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水务 大气 固废 绿色发展 自然资源 NGO 人物 国际资讯 环保会客厅 企业 环保展会 全国

国际资讯

旗下栏目:

全球石油巨头计划让非洲成为下一个塑料垃圾场

来源:全球化监察 作者:小鱼儿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0-14 13:17:40

和许多国家一样,肯尼亚一直在与塑料扩散斗争。该国在2017年通过了针对塑料袋的严法,并在去年签署了一项停止进口塑料垃圾的全球协议。全球许多国家都签署了该协议,化工行业则强烈反对该协议。

面临利润暴跌和气候危机,化石燃料行业正试图通过一项贸易协议来要求肯尼亚削弱其限塑令并放宽进口美国垃圾。

微信图片_20201014131858.jpg

上图:肯尼亚纳库鲁的一个垃圾场。某贸易组织正游说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希望后者要求肯尼亚放宽其限塑令。(图片来源:Khadija M. Farah )

化石燃料行业正面临气候危机带来的威胁,但大企业依然在竞相生产更多塑料。然而,它们必须解决两个问题:

1. 大部分市场的塑料制品已饱和;

2. 很少有国家愿意成为世界塑料垃圾的倾倒场。

它们认为非洲可以同时解决这两个问题。

《纽约时报》查阅文件时发现,代表世界最大化学品制造商和化石燃料公司的行业组织“美国化学委员会”正在游说并试图影响美国与肯尼亚的贸易谈判。其目的是削弱肯尼亚对塑料的严格限制——包括严厉的塑料袋禁令;以及要求该国继续进口外国塑料垃圾(肯尼亚政府已承诺限制进口)。

塑料制造商的目光其实远远超越了肯尼亚边界。美国化学委员会国际贸易主任埃德·布日瓦(Ed Brzytwa)在4月28日致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一封信中写道:“通过该贸易协定,我们预计未来肯尼亚可以成为美国制造的化学品和塑料进入非洲其他市场的枢纽。”

美国和肯尼亚正在贸易谈判,肯尼亚总统乌胡鲁·肯雅塔(Uhuru Kenyatta)已明确表示渴望达成协议。但是,石油公司的幕后游说,也引起了肯尼亚国内外致力于减塑和治理塑料污染的环保组织密切关注。

和许多国家一样,肯尼亚一直在与塑料扩散斗争。该国在2017年通过了针对塑料袋的严法,并在去年签署了一项停止进口塑料垃圾的全球协议。全球许多国家都签署了该协议,化工行业则强烈反对该协议。

微信图片_20201014131904.jpg

上图:肯尼亚是世界上对塑料袋限制最严厉的国家。(图片来源:Khadija M. Farah)

“环境正义与发展中心(Centre for Environmental Justice and Development)”是一家致力于解决肯尼亚塑料垃圾问题的非营利组织,其执行董事格里芬斯·欧晴(Griffins Ochieng)表示,美国化学委员会的塑料提案“意味着更多的塑料和化学品会不可避免地进入环境,产生令人震惊的后果。”

该提案反映出石油行业意识到自身随着世界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将不可避免地衰退。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石油的利润急剧下降。风能和太阳能发电的价格越来越便宜,各国政府也都在权衡通过减少燃烧化石燃料来应对气候变化的新政策。因此石油生产商正急于为供过于求的石油和天然气寻找新用途。

过去十年来,美国化石燃料行业在化工和建造塑料制造工厂方面花费了2千多亿美元。美国的塑料消费量比许多贫穷国家多16倍,但随着人们越来越反感一次性塑料,塑料销售在美国也逐渐受阻。

根据贸易统计,2019年美国出口商向96个国家运送了超过10亿磅塑料垃圾,其中就包括肯尼亚。表面上这些塑料垃圾可以回收利用,但其中大部分往往含有难以回收的塑料,因此最终只能进入河流和海洋。

2018年中国暂停大部分塑料垃圾进口后,出口商一直在寻找新的倾销地。非洲成为倾销地之一,2019年出口到非洲的塑料垃圾比上年增长了四倍多。

美国化学委员会的发言人瑞安·鲍德温(Ryan Baldwin)就棘手的全球塑料垃圾处理问题提出了建议:“各国需要支持建设收集、分类、回收和处理废旧塑料的基础设施,尤其是在肯尼亚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该委员会的成员包括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雪佛龙(Chevron)和壳牌(Shell)等石化公司,以及陶氏(Dow)这样的化工巨头。

上述贸易谈判目前还处于初期,我们还不清楚贸易谈判代表是否会采纳化石燃料行业的建议。但通常大企业在影响贸易政策时有很大发言权,类似目标的商业游说也有不少成功案例。

例如,2018年美国与墨西哥和加拿大的贸易谈判中,化学品和农药制造商的游说就让这些国家的政府更难监管这些行业。在同一个贸易谈判中,代表美国食品公司的商界说客则敦促贸易谈判代表要求墨西哥和加拿大在出口到美国的食品上标注垃圾食品危害警告,以限制这些食品进入美国。但由于公众的强烈抗议,美方放弃了这一要求。

莎伦·特里特(Sharon Treat)是无党派的“农业与贸易政策研究所(Institute for Agriculture and Trade Policy)”的高级律师,她认为这次的肯尼亚贸易提案是一个警钟。她为贸易谈判提供建议十余年,跨越奥巴马和特朗普政府。她指出:“商界说客经常提出非常具体的建议,政府也会采纳。”

塑料行业的建议还可能让美国政府监管塑料变得更加困难,因为贸易协议将适用于双方。

去年,肯尼亚与世界许多国家一起签署了《巴塞尔公约》的修订案,将塑料垃圾列为进出口限制对象。这项修订案遭到化工行业强烈反对。据《泰晤士报》报道,去年化工行业代表(其中许多人是前贸易官员)曾与美国谈判人员合作,试图阻挠这项修订案。

“绿色和平”在伦敦的分支机构“出土(Unearthed)”依据《信息自由法》获得的记录,描绘了贸易代表、行政官员和行业代表之间的密切关系。

例如,2019年3月29日,一家从事回收贸易的集团的高管、美国前高级贸易官员阿迪娜·雷尼·阿德勒(Adina Renee Adler)在写给贸易谈判代表和其他联邦官员的邮件中就提到了环保积极分子近期的一份声明。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其代表的贸易集团反对禁止塑料垃圾出口,因为这将阻止回收利用可回收的塑料废料。谈到与联邦官员的沟通时,她说:“我的角色是依靠我们的专业知识向他们提供信息。”

从阿巴拉契亚到内罗毕

微信图片_20201014131912.png

上图:位于美国匹兹堡附近的壳牌工厂,它是用页岩气来制造塑料的石化中心的一部分。(图片来源:Maddie McGarvey)

荷兰皇家壳牌公司在匹兹堡郊外建造了占地386英亩的塑料厂。该厂是阿巴拉契亚地区新石化中心的支柱企业。这一地区原本因煤炭行业崩溃而陷入困境。类似的工厂彻底改变了塑料行业——它们将水力压裂法开采的天然气转化为塑料。美国蓬勃发展的页岩气开采为这些工厂提供了似乎无穷无尽的廉价原料,其产品则用于制造大量的塑料瓶、塑料袋、食品包装盒、吸管和其他塑料制品。但当地社区已经开始担忧这些工厂会污染空气。

据业内统计,在阿巴拉契亚、德克萨斯以及全国范围内,有近350家新化工厂正在建设中,它们共同代表着石油公司对塑料和未来的生死赌注。

但现在新冠疫情不仅导致石油和天然气价格暴跌,也导致塑料价格暴跌。上个月,包括壳牌、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在内的石油巨头都公布了历史上最糟糕的财务业绩,这让一些分析师质疑新的塑料厂是否能带来公司预期的利润。

壳牌公司发言人表示,虽然“这项业务的短期前景充满挑战”,但从长期来看“石化衍生产品将继续增长并提供可观回报”。埃克森美孚发言人表示,该公司“与社会一样关注塑料垃圾问题”,会加大投资来寻找杜绝塑料垃圾的解决方案。陶氏选择让美国化学委员会代替其回应,雪佛龙则没有回应。

在此背景下,肯尼亚总统乌胡鲁·肯雅塔2月访问了白宫并迫切希望展开贸易谈判。根据目前的区域贸易协议,肯尼亚可以将大部分产品免税出口美国,但该协议将于2025年到期。

微信图片_20201014131916.jpg

上图:肯尼亚总统乌胡鲁•肯雅塔寻求与美国签订贸易协定。他在今年2月份会见了特朗普。(图片来源:Anna Moneymaker)

石化行业嗅到新商机

美孚石油公司预测,未来十年全球石化产品的需求可能会增长近45%,大大超过全球经济和能源需求的增长速度。这些产品的大部分需求增长将来自新兴市场。

美国化学委员会4月28日写给贸易代表办公室的信函阐述了该组织的愿景。布日瓦写道,肯尼亚在不断发展港口、铁路和公路交通网络,这“不仅可以支持美国和肯尼亚之间的化学品贸易扩张,还可以支持整个东非乃至整个非洲大陆的化学品贸易。”

他接着写道,为了促进塑料枢纽中心的发展,与肯尼亚的贸易协议应防止该国采取遏制塑料制造或使用的措施,并确保肯尼亚继续允许塑料废物交易。

国际环境法中心的塑料专家简•帕顿(Jane Patton)说:“这些条款字面意义上囊括了所有的塑料袋禁令和塑料瓶禁令。”她认为这种行业主导的行为是在“侵蚀他国民主制定的政策”。

肯尼亚一家环保组织的创始人丹尼尔•马伊纳(Daniel Maina)认为,肯尼亚开始感觉到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影响,这时谈判对肯尼亚很不利。“如果他们要把这种贸易协议强加给我们,我们恐怕没太多选择。”

肯尼亚严厉的法律

微信图片_20201014131922.jpg

上图:詹姆斯•瓦基比亚(James Wakibia)是肯尼亚塑料袋禁令的重要推动者。他办公室墙上展示着已经禁止使用的塑料袋。(图片来源:Khadija M. Farah)

美国化学委员会正在打击像詹姆斯·瓦基比亚这样的人——他激励肯尼亚人颁布了世界上最严厉的塑料袋禁令。

37岁的瓦基比亚回忆说,大学时期他每天步行上学时要经过肯尼亚第四大城市纳库鲁(Nakuru)的一个有害垃圾填埋场,那里的恶臭和四处洒落的塑料碎片促使他采取行动。

他在社交媒体上发起了禁塑运动。在这个充斥塑料的国家,他的呼吁很快得到了回应。因为塑料袋随处可见——飘在空中,挂在树上,堵塞水道造成洪灾。

在公众的强烈支持下,2017年塑料袋禁令生效。该禁令很严厉:任何违法者都可能面临牢狱之灾。今年政府升级禁令,禁止在国家公园和其他保护区内使用其他类型的一次性塑料,包括塑料瓶和吸管。

“我们已经做出一些成绩,”瓦基比亚谈到塑料袋禁令时说。“但我们不能就此停止,因为还有很多污染发生在我们周围。”

肯尼亚并不是唯一采取措施遏制塑料的国家。联合国最近的报告统计,有127个国家制定了管制或限制使用塑料的政策。

作为回应,该行业也试图参与解决塑料问题。去年,由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等石油巨头以及陶氏等化工企业组成的“终结塑料垃圾联盟(The Alliance to End Plastic Waste)”承诺投入15亿美元用于治理塑料污染。然而批评者指出,这个数字只占该行业塑料基础设施投资的一小部分。

“制造商说他们会解决塑料垃圾问题,但我们说塑料本身就是问题,”欧晴说。“塑料产量呈指数级增长,我们根本无法控制。”

塑料制造商的反击

微信图片_20201014131927.jpg


上图:肯尼亚限制塑料和鼓励再利用的努力让塑料制造商感到担忧,因为后者认为该国是有前途的市场。(图片来源:Khadija M. Farah)

对塑料制造商来说,在塑料垃圾出口这个全球性问题上遭遇重大挫折后,与肯尼亚等单个国家直接交易变得更加重要。

去年5月,来自180个国家的约1400名代表在日内瓦举行为期两周的环境保护会议,各国代表修订了《巴塞尔公约》并通过修正案,将塑料废弃物列为危险废物。这让出口塑料废弃物到发展中国家变得更加困难。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和其他与会谈判人员的内部电邮显示,石化和塑料行业试图阻挠该协议,而且贸易谈判人员基本上采纳了该行业的立场。

从邮件沟通中可以看到,美国化学委员会在美国贸易代表中找到了盟友。2019年4月,该委员会曾邀请贸易官员莫林•欣曼(Maureen Hinman)与其他政府官员一起讨论该行业15亿美元的污染防治提案。

虽然环保组织批评该行业的提案不足以解决问题,但欣曼有不同意见。她说:“你们对终结塑料垃圾联盟的批评与事实大相径庭。”

尽管业界反对,去年还是有180多个国家同意采取这些限制。从明年开始,新规则预计将大大降低富国向穷国出口无用垃圾的能力。尚未签署《巴塞尔公约》的美国,将无法向巴塞尔公约成员国出口垃圾。

“巴塞尔行动网络(Basel Action Network)”是一家反对塑料垃圾贸易的非营利游说组织,其成员吉姆·帕克特(Jim Puckett)说:“这次的谈判是美国与世界的对抗,我想前者一定很震惊。”

分析人士表示,挫折重新激发了该行业寻求与单个国家达成协议的热情,因为这样可以促进塑料市场发展并为塑料垃圾找到新的目的地。这让内罗毕的当地团体很担心。环境正义与发展中心的多萝西·奥蒂诺(Dorothy Otieno)说:“我担心肯尼亚将成为塑料的垃圾场,而且不仅仅是肯尼亚,可能是整个非洲。”

微信图片_20201014131931.jpg


上图:丢弃在河边的塑料垃圾。(图片来源:Khadija M. Farah)

(编辑:Nicola)

版权声明:本网注明来源为“国际环保在线”的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本站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http://www.huanbao-world.com 。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仅为传播资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首页 | 资讯 | 水务 | 大气 | 固废 | 绿色发展 | 自然资源 | 企业 | NGO | 环保展会

电脑版 | 移动版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7-2019 国际环保在线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1386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