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水务 大气 固废 绿色发展 自然资源 NGO 人物 国际资讯 环保会客厅 企业 环保展会 全国

绿色金融

旗下栏目: 循环经济 清洁能源 绿色金融

通过国企改革推动化石能源企业低碳转型是实现巴黎协定及中国承诺的关键

来源: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 作者:徐洪峰 杜晋叶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1-14 10:49:36

全球范围内,源自国企/政府的化石能源投资占比一半左右,同时国企亦是中国化石能源供给的主要来源。化石能源国企是全球和中国碳排放的主要来源之一。中国化石能源国企占比较高,研究其低碳转型对其它国家具有借鉴作用。

一、国企是全球化石能源投资和中国化石能源供给的重要来源

国企/政府占全球化石能源投资的50%左右。据国际能源署(IEA)数据,截至2017年底,国企/政府的能源投资占全球能源投资总额的41.8%。其中,煤炭及供热投资和油气投资中,国企/政府投资占比分别为52.6%和49.2%。(如图1-1所示)

1.jpg

图1 全球政府/国企能源投资占比(2012年、2017年)

数据来源: IEA, Share of government/SOE ownership in energy investment by sector, 2012-2017, IEA, Paris

另一方面,从化石能源投资占比增加值看,2012年至2017年期间,全球国企/政府能源投资占比自39.2%上升至41.8%,增加了2.6%。这一时期,国企/政府的油气投资和煤炭及供热投资占比增加相对较多,分别从44.2%和47.2增加至49.2%和52.6%,分别上升5%和5.4%[1]。

国企是中国化石能源供给的主力。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2018年中国能源总产量37.7亿吨标准煤,其中,原煤产量26.12亿吨标准煤,占能源总产量69.3%;原油产量2.7亿吨标准煤,占能源总产量7.2%;天然气产量2.07亿吨标准煤,占能源总产量5.5%,化石能源产量合计占中国能源总产量约82%。(如图2所示)

1.jpg

图2 中国能源生产结构(2009~2018年)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能源生产总量

在中国化石能源生产中,国企占比明显较高。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2018年中国原煤产量排名前20企业中,国企数量占90%,当年度国企煤炭产量总计约21.66亿吨,约占2018年中国煤炭生产总量的59%(2018年中国原煤产量36.8亿吨)[2]。(如图3所示) 

1.jpg

图3 中国原煤产量前20国企产量占比(2018年)

数据来源:中国煤炭工业协会《2019中国煤炭企业煤炭产量50强名单》

此外,据相关数据,2018年中国三个主要油气国企,中石油、中国石化和中海油原油产量分别为10101.7万吨、3495万吨、4200万吨,分别占当年度中国原油总产量的53.4%、18.5%、22.2%,合计占当年度中国原油总产量的94.1%。上述国企2018年天然气产量分别为1093.7万吨、270.5万吨和160.3万吨,分别占当年度中国天然气总产量的68.4%、16.9%、10%,合计占当年度中国天然气总产量的95.3%[3]。(如图4、图5所示)

1.jpg

图4 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占中国原油总产量比例(2018年)

2.jpg

图5 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占中国天然气总产量比例(2018年)

数据来源:《国际石油经济》

二、化石能源国企是全球及中国能源相关碳排放的主要来源之一

化石能源国企是全球能源相关碳排放主要来源之一。据2017年碳巨头报告与气候责任研究所联合发布的报告,自1988年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成立以来,全球100家化石能源生产企业大约造成6350亿吨二氧化碳排放,其中,国企数量占比59%。上述100家化石能源生产商工业温室气体排放占全球工业温室气体排放71%,其中25家公司和国企排放占到全球工业温室气体排放的51%左右[4]。

据英国《卫报》相关数据,自1965年至2017年期间,全球能源相关二氧化碳和甲烷排放总量前20家化石燃料企业能源相关二氧化碳和甲烷排放总量达4800亿吨二氧化碳当量,占全球能源相关二氧化碳和甲烷排放总量的35%。(如图6所示)

1.jpg

图6 全球前20家化石燃料企业能源相关二氧化碳和甲烷排放(1965~2017年)

数据来源: Matthew Taylor and Jonathan Watts. New data shows how fossil fuel companies have driven climate crisis despite industry knowing dangers.

上述20家化石燃料企业中包含国企12家,在1965至2017年50余年期间,12家国企化石能源开采产生能源相关二氧化碳和甲烷排放占全球能源相关二氧化碳和甲烷排放20%。其中,能源相关二氧化碳和甲烷排放前五位的化石能源国企分别为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Saudi Aramco)、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伊朗国家石油公司(National Iranian Oil)、印度煤炭公司(Coal India Limit)、以及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Pemex),在1965至2017年期间,上述能源国企能源相关二氧化碳和甲烷排放分别为592.6、432.3、356.6、231.2和226.5亿吨二氧化碳当量,分别占同一时期全球能源相关二氧化碳和甲烷排放的4.32%、3.15%、2.60%、1.68%和1.65%[5]。(如图7所示)

1.jpg

图7 全球前20化石燃料企业能源相关二氧化碳和甲烷排放(1965~2017年)

数据来源:Matthew Taylor and Jonathan Watts New data shows how fossil fuel companies have driven climate crisis despite industry knowing dangers.

化石能源国企是中国碳排放的主要来源之一。中国部分化石能源国企于2018年和2019年开始陆续披露温室气体排放数据,2018年中国能源相关二氧化碳排放总量为100.65亿吨[6],其中,神华集团二氧化碳排放约2.5亿吨[7],兖州煤矿碳排放560.48万吨。2019年,中国三大油气国企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温室气体排放分别达1.74亿吨二氧化碳当量[8]、1.71亿吨二氧化碳当量[9]、878.3万吨二氧化碳当量[10]。(如图8所示) 

1.jpg

图8 部分化石能源国企温室气体排放量(2018年及2019年)

数据来源: Wind

三、中国化石能源国企的低碳转型对其它国家具有借鉴作用

在应对气候变化和推动低碳发展的大背景下,国际能源体系正在经历深刻变革。全球主要碳排放国家均加快步伐,推动化石能源体系的低碳转型。中国作为化石能源生产消费大国以及碳排放总量最多的国家之一,化石能源国企的低碳转型可为世界其他国家化石能源国企的低碳转型提供实质借鉴。

中国煤炭国有企业数量及煤炭产量在全球均占比较高,因此中国煤炭国有企业的低碳转型对全球其他国家煤炭国企具有借鉴作用。据煤炭经济研究会数据,2017年全球前20煤炭生产企业中,国有企业共14家,占比约70%,其中中国煤炭国企13家,印度煤炭国企1家。2017年,上述13家中国煤炭国企煤炭总产量17.06亿吨,约占当年度中国煤炭总产量的97.68%。除中国外,印度煤炭公司作为印度煤炭行业垄断企业,每年生产超过全国产量半数的原煤,2017年,印度煤炭生产总量约7.2亿吨,印度煤炭公司产量5.6亿吨,占全国煤炭总产量的78.7%[11]。(如表1所示)

2.jpg

表1 全球前20煤炭生产企业煤炭产量(2017年)

数据来源:煤炭经济研究会

全球主要油气生产国大部分由国有企业占主导地位。据BP数据,2017年全球石油产量前五位国家分别为美国、沙特阿拉伯、俄罗斯、伊朗及加拿大,天然气产量前五位分别为美国、俄罗斯、伊朗、加拿大、卡塔尔[12],其中,俄罗斯、沙特、伊朗,以及卡塔尔的油气生产主要由本国国有企业垄断。(如图9和图10所示)

1.jpg

图9 全球石油产量前五位国家 (2017年)

数据来源:Energy Outlook 2019 edition BP

2.jpg

图10 全球天然气产量前五位国家 (2017年)

数据来源:Energy Outlook 2019 edition BP

首先,俄罗斯国有企业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2016年原油产量达2.1亿吨,约占俄罗斯当年度原油总产量的38%。除俄罗斯石油公司外,俄罗斯主要国有油气企业还有卢克石油公司(Lukoil)、苏尔古特石油天然气公司(Surgutneftegas)、俄罗斯天然气工业石油公司(Gazprom Neft),以及鞑靼石油公司(Tatneft)等。其中,Rosneft、Lukoil 及Surgutneftgas三家企业合计原油产量及原油出口量分别占当年度俄罗斯原油产量及出口量70%和50%以上。此外,俄罗斯国家石油运输公司(Transneft)拥有输油管道总长(含成品油管道)超过72000公里,输油泵站500余个,储油库总容量达到2400万立方米,2016年全年约90%的俄产原油均由俄罗斯国家石油运输公司运输[13]。

其次,沙特阿拉伯是欧佩克第一大原油输出国,也是全球石油储量及产量最多的国家之一。沙特国有企业沙特阿美石油公司(Saudi Aramco)是沙特最大的石油勘探和开采企业,自1997年后控制沙特全部的碳氢化合物产业。据BP数据,2018年沙特原油产量约为1228.7万桶/天[14],沙特阿美石油公司原油产量1030万桶/天,约占全国原油总产量的83.8%[15]。

此外,欧佩克第二大产油国伊朗在宪法中禁止自然资源由外国或私人所有,该国石油和天然气基本被伊朗国家石油公司(NIOC)、伊朗国家天然气公司(NIGC)、伊朗国家石油化工公司(NPC),以及伊朗国家炼油和分销公司(NIORDC) 四家国有企业垄断。据EIA报告,伊朗石油天然气上游业务主要被NIOC垄断,NIORDC负责与原油和石油产品相关的炼制和分销,天然气下游业务则主要由NIGC垄断。上述国有企业均通过控股子公司的方式控制伊朗油气上下游业务[16]。(如表2所示)

2.jpg

表2 伊朗国有能源企业及其主要业务

资料来源: U.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 Facts Global Energy, Arab Oil & Gas Directory, and NIOC

据2017年数据,加拿大是油气产量均位列全球前五的国家,其政府在1975年成立的加拿大石油公司(Petro-Canada)是加拿大最大的燃油和燃气公司,拥有超过60亿加元固定资产。该公司在成立之初从加拿大政府手中接受大量油气资源,控制全国油气上下游行业大部分业务,在上游产业主要负责原油探测、开采及原油、天然气及液化天然气销售;下游产业则主要负责原油炼制和石油产品销售。但自1991年始,加拿大政府开始对Petro-Canada进行私有化改革,2004年底,加拿大政府出售了其在该公司中剩余的20%股权,至此Petro-Canada彻底完成私有化转型[17]。

卡塔尔是全球第五大天然气生产国,同时也是石油产量全球前15的国家。卡塔尔国家石油公司(Qatar Petroleum)是1974年根据阿联酋第10号法令成立的国有上市公司,目前是该国最大的石油企业,Qatar Petroleum及其子公司提供包括原油、天然气和液态天然气、成品油、合成燃料、石化产品、燃料添加剂、化肥、液化天然气(LNG)、钢和铝的勘探、生产、本地及国际销售等多项业务,基本参与当前卡塔尔石油天然气产业的所有阶段的活动,并代行政府职能。据美国《石油情报周刊》数据,2018年Qatar Petroleum石油产量8700万吨,天然气产量1143亿立方米,占当年全国天然气总产量的65.13%[18]。

四、中国化石能源国企节能减排、低碳转型的建议

中国能源消费目前仍以化石能源为主,而我国油气资源相对短缺,供需存在较大缺口,每年需要自国外进口大量油气。战略层面为了保障能源的安全供给,中国油气领域基本以国企垄断经营为主。如前文所述,化石能源的生产加工会造成大量温室气体排放,而国企是全球化石能源投资和中国化石能源生产供给的主要来源,因此化石能源国企是全球和中国碳排放的主要来源之一,其生产经营尽管推动了社会经济的稳定发展,但也带来了高能耗、高排放的问题。

为应对全球气候变暖,超过190个国家共同缔结《巴黎气候协定》,最终目标是把本世纪全球温度上升幅度控制在1.5℃之内的水平,中国更是承诺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19]。化石能源国企作为中国温室气体排放的主要来源之一,其节能减排、低碳转型能够大幅减少中国碳排放规模,是实现巴黎协定及中国2060年达到碳中和承诺的关键。

在此背景下,中国政府逐步推动化石能源国企转型。企业端,其节能减排、低碳转型有两大路径。第一是从企业现有的化石能源生产入手,大力发展化石能源清洁技术,进行节能减排降耗。一方面加强二氧化碳捕获、储存及利用技术的研发,有针对性地发展低碳能源技术;另一方面加强油气低碳、高附加值转化技术的开发利用,提高资源和能源的综合利用率[20]。如清洁煤技术可大幅提高煤炭利用率,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第二是逐步降低化石能源生产比重,增加可再生能源投资和生产。中国太阳能、风能、生物质等可再生能源资源丰富,随着技术进步,光伏风电等可再生能源生产成本大幅下降,逐步进入可再生能源发电平价时代。在此背景下,化石能源国企可以逐步加大以光伏、风电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投资,通过能源生产供给侧结构调整,降低能源生产相关温室气体排放。

从政府端,国家可以利用税收激励等方式鼓励化石能源国企低碳转型,出台利于企业低碳转型的税收政策,对于企业投资新能源产业,或对原有化石能源产业进行技术改造,可以对新能源部分给予所得税优惠[21],或者对技术改造部分的研发费用准予税收抵扣。

参考文献

[1] IEA, "Share of government/SOEownership in energy investment by sector, 2012-2017", IEA, Parishttps://www.iea.org/data-and-statistics/charts/share-of-government-soe-ownership-in-energy-investment-by-sector-2012-2017.

[2]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 2019中国煤炭企业煤炭产量50强名单. [EB/OL]. [2019-08-15]. https://www.maigoo.com/news/525277.html.

[3] 萧芦. (2019). 2013-2018年中国天然气产量. 国际石油经济.

[4] Griffin, P. (2017). CDP Carbon MajorsReport 2017. Carbon Disclosure Project (CDP), London,<https://b8f65cb373b1b7b15febc70d8ead6ced550b4d987d7c03fcdd1d.ssl.cf3.rackcdn.com/cms/reports/documents/000/002/327/original/Carbon-Majors-Report2017.pdf1501833772.

[5] Revealed: the 20 firms behind a thirdof all carbon emissions

https://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19/oct/09/revealed-20-firms-third-carbon-emissions?utm_term=RWRpdG9yaWFsX0dyZWVuTGlnaHQtMTkxMDE0&utm_source=esp&utm_medium=Email&utm_campaign=GreenLight&CMP=greenlight_email&fbclid=IwAR0R6WCVuhHXcyhepL4OVWWMRATatrRjVApW_CujwAm2_iLskoQj0Q0hXmw.

[6] 国际能源署. GlobalEnergy & CO2 Status Report 2019.

https://www.iea.org/reports/global-energy-co2-status-report-2019/emissions#abstract

[7]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2019环境,社会和治理报告》

http://www.cnpc.com.cn/cnpc/lncbw/202005/a24b4a96b82c444092341acadb363132/files/c33308b67045489cb9d5e57ce0b9e2f9.pdf.

[8] 中国石化.《2019年中国石化可持续发展进展报告》

http://www.sinopec.com/listco/investor_centre/reports/kcxfzbg/20200329/news_20200329_640785609590.shtml

[9] 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2019年可持续发展报告》

https://mp.weixin.qq.com/s?src=11&timestamp=1605163141&ver=2701&signature=8QSi5KCWMsacBxnPpPMHzG-sHsEutLAN2QyZ6VGtVkytm*mCskzUfMWnBET-xsvc2ruueKEYmeU2IpvFagvBAsaiVTcwvFGPoALs7OP3mZBsUsBvvm0dA0bt3-OS14tt&new=1

[10] 中国神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环境社会责任和公司治理报告》

https://pdf.dfcfw.com/pdf/H2_AN202003271377079922_1.pdf.

[11] 煤炭经济研究会. http://www.mycoal.cn/news/124951.html

[12] Outlook, B. E. (2019). 2019 edition.London, United Kingdom2019.

[13] 梁萌, 柯翔, 陈欢, 袁海云, 徐鑫, 杨英, & KHLEBNIKOV, V. (2017). 俄罗斯石油管道体系及出口现状. 油气储运, 36(10), 1113-1121.

[14] Energy Outlook 2019 edition BP.

https://www.bp.com/content/dam/bp/country-sites/de_at/austria/home/wer-wir-sind/bp-gruppe/pdfs/bp-energy-outlook-2019.pdf.

[15] Adam Muspratt . The Top 10 Oil &Gas Companies in the World: 2019.

https://www.oilandgasiq.com/strategy-management-and-information/articles/oil-and-gas-companies

[16] Iran Oil and Gas Industry Overview.U.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 Facts Global Energy, Arab Oil & GasDirectory, and NIOC

[17] Petro-Canada Limited History. FundingUniverse.

http://www.fundinguniverse.com/company-histories/petro-canada-limited-history/.

[18]Qatar Petroleum. EITI. https://eiti.org/supporter/qatar-petroleum.

[19] 赵春升. 全球化石能源的地理分布与中国能源安全保障的政策选择[D].兰州`大学,2012.

[20] 网易网. 中国承诺减少碳排放,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2020.09.24. https://dy.163.com/article/FN9L2DE80514EMD3.html

[21] 中国碳交易网. 浅谈传统能源企业低碳转型政策与建议. 2014.08.20.

http://www.tanjiaoyi.com/article-2626-1.html

[22] 薛睿.论国有大中型能源企业的低碳发展转型[J].全国商情(理论研究),2011(05):29-30.

[23] 财经观察网. 中国石油董事长戴厚良:今年将进一步加大光伏发电和风能规模.2020.03.27.

https://www.xsgou.com/energy/2020/0327/179480.html

[24] 薛睿.论国有大中型能源企业的低碳发展转型[J].全国商情(理论研究),2011(05):29-30.

作者:

徐洪峰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副院长

杜晋叶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编辑:逍遥客)

版权声明:本网注明来源为“国际环保在线”的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本站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http://www.huanbao-world.com 。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仅为传播资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上一篇:《深圳经济特区绿色金融条例》简评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资讯 | 水务 | 大气 | 固废 | 绿色发展 | 自然资源 | 企业 | NGO | 环保展会

电脑版 | 移动版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7-2019 国际环保在线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1386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