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水务 大气 固废 绿色发展 自然资源 NGO 人物 国际资讯 环保会客厅 企业 环保展会 全国

林业矿业

旗下栏目: 土壤修复 濒危物种 林业矿业

煤矿在变化,梦想正开花

来源:中国煤炭报 作者:任志青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8-10 15:16:19

7月27日,山西阳煤集团新元公司“5G+智能矿山”创新实验室内,冀杰正在和来自中国移动、华为公司的技术人员一起忙碌着。

冀杰今年33岁,是新元公司5G+智能化矿井建设办公室主任。

2012年从中国矿业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冀杰进了新元公司:“我比较恋家,当初选择阳煤,只是因为离家近。没想到,这里日新月异的变化从没让我失望;相反,还给了我更多希望,让我的梦想在这里开花。”

环境变得更靓了

虽然读的是矿业大学,但在工作前,冀杰并未真正深入过煤矿。

“当时还认为煤矿很落后,就像路遥《平凡的世界》里所描述的那样,人工挖煤,又脏又累。”冀杰说。

显然,冀杰错了,“机械化、自动化开采程度越来越高,机器干得越来越多,人干得越来越少”。

让冀杰感触更深的,还有矿山环境的变化:“刚来那会儿,确实比较‘黑’。”2013年的春季,还是供电队技术员的他,去选煤厂进行防雷测试。干了一上午,回来以后,眼睫毛上都挂着煤尘。

近年来,矿山环保工作力度不断加大。储煤厂实施全封闭工程,运煤车辆全部遮盖、轮胎清洗,矿井水提标改造,选煤厂车间除尘,燃煤锅炉清洁能源替代……

“环境越来越好了,俨然花园式厂区!”冀杰打心里高兴。

跟随冀杰的脚步,记者在厂区走了一圈,大约40分钟。井下采出的原煤从主井口开始,通过全封闭式的皮带栈桥被输送到大块车间、原煤仓、洗煤厂、储煤仓,再到装车外运,整个煤流过程全封闭式管理,真是“采煤不见煤”。

夏风吹来,地上不见煤尘舞,空中不见煤粉飘,红花摇曳,绿柳拂荡。

“要是以前这么走一圈,我这白衬衣肯定脏了。现在,就剩汗渍了。和我们合作的华为公司技术人员来自南方,他们都觉得我们矿山特别干净。”冀杰脸上,满满的自豪。

名称换了又换

这几年,煤矿新装备、新技术层出不穷,“机械化换人、自动化减人”工作持续推进,冀杰的职务也不断调整。

2013年,山西省政府出台《关于进一步推进现代化矿井建设的意见》,阳煤集团也制定了《煤矿现代化矿井建设规划纲要》,其中明确要求——新元公司到2015年底要取得“现代化示范矿井”称号。

2013年11月,他开始兼任新成立的现代化矿井建设办公室软件组组长。

“推进现代化矿井建设,煤矿机械化、自动化和信息化水平逐步提高,矿工的劳动强度有效降低。”冀杰说,“更重要的是,数据成为管理的重要依据。”

他举例说,过去,工作面一班割几刀煤,需要现场跟班队干向调度汇报,测量人员第二天再进行实测,费工费时还可能不精准。现在,通过信息化系统,实时监测井下现场,是停是干,干了多少,一目了然。

科技驱动能源革命,我国煤矿开启了智能化建设新征程。

2019年11月,“现代化矿井建设办公室”的名称换了,成为“智能化矿井建设办公室”,其重要使命就是联合中国移动、华为公司,共同推动5G下井。作为办公室负责人,冀杰有了“从未感觉到的无形压力”。5G与煤矿的结合应用,是开先河之举。冀杰说,最大的困难是“未知”。

“一切都是未知。井下系统庞大又复杂,从哪个系统入手?你不知道路径,路径的选择是不是合理?你不知道这条路是直道还是有诸多意料不到的暗渠。”冀杰说。

同样的困难来自技术团队各自的专业背景。懂5G的不熟悉煤矿运行要求,懂煤矿的不了解5G专业数据。一次次观点交锋,一回回井下彻夜攻关“,欣喜、失望,反反复复”,回忆那段日子,冀杰和技术团队所有人员都感觉疲惫但兴奋。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年6月,全国首座5G煤矿在新元公司建成。

办公室的名称又换了,成了“5G+智能化矿井建设办公室”。

“我们的目标是5G赋能,建成智能感知、智能决策、自动执行的煤矿智能化体系,实现井下少人或无人操作。”冀杰说。

梦想越来越近了

随着全国首座5G矿井的声名远播,各大媒体纷至沓来,作为技术负责人之一的冀杰,也成了新晋“网红”。“其实红的不是我,是人们前所未料的煤矿技术升级。”冀杰说。

回忆起6月12日新华社在新元公司井下举行的全球首场煤矿井下5G直播,冀杰说,当时很兴奋,但更紧张“,这对网络要求特别高,绝对不能出现信号中断甚至是一丁点儿卡顿”。

最终,两场共70多分钟的直播,画面清晰流畅,也让很多人真正看到了智能化、现代化的煤炭井工生产文明。

“我们专业的同学,毕业后到煤矿就业的凤毛麟角。看了那次直播,很多人说,彻底颠覆了对煤矿的印象。”冀杰说。

智能化开采,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惊叹,但对于煤炭人来说,是长久以来的梦想。有了5G加持,冀杰觉得,梦想离现实越来越近了。

“5G技术成功下井,标志着‘5G+智能矿山’建设迈出了关键第一步。从0到1实现后,下一步就是从1到N。”冀杰说。

一切仅仅是开始,更大的挑战还在于更多应用场景的实现“。后面的开发工作还有很多。”冀杰表示。

但冀杰和他的同伴们信心十足:“煤矿开采方式的不断迭代、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给了年轻人更多实现梦想的机会,过去在煤矿,看你有多大劲儿;现在,要看你有多少知识和技术。”

在大众心里,煤矿一直属于高危艰苦行业。冀杰不太认同:“现在可以说还是比较艰苦,但不能叫高危行业,随着技术升级,煤矿将来一定属于安全、高效、绿色、智能的行业”。

(编辑:逍遥客)

版权声明:本网注明来源为“国际环保在线”的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本站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http://www.huanbao-world.com 。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仅为传播资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首页 | 资讯 | 水务 | 大气 | 固废 | 绿色发展 | 自然资源 | 企业 | NGO | 环保展会

电脑版 | 移动版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7-2019 国际环保在线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1386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