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水务 大气 固废 绿色发展 自然资源 NGO 人物 国际资讯 环保会客厅 企业 环保展会 全国

清洁能源

旗下栏目: 循环经济 清洁能源 绿色金融

全国碳市场正式启动 “高碳”企业如何“翻身”

来源:中国科学报 作者:秦志伟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2-01 09:08:15

202121525588240.jpg

2月1日,《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管理办法》)正式施行,意味着全国碳市场正式启动,再加上前不久发布的《2019—2020年全国碳排放权交易配额总量设定与分配实施方案(发电行业)》和《纳入2019—2020年全国碳排放权交易配额管理的重点排放单位名单》,我国首次从国家层面将温室气体控排责任压实到企业。

对于“高碳”排放企业来说,其身上的担子无疑越来越重。

根据上述重点排放单位名单,2225家发电行业重点排放单位将率先试水。而2225家企业的共同特点是上一年度温室气体排放量达到2.6万吨二氧化碳当量,这也是被《管理办法》纳入重点排放单位名录的条件之一。

生态环境部应对气候变化司司长李高透露,钢铁、水泥、化工等行业也将陆续“入局”。

既完成任务,又转型升级,这些重点排放企业该怎么办?受访专家表示,交易履约、技术创新是可供选择的主要路线。

配额分配方法以免费发放为主

之所以选择发电行业试水,缘于其碳排放占全国二氧化碳排放的40%左右,这是率先“入围”重点排放名单的重要依据。

更为关键的是,电力行业排放数据较为完整,统计体系也较完善。“碳交易强调碳排放数据可核证和可计量,这在电力行业相对容易解决,且将电力行业作为碳交易突破口也是国际经验。”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副总经理宾晖告诉《中国科学报》。

2011年,北京、天津、上海、重庆、湖北、广东及深圳7个省市开启碳排放交易试点,将电力行业全部纳入试点范围。

在碳交易市场中,合理分配碳配额利于促进区域减排已成共识。“碳市场配额总量设定和分配方法选择,是碳市场设计和建设的一个根本性问题。”清华大学能源环境经济研究所所长张希良说。

根据《管理办法》,生态环境部负责制定碳排放配额总量确定与分配方案,省级生态环境主管部门负责向本行政区域内的重点排放单位分配规定年度的碳排放配额。截至目前,我国7个碳市场试点都采用了以免费分配为主的配额分配方式;《管理办法》也指出以免费分配为主,但同时提出“可以根据国家有关要求适时引入有偿分配”。

在张希良看来,将碳强度目标要求与配额总量设定和配额分配方法有机结合起来更为重要。

就免费配额分配方法而言,包括基于历史碳排放总量的方法、基于历史碳排放强度的方法和基准法等,后者又分为基于过去活动水平的方法和基于未来实际活动水平的方法。碳交易试点实践表明,基于未来实际活动水平的基准法比较符合我国实际情况。

例如,上海碳交易试点配额分配发放方法由简单的基于历史总量的历史排放法起步,逐步向管理精度更高的基于效率的历史强度法和基准线法过渡。而在发放方式上,从全部免费转向部分有偿,结合高碳能源使用提出免费发放比例,体现区域能源结构调整导向。

技术创新水平是中介变量

当某一纳入监管的企业得到配额后,如果它利用先进减排技术等措施,使本单位二氧化碳排放量小于规定配额,便可以将多余配额进行出售,进而获得相应的经济利益。

从这方面来看,全国碳市场启动对于纳入监管的重点排放企业来说并不完全是坏事。

“碳排放权交易政策通过促进技术创新实现地区减排,地区的技术创新水平就是碳交易机制的中介变量。”中山大学岭南学院教授李胜兰说。

湖北大学商学院教授刘和旺等人研究发现,中国碳交易试点促进了企业转型升级,但对不同类型和不同地区企业的影响有差异,“对非国有企业、大型企业及东中部地区企业转型升级作用更大”。

他们进一步研究发现,碳排放交易试点是通过技术创新实现,而非组织创新或资本深化的结果。

因此,刘和旺建议,政府应给予企业更多创新资金和技术支持,进一步营造提高企业技术创新的制度环境,激励和引导企业自主创新。除此之外,面对日益严峻的资源和环境形势,引导工业企业在开展传统技术创新的同时,大力开展绿色低碳技术创新活动,推动我国经济走绿色可持续发展道路。

“配额方案不是一成不变的,将根据社会经济行业技术的发展及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推进,持续收紧配额。”李高表示。因此,技术先进、碳排放量少的企业在碳市场中将占据优势地位。

他进一步解释道,碳市场将在推动行业减排、绿色低碳技术的创新和发展、引导全社会气候投融资等方面发挥更大作用;同时,也将促进可再生能源、林业碳汇、甲烷利用等温室气体减排项目的发展。

引入投资机构可提升市场活跃度

然而,参与碳排放权交易的主体不只有纳入监管的企业,还应该有符合国家交易规则的机构和个人。其中,《管理办法》鼓励上述参与主体出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等公益目的自愿注销所持有的碳排放配额。

宾晖说:“碳交易市场不能没有投资机构,这事关市场的活跃度。”

以上海为例,碳市场启动初期的参与主体以纳入监管的重点排放企业为主,随着投资机构的进入和参与度不断提升,投资机构二级市场现货交易量占比也快速上升。2014年—2018年,上海碳市场现货成交量中投资机构交易量占比由15%左右上升到80%以上。

不过专家提醒,碳市场可参考各类金融市场的经验,但它终究不是金融市场,是为减排而做的努力,不能允许投机行为出现。

在宾晖看来,碳交易市场体系建设要瞄准2030年甚至2060年。据悉,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碳达峰、碳中和工作”作为2021年要抓好的重要任务;《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指出,支持有条件的地方率先达到碳排放峰值,制定2030年碳达峰行动方案。

“一个行业成熟了就纳入市场,在‘十四五’期间,会有新的行业进入全国碳市场。”李高表示,在发电行业碳市场稳定运行的基础上,将逐步扩大市场覆盖行业范围,丰富交易品种和交易方式,实现全国碳市场平稳有效运行和健康持续发展,有效发挥市场机制在实现我国二氧化碳排放达峰目标、碳中和愿景中的重要作用。

(编辑:逍遥客)

版权声明:本网注明来源为“国际环保在线”的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本站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http://www.huanbao-world.com 。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仅为传播资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首页 | 资讯 | 水务 | 大气 | 固废 | 绿色发展 | 自然资源 | 企业 | NGO | 环保展会

电脑版 | 移动版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7-2019 国际环保在线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1386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