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水务 大气 固废 绿色发展 自然资源 NGO 人物 国际新闻 政策 企业 会展 全国

林业矿业

旗下栏目: 土壤修复 濒危物种 林业矿业

专家建言中央:天保工程的含义应该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

来源:生态话题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1-29 13:18:36

天然林保护工程是非常重要的一项工程,过去中国几大天然林区的过度采伐造成没木头可采、生态恶化等,是我们这一代人造成的,那么就由我们这代人开始去恢复,恢复到原来的天然林状态,恢复到能够为我们生态安全服务,恢复到能够为我们提供木材生产。

蒋院士在会上发言

目前木材生产这点我觉得我们不能往后放,因为在整个自然生产系统里面,唯一能够生产木材的是森林,不论是人工林,还是天然林,而且目前是不可替代的。我们不能够让这个观念弱化,但现实是这个观念越来越弱化。为什么我们能够生产木材的林地森林越来越少?部分原因是我们现在对森林的认识提高了,对它功能的认识也提高了,各种各样的新的功能不断被挖掘出来,为大家所接受。如何认识森林,如何评估森林的价值?森林的生态功能、社会服务功能比木材要多多少倍,都在宣传这些理念,以至于形成了专门的经营模式,比如森林康养、森林旅游、森林风景区等等,当然自然保护区是很必要的。但是我认为森林提供木材应该是森林一个永恒的主题,没有森林,没有高质量的森林,其它功能谈不上。森林有三大功能,现在只认识到一大功能——生态功能,生态功能是森林众多功能中的一个,但它不是全部,它必须要依靠高的生物生产力,好的森林,才能有这样好的其它社会与生态功能。所以一定要让大家能够认识清楚它们是不矛盾的。全社会都来关注林业,各种各样新的经营模式涌现出来,社会资本都来投资,林业的地位会越来越高,但是,也可能干预森林经营方向,使生产木材的思想弱化、空间越来越小。但是落脚到林业部门,它的核心任务是什么?我们的目前木材生产从哪来?完全依靠进口肯定是不行的,现在世界上主要的木材出口国对木材出口的管控越来越严格,所以必须要有相当一部分的木材由我们自己的国家生产,这个观念不能弱化,而且必须加强。我很同意王部长所说,未来的天保工程要进入一个新的时期——森林经营必须加进去,天保工程不是单纯的全面禁伐、保护。当年开始搞天然林保护工程,主要目的是出于稳定,因为当时钱不够,所以把森林经营拿掉了,现在国家有钱了,森林经营必须加进去,天保工程的含义应该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

专家现场讨论

从文件里看,对于国有林区的定义一个是生态屏障,一个是木材的储备基地。我觉得这个点很好,这两者实际上并不矛盾,这样叙述更完整。我认为以后的天保还要搞好几期,因为最终的目标是能够提供相当的木材生产,目前来看这个目标还不是很明确,所以必须要有目标、有时间表。我们到底哪一年能够提供相当的木材生产,没有这个目标,我们的天保工程很难推上去,所以光有战略储备林还不够,战略储备林概念里面,就是我们以后培养多少足够量的木材生产,要有明确的目标和明确的时间表,也要有规划。所以这工程要进入一个具体的长期规划的过程。

天然林保护工程中森林经营的体制必须逐步的完善,我不知道未来会有何种机构设置以及何种模式,但是经营的机制必须建立起来、完善起来,经营技术力量必须加强。这里面要包括对人才的培养,对经营技术人才和工人的培养,经营机构的设置要逐步完善和扩大经营的面积。这是一个需要提前准备的,是很大的工程,必须让国家认识到这个具体的目标,才能够投资,才能够下决心去完成后几期的新时期的天然林保护工作。我们作为林业部门、林业专家来讲,应当把我们想到的、能想到的,有责任向中央讲清楚,让中央能够全面的了解和采纳。当然这里面可能会涉及到很多问题,比如资金的问题,竞争的问题,技术力量培养的问题等等,都需要中央的支持,加以落实的。

关于国有林区的改革现在正在加强。天然林保护工程,作为天然林区的改革的一部分,可以作为独立一章来进行,因为天然林保护工作需要依靠国有林区的改革,比如关于经营力量的配备与国有林区的改革有联系。但是从经营来讲,从提供一定的木材的功能来讲,应当作为独立一章考虑。

另外对其他的目标的林业经营模式,包括森林康养和森林旅游,包括国家公园和自然保护区,也要有一定的经营的技术力量配备。比如关于森林旅游和森林康养,社会资本进来以后很难估计它以后怎么操作,谁来控制和监督整个经营活动,所以森林经营必须成为整个经营模式里不可缺少的成员,在指挥层面里必须有要有森林经营的地位。因为我们的目的是让森林越来越好,森林越来越好,森林才更有其它功能价值。必须强调森林经营在领导层的配置,必须要有森林经营方面的管理人员和专业技术人员参与,这方面我希望能够有所考虑。

现在自然保护区体系变成了新的名称叫自然保护地,未来地质公园和风景名胜保护区可能会加进去。对于自然保护区这方面林业部门积累了很多成熟的经验,林业部门自然保护的核心价值是保护自然生命系统、保护生物多样性,包括对基因的保护、对动植物的保护,特别是对濒危的动植物的保护和恢复等等,其他的社会服务性质的保护,都不及生命系统的核心保护重要。所以林业部门积累的生命系统的核心保护经验在自然保护地体系中的核心这个不能丢。

近年来有人提出了国家公园应该是开放的,我觉得开放是对的,应当开放。但是中国目前的情况下,完全开放就会乱,就会出现破坏的现象。像美国的黄石公园,它既开放又保护而且保护得非常严格,里面所有东西都不能动,你去动它的水面都不行,但是我们中国目前还做不到。所以自然保护区里有开放的,有科学实验性的,但有些不能动,这是我们的底线不能动,这种方法对中国来说更适合。国家公园要强调开放,必须坚持我们建立起来的关于自然生命系统的林业上积累的宝贵经验,不能一开放以后,在自然保护区搞社会上的营销、经营活动。我也希望这一点能够引起到国家林草局以及社会上的重视。

(编辑:Nicola)

版权声明:本网注明来源为“国际环保在线”的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本站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http://www.huanbao-world.com 。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仅为传播资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首页 | 资讯 | 水务 | 大气 | 固废 | 绿色发展 | 自然资源 | 企业 | 会展 | NGO

电脑版 | 移动版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7-2019 国际环保在线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138624号-1