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水务 大气 固废 绿色发展 自然资源 NGO 人物 国际资讯 环保会客厅 企业 环保展会 全国

清洁能源

旗下栏目: 循环经济 清洁能源 绿色金融

【解读复苏】UNEP:疫情之下,我们正在“更好地重建”吗?

来源:绿色和平发布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3-23 10:10:43

2020年,全球经济与社会生活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面对新冠疫情的持续冲击,各国出台了一系列复苏政策,以期爬出疫情泥淖,推动本国“更好地重建”。然而,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一年多时间,各国是否真正进入了绿色复苏的轨道之上?

答案并不乐观。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与英国牛津大学的最新报告通过跟踪和分析过去一年全球50大主要经济体的3000余条经济刺激和财政支出政策分析显示,2020年,仅有占全球复苏支出18%(占全球总支出2.5%)的资金属于“绿色”支出,用以促进可持续发展。其中,大部分“绿色”支出来自少数几个高收入国家,大部分发展中国家受债务等因素限制,在应对新冠疫情后复苏时缺乏对“绿色”的关注(lacked a green focus),从而难以应对气候变化、自然破坏、环境污染等全球性危机。

全球“绿色”支出占比较低

报告发现,2020年,全球50个主要经济体已公布的用于应对新冠危机的支出共14.6万亿(美元,下同)。其中用于短期救济与纾困的支出为11.1万亿;用于支持长期复苏的财政支出为1.9万亿,用于绿色复苏的财政支出仅为3410亿,占复苏支出的18%,比例仍然偏低。

1.png

图1:疫情期间各主要经济体的复苏支出与绿色复苏支出对比(图片来源:UNEP)

五大领域引领绿色复苏

报告列出了绿色复苏支出的五大领域:低碳能源(Green Energy),绿色交通(Green Transport),绿色建筑升级与能效(green building upgrades & energy efficiency),自然资本(natural capital),绿色研发(green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目前已有大量资金流入这些领域之内,不仅能在短期内推动经济复苏,产生长期的经济与社会效益,还能推动在众多环境目标上取得进展。

低碳能源

在用于绿色复苏的财政支出中,低碳能源方面的支出为661亿美元。其中,最大资金流向可再生能源(253亿)和氢能开发(185亿)。

2.png

图2:各主要经济体在低碳能源领域的复苏支出。其中每个子原型从上至下分别为:可再生能源、生物燃料和其他可再生燃料、输电基础设施、包括智能电网在内的配电基础设施、氢能、电池与存储、碳捕集与碳封存、高污染能源资产清理,以及未知支出(单位:十亿美元)(AU:澳大利亚,CA:加拿大,CN:中国,DE:德国,DK:丹麦,ES:西班牙,FI:芬兰,FR:法国,KR:韩国,PL:波兰,NO:挪威,UK:英国。下同)。(图片来源:UNEP)

绿色交通

在全球50大主要经济体中,用于发展绿色交通的财政支出超过能源支出,共计861亿美元,其中最大投资(215亿美元)用于电动汽车补贴和现有公共交通运力扩张。

1.png

图3:各主要经济体在绿色交通领域的复苏支出。其中8个部分从上至下分别为:电动汽车转型项目、电动汽车补贴、新建或扩建公共交通系统、现有公共交通运力扩展、电动汽车充电设施、自行车与步行设施、高污染交通清洁、未知支出(单位:十亿美元)(CH:瑞士,TR:土耳其。下同)。(图片来源:UNEP)

绿色建筑升级与能效

用于绿色建筑升级与能效的复苏支出为352亿美元,其中306亿用于绿色改造项目。

2.png

图4:各主要经济体在绿色建筑升级与能效领域的复苏支出。其中两个部分从上至下分别为:绿色翻新项目和屋顶太阳能支持(单位:十亿美元)。(图片来源:UNEP)

自然资本

在自然资本方面的支出约563亿美元,资金规模仅次于交通和能源。其中192亿用于公共公园和绿地投资,187亿用于水路和航道的养护。

1.png

图5:各主要经济体在自然资本方面的复苏支出。其中四个部分从上至下分别为:公园与绿地投资、植树与生物多样性保护、生态保护举措、水道加强与保护(单位:十亿美元)(US:美国。下同)。(图片来源:UNEP)

绿色研发

在复苏支出中,有289亿美元的投资用于绿色技术研发。其中最大一部分的支出(97亿)用于低碳能源技术或产品研发。

2.png

图6:各主要经济体在绿色研发领域的复苏支出。其中四个部分从上至下分别为:能源、工业、其他部门、未知支出(单位:十亿美元)。(图片来源:UNEP)

值得注意的是,发达经济体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在绿色投资上差异较大。24个发达经济体的绿色支出达到了3170亿美元,且涵盖的政策领域广泛,而26个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绿色支出仅为510亿美元,聚焦于清洁能源和自然资本两个领域(图9)。

1.png

图7:发达经济体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在绿色复苏支出的政策领域对比。(图片来源:UNEP)

多数国家未实现“更好的重建”

通过绿色支出占复苏总支出比重、复苏总支出占GDP比重(Logarithmic Scale)两个维度,报告将50个国家分为“领导者”、“希望初现”、“有行动潜力”、“错失良机”四组。

2.png

图8:各主要经济体中,绿色复苏支出占复苏总支出的百分比与复苏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图片来源:UNEP)

其中,芬兰、丹麦、挪威、德国、法国和波兰属于投资含绿量高且投资规模较大的领导者,这些国家用于绿色复苏的财政支出占本国复苏支出的比例都超过了30%,成为全球范围内绿色复苏的榜样。作为其中唯一的发展中经济体,波兰表现亮眼。2020年6月,波兰政府宣布了一项21亿美元的绿色投资刺激计划,其中包括多项旨在促进电动车生产和使用的政策;除此以外,波兰政府还在2020年5月投资5亿美元用于其“清洁空气2.0(Clean Air 2.0)”计划[1],以改善该国城市与小镇空气质量。

在“错失良机”的国家中,英国2020年投入了超过本国GDP 10%的资金用于经济复苏,但其复苏支出中只有约十分之一是“绿色”的;澳大利亚也投入了近10%的支出用于本国复苏,但其“含绿量”低于5%;韩国、西班牙在绿色复苏支出总量上名列前茅,但“含绿量”仍不足30%。美国虽然被认为属于“有行动潜力”的国家,但其复苏支出占其GDP比例在发达经济体中最小,且“含绿量”不高。

反观中国,2020年中国投入了超过4000亿美元用于经济复苏,远高于其他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能源方面,中国在太阳能、风能、生物能等可再生能源上的补贴支出达到14.3亿美元,领先其他主要经济体。除此以外,中国财政部2020年共拨出约93亿美元用于大气污染防治、水污染防治和土壤保护等领域。总体而言,中国复苏支出“含绿量”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报告显示,绝大多数国家并没有在“更好的重建”,尤其在一些GDP碳强度较高的经济体中(图9,在短期救助与长期复苏的政策领域仍可见高排放许可的政策身影)。

1.png

图9:各主要经济体绿色复苏支出支出与二氧化碳排放强度。一些未标出的国家从左至右依次为:瑞士、瑞典、爱尔兰、奥地利、意大利、巴西、土耳其、以色列、智利、巴基斯坦、美国、印度和加拿大。瑞士、瑞典、爱尔兰、奥地利、意大利、巴西、土耳其、以色列、智利、巴基斯坦、美国、印度和加拿大(图片来源:UNEP)

重回“绿色复苏”轨道

报告强调,尽管全球主要经济体在绿色复苏上的支出并不尽如人意,但随着疫情平缓,各国的注意力从短期救助措施转向长期复苏,更加“绿色”的财政支出仍值得期待。报告最后提出了五个关键问题,回答这些问题将有助于各国重回绿色复苏轨道:

1.当各国投入空前资源用于疫情后复苏时,什么是至关重要的?

当下实施的复苏政策将会决定未来数十年经济、社会和环境的发展轨迹。将全球碳排放与经济增长脱钩,可以给未来2摄氏度或1.5摄氏度的温控目标带来一线希望,从而避免最严重的气候危机,并带来空气质量、自然资本、健康和其他方面的协同效应。

2.什么样的财政支出途径能够推进经济复苏与环境的可持续发展?

低碳能源(Green Energy),绿色交通(Green Transport),绿色建筑升级与能效(green building upgrades & energy efficiency),自然资本(natural capital),绿色研发(green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这些领域目前获得了大量的政策关注,也有潜力在未来带来更大的经济、社会与和环境回报。

3.在解决因新冠疫情而加剧的社会不平等问题上,复苏支出的作用如何?

绿色与包容的复苏支出关注可持续发展目标,其往往能够通过减少空气污染带来积极的健康结果,并可降低目标群体的能源消费价格。在这两个方面,因收入状况、性别或种族因素处于弱势低位的群体最能感受到积极影响。精心制定有针对性的复苏政策,有助于促进这些社区在短期内更好地重建,同时提高未来应对危机的能力。

4.目前各国都在进行什么样的复苏投资,以应对气候变化、自然丧失和污染?

植树造林项目、清洁能源投资和电动车激励计划只是2020年宣布的几项雄心勃勃的绿色复苏政策的一部分。尽管已经有一些强有力的复苏政策来解决这些环境危机,但目前全球范围内的支出只限于少数几个国家,且远远低于实际需求。不仅如此,仍有大量复苏支出会带来空气污染,或对自然资本产生负面影响。

5.为了确保可持续和公平的复苏进程,我们还需要做些什么?

决策者必须尽快制定并执行可持续和公平的复苏政策。从过去和现在的财政政策行动中吸取经验教训、设计良好和目标明确的政策需要时间与迭代,尽早开始复苏规划则更有可能提供有针对性和有效果的复苏支出;与此同时,2020年各主要经济体在人力资本上的投资不足,应该通过优先实施绿色技能项目来解决,这包括2021年及以后的绿色再培训计划。

2021年中国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加快发展方式绿色转型,协同推进经济高质量发展和生态环境高水平保护,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和二氧化碳排放分别降低13.5%、18%。《十四五》规划强调要实施有利于节能环保和资源综合利用的税收政策,大力发展绿色金融。“十四五”高质量发展蓝图之下,中国绿色复苏正迎来关键时期,不仅需要用好“绿色”财税政策,通过公共支出和投资引导培育绿色经济发展,也要开展多领域、多层次的国际环境合作,吸收和借鉴其他国家的经验,深度参与和引领全球气候治理和生物多样性保护。

参考资料:

[1]https://czystepowietrze.gov.pl/rusza-program-czyste-powietrze-2-0/

(编辑:逍遥客)

版权声明:本网注明来源为“国际环保在线”的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本站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http://www.huanbao-world.com 。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仅为传播资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首页 | 资讯 | 水务 | 大气 | 固废 | 绿色发展 | 自然资源 | 企业 | NGO | 环保展会

电脑版 | 移动版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7-2019 国际环保在线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1386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