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水务 大气 固废 绿色发展 自然资源 NGO 人物 国际资讯 环保会客厅 企业 环保展会 全国

国际资讯

旗下栏目:

日本政府拟将百万吨核废水排入大海 福岛核事故要全世界买单?!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李云舒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4-13 09:19:45

res01_attpic_brief.jpg

日本政府将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污水排入大海的决定遭到包括福岛民众、日本渔民乃至国际社会的谴责和质疑。图为当地时间4月11日,日本东京民众自发举行集会,打出反对含氚废水排入海洋、海洋在哭泣等标语,希望日本政府不要单方面的强行决定。(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百万吨核废水,将被倾倒向太平洋。

据日本共同社4月12日消息,日本政府将于当地时间13日7时45分举行内阁会议,正式决定将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废水排放入海。消息一经公开,迅速引发世界各国,尤其太平洋沿岸国家的关注、不安与愤怒。

有研究显示,核废水排放后,只需要57天,放射性物质将扩散至半个太平洋——世界上最大、最深、边缘海和岛屿最多的大洋。

日本福岛核事故造成放射性物质泄漏,对海洋环境、食品安全和人类健康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排污入海”显然不仅仅是日本国内的问题,更是影响全球海洋生态和环境安全的国际问题。

核废水储水罐将满,日本政府决定向大海排放符合“标准”的核废水

十年来,大量无法处理的核废水,一直是悬在日本上空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太平洋地区发生里氏9级地震,继而引发海啸。由东京电力公司运营的福岛第一核电站因海水灌入发生断电,其4个核反应堆中有3个先后发生爆炸和堆芯熔毁,造成灾难性核泄漏。

这场事故等级被定为核事故最高分级7级(特大事故)。至今,福岛核电站周围仍然无法正常住人。

核废水处理,是福岛核事故善后处理中的一个重大难题。为了控制核反应堆的温度,东京电力朝反应堆内注入了大量冷却水。反应堆内的冷却水再加上雨水与地下水日复一日地涌入,核电站内源源不断地产生越来越多带有辐射物质的核废水。

日本媒体分析称,日本政府决定排出核废水,原因可能是福岛第一核电站储存核废水的储存罐容量即将达到上限。

当前,东京电力公司采用“边截流边治理”的方式处理核废水问题,一边在核电机组厂房周边设置地下汲水井,用截流的方式减少地下水流入,一边使用多核素去除设备用于清除核废水中的放射性物质。由于现有技术无法有效去除核废水中具有放射性的氚,含氚污染水被存储在大型储水罐内。

据日本媒体报道,现在每天新增的核废水约为140吨。东京电力共准备了约1000个储水罐,总容量约为137万吨,目前9成已装满,所储存的处理过的废水超过120万吨,预计2022年秋季达到极限。

今年2月,日本政府负责处理核废水问题的相关委员会发表了一份报告,列出了“海洋排放”和“水蒸气”两种方案处理核废水。该报告宣称海洋排放“更加切实可行”,按照日方说法,氚排入海中对人类健康影响“相对较小”。

真的只剩下向海洋排放一条路了吗?日本“核能市民委员会”曾指出,“大型储存罐在陆地上保管”或“用灰浆凝固处理”是现有技术下解决核废水问题的最佳方式,可以确保核废水在陆地上妥善保管。

“虽然在福岛第一核电站内无空间新建储存设施,但在核电站周边许多因辐射浓度超标且无法居住的空地上,完全可以新建储存设施。”中国海洋大学教授、中国海洋大学海洋发展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金永明认为。

此前也有日本媒体指出,福岛第一核电站周边有大量因辐射量过高而不宜居住的区域,这些闲置土地完全可以用来新建存储设施。

不过,从成本效益考虑,日本政府认为最好的方法是经稀释后向大海排放符合“标准”的核废水。毕竟,把核废水往大海里“一倒了之”,显然比建设更多储水罐省事、快捷,还省钱,眼不见心不烦。

福岛核电站核废水处理事故不断,背后是人为的灾难

在日本政府向国际社会公开倾倒核废水的决定之前,福岛核电站的核废水已经数次“闯祸”。

2011年4月,东京电力公司就曾将内含低浓度放射性物质的1.15万吨污水排入大海。对此,时任内阁官房长官的枝野幸男辩解称,排放污水是“实在没办法的事”,但这“不会立即对邻国产生辐射污染”。

2013年8月,日本福岛核电站发生严重泄漏。据日本媒体报道,核厂储存槽泄漏出约300吨高度污染的核辐射水,“可能已经流入海洋”。这是核灾危机发生以来的最严重的辐射废水外泄事件,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将该问题升至国际核能事件分级表第3级“严重事件”。

2013年10月,含有放射性物质的废水从福岛第一核电站蓄水罐群周围的多处防漏围堰内溢出。经检测,从核电站港湾外连接外海的排水沟中采集的水样中,锶等释放β射线的放射性物质,最高辐射值每升的辐射强度已经高达14万贝克勒尔。这是有史以来此处检测到的辐射强度的最高值。

2014年4月14日,东京电力公司宣布,福岛第一核电站再次发生泄漏事故。高浓度核废水被误送至其他厂房,约200吨核废水泄漏至地下室,原因是平时不使用的水泵被打开。该公司称,泄漏的是冷却反应堆后产生的高浓度废水,由于处于清除铯等放射性物质之前的阶段,每升废水中含有数千万贝克勒尔的放射性铯。

每一次事故发生后,东京电力公司相关负责人都进行了“诚恳的道歉”,但并没有解决实际问题。

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泄漏事故发生后,东京电力公司曾表示,海啸是无法提前预料的。然而,来自政府和独立调查机构的报告,都将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描述为人为的灾难,是安全疏忽、监管机构疏于监督和相互勾结的结果。

据日本媒体报道,早在2008年日本国内就有独立调查机构分析福岛第一核电站所在地有可能遭遇7级以上大地震和10米级海啸的冲袭,但是当时东电公司却以“并未感到有采取应对措施的需要”低调处理,而这份预警报告则是拖延到2011年3月7日才递交到日本核安全机构手里。

正是由于日本消极应对此次核事故,才使得事态持续升级并迅速失去控制。而福岛核事故善后不力,日本政府难辞其咎。为避免东京电力公司破产,日本政府虽然对其采取了实质上的国有化,却没有在核事故处理上负起应有的国家职责,而是任由信用破产的东京电力继续将福岛核电站变成一个“信息黑洞”。

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一名委员在考察核废水泄漏问题时发现,东京电力甚至没有记录核废水储存槽周边辐射量的变化。换句话说,核事故发生以来,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制定的应对方案实际上已破绽百出。

更令人惊讶的是,据共同社报道,福岛第一核电站内保管废弃物和瓦砾等的集装箱中,无法把握箱内所装物品详情的,约有4000个。报道称,福岛第一核电站厂区内,今年3月在放置集装箱的区域地表发现了辐射量较大的凝胶状块形物,有可能是从被腐蚀的集装箱外泄的。

核废水不仅对人类具有潜在的毒性,还能以更持久和更复杂的方式影响海洋环境

有日本学者指出,福岛周边的海洋不仅是当地渔民赖以生存的渔场,也是太平洋乃至全球海洋的一部分,核废水排入海洋会影响到全球鱼类迁徙、远洋渔业、人类健康、生态安全等方方面面。

引起恐慌的核废水,究竟有何可怕之处?

所谓核废水,是在冷却核反应堆后残留的废水。根据日本专家的研究,核废水中的主要污染物是氚等多种放射性物质,它们各自的半衰期有所不同。氚的半衰期约为12.43年,铯-137的半衰期是30年,锶-90半衰期29年,它们的危害都不是短时间内能消除的。

为了安抚国际社会,日本政府正极力宣传排放的安全性。东京电力公司称,绝大部分放射性物质经精密的过滤程序后都可以清除,在核废水入海前,还会进行二次处理,把废水里氚的浓度稀释到日本国家标准的四十分之一。东京电力一名负责人甚至在采访中声称,这些核废水即使每天喝下去2升,也不会对身体健康造成损害。

然而,根据“绿色和平组织”去年10月发布的报告,福岛核废水中含有的大量氚和碳-14,将大幅增加人类集体接收的辐射剂量,存在损害人类DNA的潜在危险。用该组织高级核专家肖恩·伯尼的话说,废水中的有害元素和其他放射性核废料将危害环境达几千年之久。

此外,这些放射性物质很容易进入海洋沉积物,被海洋生物吸收。它们不仅对人类具有潜在的毒性,还能以更持久和更复杂的方式影响海洋环境。

在无数生命栖身着的太平洋面前,日方所谓“对人体无害”的说辞显得无比单薄。

太平洋的生物是世界各大洋中最为丰富的,生物量占世界大洋的50%以上。太平洋动物种类为其他大洋的3至4倍,仅印度尼西亚各群岛海域就已知有2000多种鱼类,热带太平洋软体动物门区系超过6000种,石珊瑚类超过2000种。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分院太平洋海洋研究所实验室首席科研员、生物学博士弗拉基米尔·拉科夫指出,“各项标准都没有充足的依据,对于某人而言,所谓的浓度就是标准;但对其他人而言,则是其他指标。生物体是不相同的。也许,这合乎人的标准,但对章鱼呢?显然不是。又比如,对鲸而言,只需相当少的剂量就能让它们死亡。对于数百万种海洋生物的标准并未制定。”

此外,拉科夫表示,这些核废水即使经过净化,如果被排到海洋中,仍可能导致放射性同位素留存在包括鱼类在内的海洋生物体内、继而在人体内积累。

浩瀚的海洋的确可以稀释放射物剂量,但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将总量可观且具有较长半衰期的各类放射性物质释放进入全球水循环系统的先例。诸多科学家与环保组织均表示,由于核废水的巨大体量和现有技术的有限,无法完全预知排放的废水将给海洋环境和人类安全造成什么潜在伤害。

“诚然,日本政府曾多次强调向海洋排放的核废水符合相应标准,并获得国际原子能机构的认可,但日本国内外至今依然反对将核废水排入海洋,主要原因就在于核污染影响的深远且未知。”《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北京大学历史系客座研究员蒋丰表示。

蒋丰指出,发生于上世纪50年代的“水俣病事件”,是因为日本氮化肥公司1925年开始向水中排放未经处理的废水,但直到1956年水俣病患者才开始大量出现,并对海洋生态环境造成严重污染。最初人们以为是排入海洋中的氮造成的影响,但最后通过调查研究发现罪魁祸首是汞。

“因此,日本政府今时今日向海洋排放符合‘标准’的核废水,但又有谁能保证未来不会发生类似的‘水俣病事件’呢?而且,当年的‘水俣病事件’主要集中于日本部分区域,但排放入海洋的核废水将会蔓延至整个太平洋,其造成的影响必将更为严重且深远。”蒋丰说。

把因自身疏忽产生的灾难性结果转嫁到海洋当中,是极端不负责任,也是极端短视的行为

2021年3月,东日本大地震10周年之际,日本首相菅义伟赴福岛县视察。他表示,“核废水的储存罐不断增加,存放场地愈发紧张,在这种状况下我们不应该总是推迟做决定,将在恰当的时候负责任地做出决策。”

向太平洋倾倒核废水,就是负责任的决策吗?

日本政府的这一决定,在日本国内外遭到广泛反对。根据民调,约有50%的国民反对政府这一决定。日本全国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明确反对将核废水排入海洋,福岛民众在多地发起示威抗议,举起“海洋在哭泣”、“反对含氚废水排入海洋”等标语牌,反对日本政府的相关计划,希望政府不要单方面强行决定。

韩国外交部发言人崔泳杉在4月8日的记者会上表示,“迄今为止,我们一再强调日本政府需公开信息,遵守国际社会可接受的环境标准,以及进行客观透明的检查。”此前,韩国水产业协同组合中央会会长任俊泽曾会晤日本驻韩国大使馆参赞长井真人,反对日方将核废水排入大海的设想。韩国济州道知事元喜龙也敦促日本政府提供信息和展开磋商。

4月1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就日本拟决定核废水排海事答记者问,他表示,中方已通过外交渠道向日方表明严重关切,要求日方切实以负责任的态度,审慎对待福岛核电站核废水处置问题。

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教授霍政欣表示,国际社会迄今为止,将核废水排入海洋这一做法史无前例。霍政欣认为,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日本政府如果将核废水排入海洋,将构成典型的海洋环境污染行为,不仅有违于国际道义,也应承担相应的国际法责任。该公约明确规定了各国有保护海洋环境的义务和责任。日本也有义务保护和保全海洋环境,采取一切必要措施,防止、减少和控制海洋环境污染。

对于如此严重的问题,西方国家及其媒体却陷入了沉默。损害全球自然环境、对包括人类在内的众多生物造成深远伤害的行为,被热衷于炒作“人权”、“环保”议题的西方媒体选择性地集体忽略,更显讽刺。

1956年加入联合国至今,日本一直将自身定位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如今却要将本国的核废水倾倒入太平洋,“辐射”到周边国家乃至国际社会的公共福祉和利益。把因自身疏忽产生的灾难性结果转嫁到海洋当中,是极端不负责任,也是极端短视的行为。

环球同此凉热,把核废水排向太平洋的责任,日本承担不起。

(编辑:逍遥客)

版权声明:本网注明来源为“国际环保在线”的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本站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http://www.huanbao-world.com 。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仅为传播资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首页 | 资讯 | 水务 | 大气 | 固废 | 绿色发展 | 自然资源 | 企业 | NGO | 环保展会

电脑版 | 移动版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7-2019 国际环保在线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1386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