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水务 大气 固废 绿色发展 自然资源 NGO 人物 国际资讯 环保会客厅 企业 环保展会 全国

清洁能源

旗下栏目: 循环经济 清洁能源 绿色金融

光伏扶贫工程款为何屡遭拖欠?

来源:中国能源报 作者:姚金楠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5-19 22:38:37

“去年春节前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我几乎每天都去欠款方的办公室催款,跟上班一样,后来可能他们看我也不容易,就给了1000万元。并网差不多快两年了,现在还欠着3000多万元。”说起催款,协鑫能源工程公司渑池光伏扶贫项目负责人乔某向记者倒起了苦水。

作为国家“十三五”首批光伏扶贫项目,渑池光伏扶贫电站为何遭遇工程款拖欠?在全国光伏扶贫推进的过程中,工程资金的整体给付情况如何?在脱贫攻坚的关键之年,作为国家十大精准扶贫工程之一、已经帮扶全国407万户贫困户的光伏扶贫又面临着怎样的考验?

“压力实在太大了,已经严重影响到公司的资金状况,我们是‘因扶贫致贫’了”

乔某负责的渑池9.79MW村级光伏扶贫电站项目位于河南省三门峡市。2018年6月30日,项目实现全容量并网发电。然而时隔近两年,项目仍有超3000万元的工程尾款遭遇拖欠。

据乔某介绍,作为渑池县光伏扶贫项目的总承包方,协鑫能源工程公司全额垫资完成了电站的前期建设。“最初的总包合同是2017年底和三门峡投资集团旗下的三门峡市财经投资公司签订的。到了2018年10月,财经投资公司将项目转至子公司渑池会盟投资有限公司,我们又补充签署了三方协议。”根据合同和协议约定,项目总金额为5218.07万元,2018年9月30日之前需支付合同暂估总价的60%,约3130万元;2018年10月30日之前支付合同暂估总价的35%,约1826万元;2018年12月30日之前支付尾款约260万元。“实际上,在三方协议签订后,渑池会盟公司只支付了1000万元,加上去年春节前支付的1000万元,现在的欠款还有3200多万元。”

不仅如此,乔某告诉记者,在河南南阳市镇平县、驻马店市遂平县,协鑫承建的光伏扶贫项目也有着类似遭遇。仅在河南一省,协鑫被拖欠的光伏扶贫工程款总额就达到1.3亿元。

无独有偶,2019年6月20日,中利集团因近100亿元的巨额应收账款收到深交所问询函。中利集团在复函中称,其中部分欠款便是参与光伏扶贫项目建设造成的。“在光伏扶贫项目上,我们前前后后垫资了差不多400亿元,到现在还有很多没有收回。压力实在太大了,已经严重影响到公司的资金状况,我们是‘因扶贫致贫’了。”谈到做光伏扶贫项目的回款难,中利腾晖光伏技术有限公司国内战略发展总裁陈杰也深感无奈。

“政策叫停了负债建设,整个链条一下子被打破,贫困地区的政府哪有那么多钱,就只能欠着了”

据协鑫能源工程公司统计,渑池光伏扶贫项目自投运以来,已累计发电1911万千瓦时,按照0.85元/千瓦时的扶贫电价计算,项目总收益已达1624万元。

既然项目一直在运且有收益 ,为何渑池会盟公司迟迟不支付工程尾款呢?经过再三联系,记者拨通了会盟公司董事长王明霞的电话:

“这个事情我们已经有解决方案了,这是企业和企业间的事,我们自己可以解决。”

“想和您具体了解一下,为什么项目运行将近两年,现在才着手去解决付款的问题?是公司的资金紧张还是项目本身存在问题?还是有什么其他原因吗?”

“之前项目是有点问题的,变压器老是不能正常工作。”

“这种情况有多久了?现在解决了吗?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就像我刚刚跟你说的,我们双方企业已经在协商解决了,所有的问题都有方案。”

王明霞以“正在协商解决”为由,拒绝透露更多信息。对于她所说的变压器无法正常工作一事,乔某告诉记者,在项目竣工时,的确存在由于变压器存在问题导致电站发电量偏低的问题。“但变压器并不在总包方的工程范围内,而是由当地电网公司负责,这一点我们也无能为力,而且我们也一直在积极配合电网方面的工作去解决。这些渑池会盟公司都是了解的,变压器问题并不是工程本身存在的质量问题,而且现在已经解决了,所以这根本不是拖欠工程款的理由。”

“总体来看,其实不同项目存在的一些细节问题根本不是光伏扶贫被拖欠工程款最关键的原因,我们做了那么多扶贫项目,见过的太多了,最根本的还是政策突变带来的资金短缺。”陈杰所说的“政策突变”,指的是2018年3月国家能源局、国务院扶贫办下发的《光伏扶贫电站管理办法》。根据《办法》,光伏扶贫电站由各地根据财力可能筹措资金建设,不得负债建设,企业不得投资入股。

“在这之前,国家其实是鼓励政府贷款或者让企业参股建设的,最常见的模式就是企业先行垫资建设,在项目建成并网后将电站资产移交至当地政府,政府相关部门再将电站资产向政策性银行抵押进行贷款,通过贷款支付企业此前的垫资。”陈杰表示,随着政策发生变化,地方政府不能再负债,很多政策性银行对扶贫项目的放贷也就此暂停。“政策叫停了负债建设,整个链条一下子被打破,贫困地区的政府哪有那么多钱,就只能欠着了。”

“的确如此。”乔某指出,在渑池项目招标之初,当地已经和国开行协商了相应的贷款方案。“国开行当时也是同意的,但是后来政策不允许了。”

此外,有业内知情人士透露,部分省份光伏扶贫欠款严重也与大量扶贫电站未录入国家补贴目录有关。“有些是当地政府在申报的时候出现了纰漏,错过了截止时间,导致一些本该纳入国家目录的项目没有第一时间进入,项目不能享受到相应的扶贫电价补贴,整体收益就会受到影响。还有一些项目在申报或者审核的过程中,所在地正好‘脱贫摘帽’不再属于国家级贫困县、贫困村了,最终项目就没有进入光伏扶贫之列,但是当地政府在筹备甚至招标时却是按照扶贫项目在做,这在后期也容易产生一些问题。”

“此前项目遭遇欠款的历史遗留问题,真可能是一场持久战”

目前,针对河南省渑池、镇平、遂平三地光伏扶贫项目拖欠工程款一事,协鑫能源工程公司已通过“人民网-领导留言板”频道向当地主管部门反映。其中,三门峡市委书记刘南昌和南阳市镇平县委均已给出公开回复,表示已与欠款公司联系对接,企业也将积极筹措资金,及时支付剩余款项,争取早日还清欠款。

对此,乔某表示,公司也已收到相应回复。“说的也是‘及时’‘争取’这样的字眼,但更希望对方能给我们一个具体明确的还款计划,比如整体的还款周期是怎样的,到哪个时间点可以支付多少钱等等,但是目前还没有看到类似的方案。”

“纵观全国来看,对于光伏扶贫而言,在《办法》出台之前,确实有企业垫资建设回款困难的问题,甚至延伸出一些地方政府通过当地其他资源置换项目资金的乱象。”有行业专家指出,国家规范光伏扶贫管理的初衷也正在于此,“所以现在的项目运行其实也在朝着规范的方向在走。”

在《办法》颁布后不久,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和国务院扶贫办开发指导司相关负责人曾公开表示,“十三五”首批光伏扶贫计划项目中如有负债建设的,国务院扶贫办要牵头指导和督促地方政府制定还款计划,并在2020年前还清债务。

然而,在具体实施中,欠款问题到底该如何解决?上述行业专家坦言:“此前项目遭遇欠款的历史遗留问题,真可能是一场持久战,绝大部分政府部门或者公司应该并不是恶意拖欠,而是真的没钱,短时间内很难有可以普遍适用的解决方案。”

(编辑:逍遥客)

版权声明:本网注明来源为“国际环保在线”的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本站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http://www.huanbao-world.com 。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仅为传播资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首页 | 资讯 | 水务 | 大气 | 固废 | 绿色发展 | 自然资源 | 企业 | NGO | 环保展会

电脑版 | 移动版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7-2019 国际环保在线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1386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