印尼大学(University of Indonesia)的气候专家马哈万・卡路尼亚沙(Mahawan Karuniasa)指出,任何因为新冠肺炎所造成的经济停摆,而达成的气候成就都只是暂时的。他说,印尼的经济依然相当依赖化石燃料,尤其是煤矿,因此一旦经济活动复甦,碳排放又会立刻增长回来。

马哈万同时也是印尼气候变化与林业网络(Indonesian Climate Change and Forestry (APIK) network)的主席,他说,“我们预期经济会回稳,而我们也希望经济恢复成长。所以我担心的是,新冠肺炎无助于减排,因为在疫情趋缓之后,我们的经济活动将会快速回温,然后碳排放就会超额增长。”

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影响东南亚最大经济体,因此印尼政府预测该国2020年的经济成长将会减少至少一半。

49965140283_9d0e22f21d_b.jpg

位于印尼万丹省芝勒贡市的苏拉拉雅燃煤电厂(Suralaya coal power plant),为该国最大燃煤电厂。图片来源:Predicting the safety factor of ash impoundment against liquefaction - Scientific Figure on ResearchGate. Available from here [accessed 3 Jun, 2020] (CC BY 3.0)

能源部门造成的碳排放 预期将升高 减排空间大

印尼国家发展规划部的梅德里尔赞表示,虽然他支持“深度去碳化”(deep decarbonization)的概念,但政府仍得要在减少碳排与经济发展之间找到巧妙的平衡。他指出,对于国家发展规划部来说,要说服其他部会在各自业务上落实深度减排,并非易事,尤其是对能源部门。

他说,“每个部会各有所执,而说服他们向再生能源转型并不容易”。

梅德里尔赞举例,当其他部会要求订定更具野心的再生能源目标时,能源与矿产资源部(The Ministry of Energy and Mineral Resources)就表示拒绝。他说,能源部的论点是,一旦提升再生能源目标,“那我们就都不用活了。”

他认为,不论来自国内外,必须要用有力的论点说服这些持保守态度的部门。“重要的是,要让人看到减排和经济发展之间存在平衡。”

气候专家和环境部的官员都认为,能源部门有可能超越森林砍伐和土地利用变迁,成为印尼主要的碳排来源,因此能源部门在减排目标设定上,仍大有进步空间。印尼的能源消费成长率为全球最高,其中煤炭又占能源配比的62%,而再生能源仅占12%。

国家发展规划部指出,能源部门在2010年的印尼总碳排中就占了38%,且预期在2030年提升至60%。其中土地利用变迁所造成的排放量(不计泥炭火灾的话),预计将从53%降至31%。

燃煤是造成碳排增加的主要原因。若依照印尼政府的规划,未来将提升的35GW(百万瓩)发电容量中,化石燃料就占了27GW。印尼政府表示,上述能源策略对于他们提升GDP的目标来说是必要的:印尼预计在未来五年内,将GDP的每年平均增长率从2014年以来的5%,提升至6%。

“可不能小看经济成长率提升6%的目标”,梅德里尔赞说。“这需要投入大量的能源才有可能达成,尤其因为政府将大力推动制造业”。燃煤占比将提升,而再生能源比例则会下降。

他补充,“我们原先假设再生能源发电量会在五年内提升至少19GW。”但因为有了GDP成长率6%的目标,“再生能源发电量得要成长超过24GW。”这对于目前印尼再生能源计划的步调来说是不切实际的,因此也代表着燃煤比例势必得要提升以弥补落差。

印尼环境部气候变化控制处长阮达・阿贡・舒格狄曼(Ruandha Agung Sugardiman)表示,比起土地利用和林业部门,能源部门有更多减排空间。以印尼当前的承诺来看,前者需透过减缓森林砍伐与推行森林复育等手段,减少70%碳排;然而,能源部门却只需要减排19%。

“能源部门还有很大的减排空间”,阮达表示,“现在的目标对他们来说,很轻易就能达成。”

NGO组成的联盟也呼吁政府停止许可新建燃煤电厂,并且重新审视预计要新增27GW燃煤发电量的计划。他们今年二月寄给环境部的信件中,也呼吁政府想办法逐步淘汰燃煤的使用。

世界资源研究所印尼分部气候与森林组资深经理韦贾亚(Arief Wijaya)表示,在能源部门落实减排,是印尼达成气候目标和发展经济的关键。

“关键是政府要对能源转型更有野心、更有行动力,也就是要能逐步淘汰燃煤电厂”,韦贾亚说。

(编辑:Nicola)

版权声明:本网注明来源为“国际环保在线”的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本站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http://www.huanbao-world.com 。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仅为传播资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首页 | 资讯 | 水务 | 大气 | 固废 | 绿色发展 | 自然资源 | 企业 | NGO | 环保展会

电脑版 | 移动版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7-2019 国际环保在线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1386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